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章 大嘴巴子

尸妹 夜无声 4561 2021-03-15 20:39

  在山里走了一天,肚子饿得不行。

这刚一上桌,便开始海吃海喝起来。

在这山村里也没什么好菜,但都是农家菜,腊肉、香肠、野兔山鸡、绿色环保,在城里有钱都买不到。

我和风雪寒吃得那叫一个香,在赔上村子里的杨梅酒,那感觉真的太棒了。

只是这饭刚吃到一半,屋外鸡圈里的鸡,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叫了一声“咕”。

此时太阳刚落山不久,天才刚刚黑下来,这突然鸡叫,还惹得一桌的一个老者调侃道:“老幺,这天才刚黑,你家的鸡咋就叫了?这是要叫你的天啊?”

“叫天”,当地的土话,意思是有人要死。

那个被叫做老幺的老头一听这话,不由的翻了个白眼:“我身子骨硬朗得很,大哥,我看你是没上头,来咱哥俩再走一个!”

说完,那老头端起酒杯就准备和另外一个老头碰杯。

我们坐在旁边看着,也知道两个老头在调侃,根本没人当个事儿,见两个老家伙拼酒,到也“呵呵”一笑。

可是,就在这两个老头举起酒杯碰杯的瞬间,我只感觉四周一凉。

紧接着坐在另外一桌,齐先生的儿子齐小天,却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双眼一翻,身体一挺,“哐当”一声,整个人顺着板凳,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同桌的两个大妈见这状况,脸色当场惊变,嘴里“啊”的就是一声。

齐先生的妻子见儿子突然倒地,也是吓坏了:“小天、小天……”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来了我们的注意。

齐刷刷的回头,只见齐先生的儿子好似没了骨头一般,整个人瘫软在地,双眼翻白,嘴里不断的吐出白沫。

“儿子、儿子!”

齐先生慌了,他结婚晚,孩子也生得晚。

这齐小天,今天不过九岁,才念小学,齐先生疼爱得很。

如今见儿子突然这般,也是吓得乱了手脚。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众人那还有心思吃饭?全都围了上去。

“小天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这是不是得了羊癫疯啊?”一个老妇开口。

而齐先生也反应了过来,对着旁边的一个司机便开口道:“小王,快去开车,我立刻送小天去医院。”

司机小王不敢怠慢,急急忙忙的就冲了出去。

而师傅和独道长,此时却微微皱起了眉头,我更是看到独道长在抹牛眼泪,他这是在开天眼。

开启天眼后的独道长,张望了小天一眼,脸色顿时变得更加凝重,又扫了一眼屋子,最后对着旁边的师傅小声道:“没看错,出手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场便是“咯噔”一声。

独道长这话啥意思?而且需要开天眼看,莫非是这个齐小天惹了东西?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师傅已经挤了过去,同时开口道:“齐太太,把孩子给我,不用去医院了!”

齐太太一听这话,愣了愣。旁边的齐先生却开口道:“丁道长,你、你会看病?”

师傅点了点头:“算是吧!这会儿还能治,要是再晚一点,小天的病情可能就会加重了。”

齐先生和齐太太早已经没了主见,这会儿听师傅说能治好他们儿子,根本没多想。

齐先生更是让开一条道儿来,师傅也不怠慢,直接来到齐小天的面前。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都想看看师傅怎么治齐小天的。

而师傅也不着急,而是挽起了柚子,对着我和风雪寒道:“小凡、小风,贫道动手的时候,别让人打扰我!”

我和风雪寒对视了一眼,都回了一声:“是。”

师傅听我和风雪寒回答,不在看口,猛的扬起了手掌,看准了齐小天的小脸蛋“啪”的一声就抽了上去。

声音极响,这么一巴掌下去,直接就把齐小天的脸给抽出了五道手指印。

旁边的众人见了,全都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

谁都没想到,包括我和老风,也没想到师傅治病得方儿竟然是这样。

“你、你在干嘛?”齐太太最先暴走,直接对着师傅吼了一声,就要护着齐小天。

师傅却一把推开了她:“小凡、小风!”

我二人这才反应过来,虽然不清楚师傅为何这么做,但我们选择相信。

也没迟疑,直接上前,一把拉住了齐太太。

而师傅不等其余人反应过来,又扬起一巴掌“啪”的一声又抽了上去。

“住手,你打我儿子干嘛?”齐先生也鼓起了双眼,作为父亲,也有些激动。

旁边的大妈、老头们,也都着不住,纷纷上前,就想拉开师傅。

“你这是在打人还是治病?”

“快住手!”

“那么小的孩子,你打他干嘛?”

“……”

说着,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我和风雪寒见众人上来,急忙抵挡制止,嘴里不断喊:“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这是治病,治病……”

其实我心里都没底,但想着师傅也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尽量拦着。

可这些人对我们又拉又拽,要不是旁边有张桌子挡着,我们根本就拦不住。

而师傅,已经又抬起了手“啪”的一声又抽了上去。

“再不松手,贫道可要下狠手了!”

一声高喝之后,师傅再次高高举起手掌。

而齐小天的脸,已经又红又肿了。

但也奇怪,就在师傅再次高举手掌的时候,本来还在翻白眼口吐白沫齐小天,双眼忽然一睁,嘴里“哇”的一声就叫了出来,然后有些呼吸不畅的咳嗽了几声,整个人也不知所措的“哇哇哇”哭了起来。

于此同时面,我只感觉一阵凉风忽然窜起,对着屋外就冲了出去。

而独道长,此时正好站在门口。

而他手中,这会儿已经拿着一个大口袋。

他双眼微动,猛的抡起大口袋,对着空无一物的门口,猛的就罩了下去。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说完,独道长迅速系好口袋。

因为师傅和独道长的特殊举动,吸引了在场所有人,而刚才晕厥的齐小天,也恢复了神智,正在哭。

大家都在此时发觉了异常,感觉有些玄乎,感觉这事儿非同寻常。

与此同时,师傅已经起身:“好了,小天已经没事儿了!小凡、小风,别拦着齐先生和齐太太了。”

齐太太并没多问,见我松手,急忙冲上前,一把抱住正在哭的齐小天,嘘寒问暖。

而齐先生却左右看了一眼,咽了口唾沫,然后很是惊疑的开口道:“丁、丁道长,我、我儿子,这、这是咋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