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从长计议

尸妹 夜无声 4534 2021-03-15 20:39

  鬼婴突然逃走,让我们都感觉到可惜。

今晚所做的,全都白费了。

可是最气人的是,这死孩子逃回枯井之后,竟然放话威胁我们,想想都让人不爽。

“鬼婴已经记仇了,留他不得,这几天之内一定要铲除他!一旦等他真的真大,我们每人是他对手。”风雪寒皱着眉,冷冷的开口。

心里虽然抱怨,可是风雪寒说得一点没错。

这鬼婴一旦长大,我们再不是他对手。

所以我重重的一点头,但却不知如从下手。

一旁的杨雪也是深吸口气儿,随即开口道:“话虽如此,可是想要再次将其引出来,恐怕得从长计议!”

我见大家都还拿不定注意,便对着二人开口道:“今晚就这样吧!杨雪,你先扶竹竹回屋里休息,我再想想其它办法!要是实在不行,就只能下井了!”

至于下井,这个办法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

那地儿是鬼婴形成的地方,幽暗狭小,非常危险。

恐怕还没落地,就会被那鬼婴给咬了脖子。

接下来,我们离开了窗户口,回到了沙发上坐下。

杨雪已经唤醒竹竹,并且扶她回房间休息去了。

因为之前的恐惧,让竹竹这个时候精神有些刺激,整个人的状态都很差。

如果再让她用同样的办法,主动去唤死孩子出来,效果肯定不大。

而且很可能,让竹竹彻底的精神崩溃。

我抽着烟,好一阵子没说话。

不过风雪寒却突然开口道:“等到了明日,我们去找一只大黄鸡。把它拴在井口,说不准可以引它再次现身!”

听“大黄鸡”,我不由的皱了皱眉,这东西的确对那些阴煞之物有着天生的吸引力,只是不知道对鬼婴有没有效果。

可现在也没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所以我对着风雪寒直接就点了点头:“行!但除了这个,咱们还得有一手准备。毕竟这死孩子的长得速度太快,拖得越久,他就越危险。如果黄鸡不成功,或者像今晚一般,再次让那东西给逃了!那又得耽搁一天。”

我想得很详细,不想在出纰漏。

可话音刚落,杨雪便从里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同时听她开口道:“我到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一旦那鬼婴中计,绝无逃脱可能。只是需要你们其中一个冒险,不知道你们谁敢!”

我和风雪寒当场就楞了一下,随即我追问道:“什么办法?”

杨雪也不卖关子,直接来到我们面前。

“鬼婴虽然凶戾,而且还可以不断成长。可如今不过孩子心性,除了亲生母亲对她有吸引力外,糖果和玩具对他也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用黄鸡不如用糖果和玩具更有效果。”

听杨雪这般分析,说得很有道理,我和风雪寒都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感觉没错。

这鬼婴的确孩子心性,只要好好利用这一点,的确可以将那死孩子置于死地。

糖果和玩具到好找,到处都能买到,至于怎么个冒险法,我还不清楚。

便对着杨雪继续开口道:“杨雪,怎么个冒险法?”

杨雪露出一丝苦笑,随即开口道:“得有人在井口演戏,吃糖果和玩儿玩具,以此引诱他出现,而且不可提前动手。”

听到这里,我和风雪寒也大概明白了杨雪的想法。

如果还想引诱他出现,就需要一些比较新奇,能彻底勾起他心性的东西。

对于孩子还说,玩具和糖果无疑是最好的,至少比大黄鸡的效果要好上几倍。

想到这里,我根本就没有犹豫,直接对着杨雪道:“这种事儿让我来吧!”

旁边的杨雪听我开口,看了一眼高冷的风雪寒,也不由的一笑:“其实也只能你来,风雪寒冰冰凉的,也演不出那种兴奋劲儿来!”

说完,杨雪语气一转,再次开口道:“我们之前低估了鬼婴,等到了明晚,我在布置一套梅花烙阵,只要能引那鬼婴入阵,到时候他插翅难飞!”

杨雪说得信誓旦旦,很是坚定。

而我的脸色却是“唰”的一声大变,露出惊讶之色。

没想到杨雪除了符咒术外,竟然还精通阵法。

阵法,原至奇门遁甲全篇,以数术排列组合,符咒阵纹等等叠加后产生的一种威力巨大的阵图道法。

而奇门遁甲分三篇,奇、门、遁甲,门门深奥晦涩,一般人别说精通,就算看懂,就绝非常人。

而且没个十年八年的侵淫,都难以独自摆阵。

可眼前的杨雪,不过和我一般年纪,竟然会阵法。

而且要摆的阵法还不是入门级的简单法阵,而是比较厉害的梅花烙阵,怎能不让我惊讶?

此时别说是我了,就算是一向高冷的风雪寒,这会儿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你还会阵、阵法?”

杨雪却是淡然一笑:“会一点!不算太多!”

我和风雪寒听到这句,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会梅花烙阵还叫会一点?

正当我和风雪寒一阵无语的时候,杨雪再次开口道:“好了,说正紧的!明天我摆好阵法,丁凡你负责玩玩具,引那鬼婴出井,在进入阵法前,绝对不能提前动手,且一定要注意安全。”

“风雪寒,你找个盖子,躲在枯井的另外一段,一旦我们这边动手,你就第一时间盖上枯井,贴上符咒,以免再次出现纰漏!”

杨雪这个时候一字一句的安排着,并和我们不断商量着明天行动的细节等等。

从话语之中,我们便可以看出,杨雪是这方面的老手。

其经验一点都不比风雪寒差,而且她更加的全面。

咱们一直商量了近三个小时,这才敲定了计划。

这会儿已是深夜,死孩子也消停了,便躺在沙发上睡觉。

等养足了精神,明天才能继续下一步计划。

可刚睡下没一会儿,便感觉一股凉气往身体灌。

那感觉很是冰冷,本就睡得模模糊糊,不算太沉。

因为职业本能,和这段时间接触的关系。

这股凉气刚出现,脑子里第一时间便出现了两个字“阴气”。

一想到这儿,心里当场便是“咯噔”一声,这么浓的阴气,暗道不好,是不是那死孩子去而复返,又跳出枯井了?

双眼猛的一睁,身子“蹭”的一声就坐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的脑袋顺着阴气涌来的方向就望了过去。

结果这一望,正好就看到不远处的窗户口。

不过此时的破窗户前,却不是什么死孩子,而是站着一名脸色苍白的白衣女人。

她瞪大了双眼,这会儿就这么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盯盯着我,甚至还在笑……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