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二章 家丑

尸妹 夜无声 3828 2021-03-15 20:39

  师傅见我望向他,也是愣了一下,毕竟这事儿可不敢随便说。

一旦说出口,那齐先生这夫妻关系,可就没了。

但齐老爷子却盯着我道:“说,说给这不孝子听。让他知道,害人终害己,让他做哪些无量勾当,赚那些黑心钱!”

听齐老爷子这话,我感觉他好似说得也没错。

我咽了口唾沫:“老爷子,这话真说啊?”

“当然真说,我要让这不孝子看清楚,他这一辈子有多失败!”齐老爷子再次开口。

而跪在地上的齐先生,却有些狐疑,对着我道:“小丁道长,我爸让你说什么,你就说吧!”

“齐先生,你最好有心里准备。这可是你让我说的!”我继续说了一声。

齐先生迟疑了一下,郑重点头:“说吧!”

我看了一旁,这会儿正抱着齐小天战战兢兢齐太太,然后便对着齐先生道:“齐先生,齐老爷子说,你儿子、你儿子刻花了你爷爷的墓碑,又在你父亲坟包上撒尿,还捡了他们的之纸钱……”

我话还没说完,这齐先生当场就暴走了,猛的扭过头去:“齐小天,你是不是刮花了你太爷爷的墓碑,还在你爷爷坟头上撒尿,捡了地上的纸钱了?”

齐小天见齐先生这表情,同时这般质问,本来情绪好转的他,这会儿当场就哭了。

齐太太见齐小天哭,当场就怒吼了一声:“吼什么吼,孩子都被你吼哭了!”

齐先生就这么一个孩子,此时见哭了,也是冷哼一声,不在追问,毕竟孩子才八九岁的样子。

“小丁道长,我爸还说了什么?”

听到这里,我不免深吸口气儿,继续开口道:“还有就是,就是齐老爷子说,你被绿了!”

我声音说得不大,可齐先生一听此话,表情当场就凝固了,双眼瞳孔更是不断放大。

而另外一边,本来正在安慰孩子的齐太太,更是猛的抬头,露出一脸的惊愕。

同时略显慌张,急忙开口道:“你、你这个小道士胡说什么,这话你要是再敢乱说,就立刻滚出去!”

但我并没当个事儿,然后继续开口:“还说,你儿子,不是、不是你亲生的……”

这样的一句话出口,齐先生好似五雷轰顶一般,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呼吸都不由的急促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齐太太,却好似被看穿秘密一般,整个人都站了起来,对着我就冲了过来:“臭道士,你胡说什么,给我闭嘴!”

说完,就想要拉扯我。

但旁边的风雪寒却是一步踏出,一把拦住了齐太太,抓住了她的手。

“放开我,快放开我……”齐太太不断开口,想要挣脱。

与此同时,我已经继续开口了:“齐老爷子还说,齐太太肚子里已经又有孩子了,而且、而且也不是你的。说你是一个不孝子,不长心,给别人家养了孩子,还不知道!他很生气。就这些了。”

我如实说完,只是做个传话的。

但感觉这话从我口中说出,好似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

而跪在地上的齐先生,此时却低下了头,但我却可以发现,他的身体都在抖。

双手握紧了拳头,撑在地上。

显然,齐先生此时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齐太太见齐先生如此,更是紧张道:“老公、老公你别听这臭道士胡说八道,什么爸爸!根本就没有,你看着屋子里空荡荡的,那还有爸爸!肯定是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想分化我们夫妻感情!老公……”

齐先生被拦住,无法靠近,只能开口解释。

而站在师傅旁边的齐老爷子,脸色更是一沉:“哼!这个贱女人,要不是你有胎气,老子非一巴掌抽死你不可!”

齐老爷子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齐先生却缓缓抬起了头,对我开口道:“小丁道长,这些话、这些话可不能乱说……”

“对对对老公,这是他乱说的!我们那么相爱,根本没有的事儿。”齐太太急忙争辩。

我愣了一下,但还是说道:“齐先生,我就是个传话的。是不是,我不知道。你自己斟酌!”

齐先生听我说完,也不在看我,而是扭头望向了齐太太。

齐太太见齐先生一脸阴沉,双眼都充血了,已然感觉到了他的愤怒:“老公。老公没有的事儿,你要相信我!相信我。”

齐先生瞪了齐太太一眼,又看了看坐在不远处正在嚎啕大哭的儿子,嘴里低沉的开口道:“我相信你,但我更相信我爸!回家后我带小天去做亲子鉴定,对了半年多我都在外面做生意,咱们都没有同房了吧?你最好没怀孕……”

齐太太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僵硬了,下意思的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这些事儿做没做过,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此时看齐太太忽然哑语,还下意思的摸自己的肚子。

我心里已经可以确定,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了。

齐先生能从一个小包工头混迹到几十亿的身价,除了气运外,他自己也是有一定情商和分辨能力。

此时此刻,他也看出了端倪,心都凉了半截。但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微弱的希望上,希望这是假。

他没在和齐太太说话,而是深吸口气儿,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对着齐老爷子的方向开口道:“爸爸,儿子以后一定好好改过。你说的这事儿,我回去后一定查个清楚。现在天也很晚了,请您先回去吧!明早儿子请独道长和丁道长给你和爷爷迁坟!”

说到这里的时候,刚才还紧张得要死,一脸惶恐的齐先生,这个时候竟然变得淡定了好多。

说完之后,还对着齐老爷子的方向跪拜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

与此同时,站在旁边的齐老爷子,也不免叹了口气儿,看着磕头的齐先生:“哎!作孽!作孽啊!”

说完,齐老爷子一转身,便往门口走。

我们也没阻拦,也没开口,任由齐老爷子离开。

齐老爷子刚走两步,身体便化一阵模糊,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