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三十七章 黄泉关卡

尸妹 夜无声 5181 2021-03-15 20:39

  现在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开了,小曼和吴惠惠等,也明白什么叫“过阴”了。

也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过阴等等,至于危险性,我也说得很明白。

可能这辈子,这就是我们最后一面,再也回不来了。

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

所以,大家的情绪都不算太好,甚至有些压抑悲伤。

可是,也没有一个人来劝我,知道我这一去,是非去不可,不得不去。

可能是离别酒的缘故,大家都和我干杯,以此表达自己的情怀。

过了一会儿,杨雪更是对我开口道:

“丁凡,下去之后,你认识路吗?回来的时候,你怎么回来?这些,你都有准备吗?”

众人一听这话,都望了过来。

感觉也是,既然阻拦不了我,那就想看看我这一切是不是都安排好了。

他们能不能给帮上什么小忙,也可以帮帮我。

我点了点头:“这些放心,我都有了解。我下去之后,老风就会为我点燃一盏引魂灯。我回魂时,看着光亮就能回来。

至于我的身体,老风也会帮我照看。

葡萄糖、营养液,我已经卖了好多回来……”

小曼却是眉头一挑:“这怎么可以,我可以让专门的医务人员,照顾你的肉身。

等你回来后,肯定和现在没区别!”

作为赵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小曼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本。

但我感觉这样是不是不好意思?毕竟专业护理费用,那可不低,我这一去天知道是多久。

不等我说话,旁边的老秦爷则开口道:“这个行,专业的比小风这业余的强,小凡你也就别推辞了。”

听到这儿,我也不好在说什么。

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只能先欠下小曼这个人情了。

随后,我又接着往下开口道:“对于下边的世界,我也了解了很多,也看了师傅留下了一些老书。

大概路径应该是先到两界山,然后会进入阳间和阳间的中专站,半步多。

到了那里,通过鬼门关就能上黄泉路。只要顺着黄泉路走,应该就能到地府了……”

“那恶狗岭、金鸡山、野鬼村、迷魂殿这些,你都有应对方案吗?”徐澄静开口道。

而她说的这些,都是黄泉路上的一个个“关卡”。

传说那些生前有罪的人,在经过这些关卡的时候,会遭到一些磨难。

而我也没去过这地方,也不知道这些关卡到底是怎样的。

所以摆了摆手:“这个,我还真没合理的应对方案。毕竟没去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徐澄静听完,却附喝道:“我以前在门派看过一本介绍阴间的书,里面有关于这些关卡的介绍。

比如恶狗岭,那里都是由人们贪嗔痴化作的恶犬。

若亡魂有贪嗔痴任何一种,都会被恶犬所嗅到,然后会疯狂的撕咬亡魂。

直到亡魂,一步一步的走过恶狗岭为止!”

“还有那金鸡山,传说那些金鸡是由恨爱恶化作。

亡魂身上携带这些,也会被金鸡雕琢,直到过了金鸡山。

至于亡魂村,好似就是“欲”,只要有欲,就会迷失在亡魂村里……”

“至于最后的迷魂殿,那里有一口迷魂井。

来到这里的鬼魂,只要喝下迷魂水,就会老老实实的,最后接受接受判官的审判。

这些,就是所谓的黄泉四关。

如果你要过阴,没有一个完好的因对方案。第一个恶狗岭,你都过不去,能被恶狗撕咬数月甚至数年。”

徐澄静一脸认真的开口,而我听到这里,也有些震惊。

我那清楚这些,我到是知道这四个关卡,那知道什么贪嗔痴恨爱恶欲?

而且谁能做到七大戒空?这要是做到的,还能是人吗?

此时除了我,其余人也都皱起了眉。

我更是直接问道:“徐澄静,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完美的通过这几关?”

“前面三关,有一些老祖的猜测,以及假想的通过办法,但从来没有验证过。

第四关迷魂殿,没办法。

因为第四关是鬼差把守,而且一旦喝了迷魂水。

直接能便白痴,到时候绝对是回不来了……”

徐澄静继续开口。

见徐澄静这里,了解更多关于黄泉四关的讯息,我便继续往下请教。

“那前面三关,该如何才能过去?”

徐澄静这会儿也不怠慢,继续开口答:

“根据老祖的猜测笔录,第一关可带上打狗饼,只要见了恶犬,让出打狗饼,然后往前赶路就成。

这也是为何,一些墓主人下葬后,会陪葬打狗饼的原因。”

“第二个金鸡山,金鸡山不仅爪子锋利,还能飞行。

如果身上有爱恨恶,肯定逃不出它们的眼睛。

书上的猜想,是利用金鸡本身,作为交通工具,逃离金鸡山。

至于野鬼村,就一个欲字。

那里极致奢华,能有各种勾起心底的欲望。

在这里,只有限制住自己欲望这么一个办法。”

“纵观这三个办法,我感觉除了第一个可能靠谱外。第二个和第三个,几乎很难做到。”

徐澄静说完,并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我听完,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以前我还以为,这什么恶狗岭、金鸡山,就是黄泉路上的“旅游景点”,至于磨难的传说,几乎没有认知。

可谁知道,竟然是用来折磨鬼魂的关卡。

我心跳不免有些加速,感觉这过阴完成仪式。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上百倍不止。

而作为普通人的小曼和吴惠惠,早已经惊讶的痴呆了。

对于这么一个光怪陆离,而且自己死后会前往的世界,也是感觉到了无比的诧异。

我深吸了几口气儿,将徐澄静说的办法一一记下。

不仅徐澄静都说了,这是猜想。

是他们茅山老前辈留下的一些猜测,就算写书人,也未必过过阴。

至于下面到底会怎么样,只有自己下去之后,自己面对。

我对着徐澄静点了点头:“多谢了徐澄静,这些办法我都记住了。”

徐澄静微微点头,没在继续开口。

她知道的,已经说了。

接下来该怎么做,如何面对,那就只我的事儿了。

随后,大家对这四个黄泉关卡,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用作我去路上的参考。

这顿饭,我们吃了很久,也聊了很久。

晚饭后,我准备将大家送走。

结果到好,几个人没一个离开的。

就连档期满满的吴惠惠都没走,甚至“任性”的关掉了手机。

我问他为什么,她却告诉我,说她能有今天,全是因为认识了我,我们。

不然她的星途,早在市区小公园那晚,可能就毁了。

如今我就要去阴间了,说要在这里继续留一天,要送我最后一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