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二十一章 释放

尸妹 夜无声 5496 2021-03-15 20:39

  只要我们能搭上一辆车,便能顺利的逃离这里。

不过车流滚滚,谁愿意在这中途停车,而且我和老风还是两个大男人。

但这都只是小问题,刚翻过围栏。

老风便对着风哥开口道:“寒雪风,快拦下一辆车来!”

风哥是鬼,除了我们,这里没人可以看到他。

风哥也不废话,身子一闪,便冲入了车流之中。

很快的便没入了一辆黑色小轿车内,那小轿车随即发出“滋滋滋”的刹车声,迅速的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我和老风没有迟疑,往前狂奔,在日月邪教追过来发现我们之前,便进入了车内。

然后迅速的汇入车流,离开了这里。

但就在我们汇入车流后没多久,我们便远远的瞧见。

之前我们逃出来的山腰处,突然出现了一群人。

显然,那是日月邪教的妖徒们。

但现在的他们,不可能在滚滚车流这种找到我们。

就算我们逃跑的方向,他们这会儿都无法判定。

而那司机,已经被风哥给眯了双眼和心智。

只有本能的操作,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这个时候,我从包裹里拿出了手机。

还有点,点开实时地图。

发现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市区边缘的山区里。

没想到我们之前中午吃饭后,就被邪月教的人给带到了这里。

同时,我也猜测。

我和老风之所以中毒,应该是在车站的时候,日月邪教的妖徒给盯上了。

然后他们暗中给我们下了药,最后把我们给迷晕带走。

但至于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现在也只能是个猜测。

不过这一切,好似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们逃出来了,也找到了独道长。

只是独道长为了掩护我们安全离开,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个仇,就和当初师傅的仇一样,此早我们会找日月邪教讨还。

迟早,我们将手刃仇人。

凌天、阎铃兰、沁雪,这三个人没一个人能活。

车内显得很寂静,没人说话。

大家心里都各有所思,或许是太过伤感。

老风只是闭着眼睛,就这么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风哥在副驾驶,也没有开口,目视前方。

那司机更是一脸惨白,瞪大了眼睛,都不带眨眼的。

毕竟被鬼给眯了,正常情况。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市区服务站。

司机机械的过了服务区后,我们三人选择了下车。

风哥也解开了那男司机的障眼法,不过回过神来的司机,却显得有些懵逼。

当场就把车给停在了边上,有些莫名其妙的下了车。

远远都能听到;我怎么在这里下道了?我怎么来到这里?

这样的话。

风哥看了一眼,只是对着二人开口道:“现在安全了,我也回去了!”

说完,风哥身体一闪,进入了老风的身体之中。

老风叹了口气儿,沉默不语。

我掏出一根香烟,递给了老风。

我也没说话,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二人就这样,一边抽烟,一边往前走。

有些漫无目的,有一根没一根的抽着香烟。

或许压抑的疼苦,才是真的疼苦。

此时已经深夜,来到街道,已经没啥人了。

但还是有一些烧烤摊,我便对着老风说了一句:“老风,咱们去喝两瓶吧!”

老风听我开口,扭头望了我一眼。

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我们来到一家烧烤摊,对着老板直接开口道:“两箱啤酒,每样烤一份!”

烧烤摊老板一愣,看我和老风这狼狈样子。

手里还带着家伙,老风头上更是有伤,染血。

以为我俩道儿上的,这是打了架。

也没敢怠慢,小本生意,得罪不起。

连忙上酒上菜,我和老风其实都没食欲。

只是拿着一瓶酒“咕噜咕噜”的先走了一个。

连续喝了五瓶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老风,突然爆发了。

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放生大哭起来。

在寂静的街道里,老风的哭声显得很扎耳。

我没有拦着老风,我能体会失去唯一亲人的那种感觉。

如果不释放,憋在心里,只会更加的难受。

作为一个大男人,当街疼哭丢脸吗?或许很多人都会说,丢脸。

别说当街疼哭丢脸,就算哭,本来就丢脸。

这是一种软弱的表现,是一种懦弱的方式。

可是在我眼里,老风并非如此。

他从小成为船鬼,独道长是他师傅,也是他除了风哥外,唯一一个第一次走进他心里的人,更是他尊重并带他走向新生的师傅。

这种感情,无异于父亲。

老风压抑到现在,还是喝了好几瓶酒后,才爆发。

足见他的心智是多么坚定,但也看出,老风心里有多么的压抑和疼苦。

直到好久,老风才停了下来。

疼苦过后的老风,虽然脸色不太好,但那种情绪明显好转了很多。

他和我继续喝酒,而老风作为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这一刻也彻底的释放了。

他给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从他第一次遇到独道长,独道长收他为徒,带他行走江湖。

第一次遇到危险,独道长为他涉险受伤的事儿……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静静的听着。

我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只知道老风彻底迷糊了。

我才晃晃悠悠,扶着老风去了一家宾馆休息。

可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昨晚比我醉得厉害的老风,竟然比我先起来。

他就坐在沙发上,显得很平静。

老风见我醒了,扭头看了我一眼:“醒了!”

我点了点头:“醒了。”

“既然醒了,咱们就回去吧……”

说到这里,老风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回去后,帮我张罗一下师傅的后事……”

说到最后,老风的语气明显失落了不少。

但是,我却感觉得出,老风的状态却好转了。

不得不说,老风的在疼苦和抗压能力上,比我强上很多。

这或许和他的经历有关,是我远远无法比拟的。

我见老风情况好转了不少,也重重点头:“好,我们马上就出发……”

简单的洗漱之后,我和老风再次启程。

这一次,我二人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再次被邪月教的人盯上。

不过这一切都非常顺利,再没有出差错。

回到青石镇,除了要给独道长处理后事外。

我们当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却是要完成独道长的遗愿。

带着独道长留下的这半截爪子,去见他的师兄,老秦爷……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