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四十六章 妙龄少女

尸妹 夜无声 4655 2021-03-15 20:39

  城西土地庙,因为太过荒凉,而且无人打理,早就断了香火。

平日里几乎没人,而吴惠惠的剧组,则打算从今天晚上开始,在这里连续开展六十天的拍摄任务。

而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剧组成员赶到了这里。

我们刚到,便被张导领着往里走。

可没走几步,便听到土地庙里传来争吵的声音:“你讲不讲理?这地方我们要拍戏,你霸着什么意思?”

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传了出来:“哼!拍拍拍,拍个屁!你们要是在不走,等天黑了你们想走都没机会了!”

刚听到这里,外围的一些工作人员便见到了我们。

其中几个工作人员更是快步迎了上来:“张导,你可算是来了!”

“张导,庙里有个女的,霸着地方不走。还打人,我们根本无法展开工作。”又一个工作人员开口。

张导眉头一挑:“还有这种事儿,我去看看!”

说着,这张导便气势汹汹的往前走了过去。

我和吴惠惠等跟在身后,也往土地庙而去。

可是我越往土地庙走,越是感觉不对劲。

因为我隐隐发觉,这土地庙四周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

很微弱,但我可以肯定,绝对是煞气无疑。

如果是阴气,到没什么。

这么一个老庙,游魂野鬼经过,可能都会选择当做栖息之所。

就算很多,也只能留下阴气,让四周的阴气浓度变得很高,就如同乱葬岗和陵园一般,也绝对不可能出现煞气。

而煞气的源头,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阴煞邪物。

换而言之,这附近可能有东西化了煞。

心中这么想着,但这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着,也打算去那土地庙看看。

没一会儿,我们来到了土地庙门口。

这里已经围了好些人,他们都堵在门口。

张导沉着脸:“堵着干嘛?都让一让,让一让!”

这些人一见是张导,急忙打招呼:“张导,你总算来了!”

“张导,里面的女人打我!”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开口道,一脸委屈。

“被女人打了你也好意思说?”张导一脸不爽,随即便走了进去。

“是谁打我的人啊?”张导气势凌人。

我也跟着走进了土地庙内,不过往庙内一打量,发现庙内的供案之上,这会儿竟然坐着一个年轻少女。

少女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左右的样子,长得还挺好看,小家碧玉的感觉。

一脸淡定,也不惧周围人的指责,淡定的磕着瓜子。

这会儿听张导开口,少女不屑的扫了张导一眼:“你是眼瞎,还是眼睛长在了屁股上?这里除了我,还有其她人吗?白痴。”

张导一听这话,差点没气得吐出一口老血:“你什么意思?打了我的人还这么嚣张?这地方我们要拍戏,你一个的姑娘家,没事儿跑这地儿干嘛?要是晚了,遇到坏人看你怎么办!快走快走,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少女瞪了张导一眼:“好啊!我到想看看你怎么不客气!”

“哟呵!你真不明白?这地方我们要拍戏,你搁在这儿,我们怎么拍?”张导见对方是个小姑娘,也有些无奈,好似没辙。

可少女却直接从供台上跳了下然后开口道:“哼!还拍戏,好在我来得早,要不然你们这群人,能活到明天都是未知数!”

一听这话,我不由的挑了挑眉,想起了刚才察觉到的煞气。

莫非眼前这少女,也察觉到了煞气?是一个精通道术的驱魔人?

我心里怀疑,但没开口,依旧站在旁边看着。

“胡说八道什么?难道还有*啊?你该上哪儿上哪儿,不然我让人拖你走!”张导有些发火。

那少女脾气也不好,脸色一沉:“好啊!我看你们谁能拖走我!”

说完,便瞪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直接和张导叫真。

张导在这里最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感觉颜面尽失。

当场便冷哼了一声,就准备召集几个工作人员,直接驱赶这个少女。

在反观那少女,却是撅了撅嘴,左手竟然悄悄的结出了一道剑指。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可我却看在眼里。

瞳孔猛然放大,露出一丝惊愕,这是聚气印。

只有懂得道术的驱魔人,才懂得这个手印。

当即便可以确定,这少女绝对不是普通女孩儿。

而是和我一般,是懂得道术的驱魔人。

我见局势有些剑拔弩张,随时可能打起来。

也顾不得其它,直接便上前拦住了张导:“张导有话好好说,别动怒!”

“丁道长,你看看这小姑娘。这事儿你别管,等我轰走了她,咱们在举行开机仪式!”张导说着。

可我却制止道:“张导你先等等,这庙可能真的……”

我说到这里,我语气放低了一些,扫了旁边一眼。

张导听我语气突变,而且望四周张望,同时想到我是干嘛的,也下意识的露出一丝惶恐。

“丁、丁道长,你、你是说,这、这庙里有,有东西?”最后三个字张导压低了声音,说的很是小声。

我见张导一脸惶恐,随即低声回答道:“还不能确定。你先等等!”

说完,我直接转身望向了那少女。

此时也发现那少女打量着我,也没说话,但手印却松开了。

我对着她笑了笑,然后开口道:“三尊五列灵宝宗,左虚右实坐当中。”

我嘴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站在旁边的人一脸蒙圈,根本不知道我在说啥。

可是站在我对面的少女,却是脸色一震,露出一丝惊讶。

不过她下意识还是回答道:“山人过道莫袭扰,天尊上山自退旁。”

我心里一紧,当下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

眼前这少女,与我一般,是同根同袍的山门道人,如今的都市驱魔人。

我和这少女刚才对的,是行当口语。

也是在我真正入行后,师傅教我的一些基本行话。

当时感觉没什么用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喊行话?

但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而且对方还真就答上了。

我这话的意思,就是自曝是三尊五列弟子,供奉左右三清的意思。

而对方也回了一句,大概意识就是同是山门人,路过此地,已经向天尊请了道。

在我惊疑之际,那少女已经反应过来。

她沉下的脸顿时冒出一丝喜色,对着我便拱了一手,欢喜道:“道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