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六十六章 苗蛊方术

尸妹 夜无声 4505 2021-03-15 20:39

  虽猜测这老太遇到的,恐怕不是普通的小事儿,而且很可能和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有关系。

要不然独道长也不会如此紧张,而且连夜过去办事儿。

可我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老太竟然中的是苗蛊。

换而言之,这老太遇上的麻烦,比脏东西还要棘手。

因为使用苗蛊的都是人,而不会是鬼。

这老妪,显然是被人给针对了,暗中下了毒手。

如果不是遇上我们,就算这老太死了,也都没人可以找出原因。

毕竟这苗蛊的手段,可不是普通下个毒,放个虫子那么简单。

因为几乎懂得养蛊的蛊人,都是拥有道行方术之士。

要知道这苗蛊,早在古代,在行内便有了很高的地位,而且人人谈蛊色变。

古人惧蛊,一般都用“巫蛊”形容,视为不详。

以前听师傅讲过,说苗蛊并非一般人认为的那般,就简单的养虫子,然后悄悄放人身上。

其实不然,这苗蛊追根揭底,其实还是我们道统的一个分支旁脉。

因为地理原因和当地的生活条件,逐渐偏离正统道门的信仰和施法手段,最后渐渐融合养虫术,形成了以巫蛊萨满为主的苗疆蛊人。

这些巫蛊苗人,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术甚至一些起符手段,操控虫子,杀人无形。

古时候好几次的宫廷血洗,都有着苗蛊的踪迹。

被皇家生恶痛觉,甚至严厉打击,视之为邪。

因为苗蛊之术与正统道门的道术格格不入,相差甚远,大多时候又行暗杀之事,往往被排斥。

因此,几乎使用苗蛊之法的,很多时候都被称作妖人,邪教。

即使到了现代,这苗蛊虽已经自成一派,也有蛊人在当地积德行善,维护一方平安,也受到了当地的居民崇拜和爱戴,逐渐才正视苗蛊一脉。

比如这一行比较出名的苗王苗女,甚至还有寺庙供人朝拜。

可是到了我们内地,这情况就不同了。

因为信仰的不同,势力范围的不同。双方若是遇到,依旧是针尖对麦芒。

而且目前的情况是,有人在我们的势力范围内使用了苗蛊,而且还是对一个普通老妪下了毒手。

不管是站在道门的角度,还是站在一个普通驱魔人的角度,我们都有理由去看一看。

我在短时间的惊疑之后,也不由的露出好奇之色。

以前都是听说,只知道苗蛊诡异神奇,蛊虫凶戾剧毒,但从来没见过。

这次能跟着独道长去见识一番,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期待。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我们这次面对的,很有可能并非什么善男信女。

说不准和那鬼眼组织的成员一般,是一巫门妖道,这些人,可比厉鬼还难对付。

随后,我和风雪寒在后面低估了几句,也是聊了聊巫蛊的事儿。

风雪寒和独道长行走江湖多年,这苗蛊发源地,苗疆自然也是去过。

但他们过去的时候,并没遇到什么岔子,而且去凤凰古城看表演去了,所以老风也没说出一个所以然。

见问不出什么重要消息,独道长也不开口,我们就只能闭口不言,专心赶路。

老妪和中年男子都姓冯,家住在我们镇五里外的冯家沟。

地方不大,也三四十户人家,大都以务农为生。

这么个偏僻的小山村,突然出现苗蛊方术,也着实令人生疑。

因为下了雨,山路很不好走。

加上还有一老太太在身边,所以这前行速度就变得很慢了。

等我们来到冯家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乡下人都睡得早,这会儿已经午夜,村子里早已经黑压压的一片,一点光亮都没有,显得非常死寂。

而且这村子在这山沟里,这会也显得凉飕飕的。

正当我左顾右盼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独道长忽然开口道:“大姐,你们村子里可真静,都没人养狗吗?”

一听这话,我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是啊!我们都走到了村口,怎么一身狗吠都没听见?

如果在城市小区还好说,好些宠物犬都过得和太爷似的,别说叫了,除了吃饭,出门遛弯儿,躺窝里动都懒得动一下。

要知道这里可是乡下,在乡下村里,为了防盗,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养狗的习惯。

而且都是那种警觉性比较强,好饲养的土狗,这种狗虽然长得不好看,个头又小,也不太聪明。

但有一点非常好,这种狗一般闻着生人的味儿就会叫,用来防盗非常合适。

除了中年男子和老妪外,我们三都是外人。

我们三外人都到村口了,竟然没听到狗叫,实在是有些奇怪。

难道这么个村子,几十户人家都没养狗?

想到这里,我也望向了前面的中年男子和老妪。

不等老妪开口,那中年男子却叹了口气儿:“甭提了,前几天我们村子肯定是招了贼。村里二十多条狗全死求了,一条也没剩下,我家养了五年的大黄,也被人给弄死了!”

“死了?二十多条?”我惊疑的开口道。

老妪也是愤愤不平,继续开口道:“那可不是,一条没剩下。村长说狗可能被人下了毒,没人敢吃,全扔沼气池里做大肥了!”

听到这里,我们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疑点。

但因为没有更多的线索,我们也没继续追问,只是默默记下,然后跟着二人继续往村子里走。

只是奇怪的是,我们越往村子里面走,四周也就变得越凉,甚至不时有阴风划过。

风雪寒还小声的开口道:“这村子有诡,小心点!”

我一脸凝重,点了点头,警惕四周。

但除了阵阵阴风外,也没见到脏东西。

而此时,我们已经到了老妪和中年男子的家。

一处泥瓦房老宅,有些破旧。

走进小院,左右看了一眼,并无异常,就准备往屋子里走去。

可是我们刚走到门口,独道长的脸色却是突然骤变。

身一闪,猛的拽住准备去开门的中年男子,随即开口道:“都别动!”

声音低沉而且严肃,突然听到独道长开口,我们都是一懵,但也全都站在原地没动。

“独前辈,怎、怎么回事儿啊?”我狐疑的开口道,不敢挪动一步。

可独道长却是紧皱眉头,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的位置,然后开口道:“你们看仔细了,这房檐之下都有些什么……”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