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八百二十七章 卞城王

尸妹 夜无声 3121 2021-03-15 20:39

  我本疾步而行,准备进入枉死城中。
可我刚走到桥中间,一声低吼却让我心头一跳。
大王出城?大王,能在地府称之为大王的,恐怕就是只有十殿阎罗了。
而这枉死城内的大王,很有可能就是卞城王。
因为卞城王,便是这枉死城的实际掌管着。
心头一跳,不免惶恐。
阎罗,乃地府神官。
掌管地府大小事务,权利的最高统治者,并且掌管万物生灵的生死。
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神灵,来到地府这么久,我虽然在地府的一些宣传海报,或者电视机里看到过十殿阎王的样子。
但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现在,就要有一个阎王从我身边经过,心里忐忑无比。
很快的为首的战骑,已经从我旁边奔跑了过去。
这是两只牛头鬼差,一身黑色盔甲,威风凛凛。
然后,就是一队骑兵跟着过去。
桥头,这会儿正在将闸门拉开,给阎王移路。
很快的,我便见到一大队鬼兵从枉死城内,紧跟着奔跑而出。
“砰砰砰”沉闷的脚步声不断响起。
一队黑甲鬼兵,手持钢叉整齐的就跑了出来。
这列鬼兵大概有二百人左右,在他们身后有一辆黑色马车,由八匹马拉着。
那八匹马各个高大,神俊异常,一看就是马中极品。
至于那马车,是那种四方垂帘,黑色吊珠。
正前方门梁之上,有一个卞字。
显然,这位阎王,就和我猜测中的一样。
是这枉死城的掌管着,十殿阎王中的第六殿阎王,卞城王。
我站在桥上,隐隐的可以看到马车内的阎王。
对于阴间天子,我此刻感觉到了无比的好奇。
我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他端坐在马车之中,威严十足。
但因为垂帘的原因,所以无法看清他的面貌。
而这会儿,前面带队的鬼兵,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可就在此时,护卫在阎王车架前的一名鬼骑兵,却突然冲向了我。
见到这儿,我还有些莫名,不免紧张起来。
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可我发现,那鬼兵并没有离去的意思。
最后来到我面前,猛的一拉缰绳。
突然拔出长剑,直接指着我。
同时一声低喝道:
“大胆小鬼,见大王出行,还不跪拜相迎!”
一听这话,我猛然惊醒。
该死!刚才只顾着看阎王了,我竟然把地府的规矩给忘记了。
在地府,可是帝制。
见到了阎王或者大官什么的,是需要跪拜的。
要是冒犯了阴间天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都是轻的。
我哪敢怠慢?猛的跪下,直接伏身而下。
嘴里更是喊道:“叩见大王。”
而就在我跪拜,嘴里喊出这么一句的时候。
卞城王的马车,正好就来到我的身边。
这一刹那,心里异常紧张。
但也清楚,近距离看阎王的想法,算是泡汤了。
当然,要是能保住安全,成功回到阳间,看不看好似都不重要了。
心里这般想着,但是就这这一刻。
马车内的卞城王,却淡淡的开口道:“停下!”
卞城王音量不大,但声音却很有威严。
此言一出,旁边直接便有鬼兵侍卫开口道:“停!”
这个声音刚一响起,本在急性的队伍,忽然之间停了下来。
阎王突然停了下来,而且马车就停在了我的身边。
脸色微变,心里更是紧张得要死,感觉自己都有了心跳一般。
怎么的,就停下了,而且还停在了我的面前,这是要干嘛?
我没敢抬头,静静的跪在原地。
整个桥面都在这一刻沉默了,只有桥下和枉死城中,不断传来的哀嚎之声。
大约过了五六秒的样子,马车之中。
再次响起了卞城王的声音:“旁边所跪何人?”
听到这话,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闷响。
旁边所跪何人?我小心翼翼的,左右瞄了一眼。
发现在这桥面之上,好似就我一个跪着。
见到这儿,我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被阎王亲至询问,还是这种方式。
主动停下,近距离开口。
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硬是没开口。
而我旁边,那骑在马上的鬼侍卫却对我呵斥了一声:
“小鬼,大王问你话呢!还不速速回答!”
被这鬼侍卫一震,我反应了过来。
因为太过紧张,所以话语有些结巴:
“小、小的丁富贵。”
我随便给自己想了个名字,要知道我是偷渡过来的。
这要是暴露自己的身份,万一查到了我的头上,后果不堪设想。
而我回答之后,马车内的阎王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而是又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丁、富贵。”
他重复了我的名字,但语气之中,好似有一丝笑意。
紧接着,卞城王又开口道:“你来枉死城,干嘛?”
卞城王的语速很慢,但很威严,很清晰。
我咽了口唾沫,然后继续回答道:
“小的、小的过来执行公务!”
卞城王又停顿了两三秒的样子:
“执行公务。那你的公务,完成了吗?”
“快、快完成了。”
被卞城王直接问话,很是忐忑,害怕暴露。
“你奉公守法吗?”
阎王继续问。
突然听到这句,后背一阵发寒。
也不知道是自己心虚,还是怎么的。
感觉自己被彻底看穿,好似卞城王的话,处处都是言外之意。
我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回答道:
“小的一项奉公守法。”
我回答完之后,卞城王这次很快的就回答了我:
“嗯!那好吧!本王就不耽搁你的任务了。
希望你早点完成公务,记住奉公守法,走吧……”
听到这里,我心头又是“咯噔”一声。
卞城王这是,这是啥意思?
想到这里,我本能的抬起了头。
通过垂帘,我只能看到卞城王的一个侧面。
他端正的坐在马车之中,目不斜视。
而车队,也在这会儿再次往前行驶而去。
我跪在地上,看着不断远去车队,心里有种劫后余生,又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十殿阎王之中的第六殿阎王,卞城王。
他出行的车队,不偏不倚,偏偏就停在了我的身边。
而去还主动的向我搭话,搭话的内容,也让人深思。
如果从表面上看,这话好似没问题。
问了我的名字,问我干嘛!
问我奉公守法没有,还祝我早点完成公务,并让我奉公守法。
很简单的几句话,也看不出什么不同之处。
可问题是,我有问题。
卞城王的举动,也值得推敲和怀疑。
我没有领取鬼心,是一个偷渡客,这一点毋庸置疑。
现在,更是逃亡之中。
而卞城王,高高在上。
阴间十天子之一,在他的眼睛,我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他是真正一尊主胜。冥界至高,王母娘娘蟠桃会,阎王都有资格参加。
可今天,他却主动的,在我面前停下了自己的车架。
然后,又主动问了我这么几个问题。
在没有特殊的情况下,卞城王出现了两个主动,这说明什么?
一个偶然?卞城王爱民如子?就想单纯的问我两句?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又代表了什么?
难道,卞城王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看出了我没有鬼心?
如果是这样,他又为什么不抓住我,将我扔入枉死城中。
又为何,不主动的揭穿我呢?
PS:不是在首发网站看的小伙伴,你们那边看到的更新肯定有延迟的。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