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零五章 求饶

尸妹 夜无声 4986 2021-03-15 20:39

  当见到眼前这一幕后,本来一脸凝重的我,顿时露出一丝幸喜的微笑。

而那消散的雾气里,更是冲出一团绿光,然后往林中的一个方向冲去。

那是芭蕉精的妖源,这是要回到主干中去。

记住方向,一会儿斩草除根。

如此,我们一行人死磕硬抗,总算是解决了最大的危险。

至于后面的事儿,相对而言,也就芝麻绿豆都小事儿,不需要太过费力气,也不会太多危险,只需要花些时间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放松了一些,总算是搞定了三只芭蕉精。

在回头看看大家,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

杨雪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头发凌乱,脸上沾染了一些泥土,一点没在意自己的坐姿和个女汉子没太多区别。

杨雪见我看着她,当场对我瞪了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

一听杨雪这话,我整个人都尴尬了,露出一丝苦笑。

但也没有理会,而师傅等人,也是长长的出了口气儿。

而独道长,则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扫了一眼,发现老风还在不远处躺着。

顾不得其它,也跟了上去。

等来到老风面前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昏迷,脸色不太好。

独道长正在掐他人中,还拿出了随身携带草药给老风灌下去。

“独前辈,老风吸入了妖力,加上道力消耗过多……”

“嗯!刚才我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醒过来就没事儿!”

结果独道长话音刚落,老风便已经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嘴里更是虚弱的喊了一声:“师、师傅!”

“嗯,是我。醒过来就好!”独道长叹了口气儿,微微点头。

“芭蕉精、芭蕉精除了吗?”老风还在关心芭蕉精的事儿。

“放心,妖身已经除了,一会儿咱们就去毁了其根茎!你先休息休息!”独道长再次说道。

老风道气透支,有气无力,左右扫视了一眼。

见我们大家都在,微微点头,也不在说话。

随后,我和独道长将老风扶在一颗芭蕉树旁靠着休息。

同时让杨雪在这里照看老风,而我们几人则开始往芭蕉林的深处进发,准备斩草除根,彻底消灭另外两只芭蕉精,以绝后患。

根据妖源的逃跑方向,我们很快的锁定的大体位置,然后开始逐一排查。

这里芭蕉树虽然多,但想找到两只芭蕉精的本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因为这两只芭蕉精成了气候,主干都非常的巨大,旁边五米之内,几乎寸草不生。

就算有花草和其它芭蕉树,也全都枯死。

所以在天眼之下,这些芭蕉树就显得很扎眼了。

我们地毯式的往前搜索,目及之处,难有落网之鱼。

很快的,我们便找到了一颗芭蕉精的主干。

老秦爷见粗大碧绿的芭蕉树,冷哼一声:“该死的芭蕉精,让我来!”

说完,老秦爷抄起短柄铲子,一铲子就劈在了那颗芭蕉树上。

芭蕉树猛的颤抖,更是发出“啊”的一声惨叫,鲜红的液体不断流出。

“刚才不是挺横吗?现在怎么就怂了,出来打啊?”老秦爷一脸气愤,不断挥砍手中的铲子。

那根芭蕉精不断发出“啊啊”的惨叫之声,声音不算太大,但也撕裂疼苦。

同时还有阵阵求饶之音,让我们放过她。

但这可能吗?显然不可能。

最后我们齐手,一起挖出了芭蕉根,剁碎了那颗绿色并在闪动的妖心。

三只已经除去了两只,现在就剩下了最后一只。

我们没停留,继续搜索,最后在三十米外的地方,找到了最后一颗芭蕉精的主干。

还没等我们动手,那芭蕉精便摇晃了几下,那根垂吊而下鲜红似血的芭蕉花,忽然扭曲幻化出了一张有着五官的人脸。

与此同时,那人脸露出一脸的哀怨和恐惧,对着我们求饶道:“诸位道长,小妖有眼不识泰山,请、请诸位道长放过小妖吧!”

这只芭蕉精,就是那只已经杀死宿主,并且是最强的那只。

这也是为何,唯独她可以在芭蕉花上,幻化出人脸的缘故。

“放过你?放过你你又去杀人吗?”独道长冷冷开口。

“小妖再也不敢,若是诸位道长放过小妖,小妖自然不敢再伤害人类,日后只以这山中野物为食!”说完,这芭蕉花上的人脸还哭泣起来,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老秦爷瞥了一眼芭蕉精,不为所动:“哼,邪物就是邪物,芭蕉精本就不该存在。求饶也没用,小凡你刚入行不久,正好让你磨练磨练,你去动手宰了他!”

听老秦爷如此一说,我直接点了点头,抽出桃木剑,准备斩断芭蕉花,劈断芭蕉树。

那芭蕉精见我靠近,更是恐慌:“小、小道长,求你别杀我,我是无辜的!”

“无辜?你杀人的时候怎么不叫无辜?”我冷冷开口,也没在意。

可下一刻,那芭蕉精的话却让我愣了愣:“杀死宿主并非我的本意,作为芭蕉精灵,如果我不杀死他,那么等我花谢之日,就是我命丧之时。而且是宿主主动来引的我,并非我主动,我们姐妹三人,只是为了活命而已,我们有什么错?”

芭蕉精的话带着悲伤和恐惧,而我听到这话之后,也突然停顿了一下。

感觉她这话,也没错。

说到底,就是那些富二代自己作死,没事儿勾什么芭蕉精。

一旦这芭蕉精出现,那就只有一个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富二代的命是命,那么这些芭蕉精的命,就不是命了?

如果照芭蕉精的话来说,她没错,她杀死宿主本该如此。

就好似我们饿了要吃饭,不吃饭我们也得饿死一个道理。

芭蕉精见我愣住,又对我开口道:“如今宿主死了,我可以继续的活下去。虽然妖身也被诸位道长破了,但我愿意改过自新,从新作妖,愿意在诸位道长的监督下,成为一个好妖精,不在杀人,只食山中禽兽血液,求诸位道长网开一面,绕我一条生路!好吗?呜呜呜……”

芭蕉精楚楚可怜,不断求饶。

我一时间有些发憷,心里出现了一丝紊乱和纠结。

我自认并非高尚的人,但也绝对不蛮不讲理。

芭蕉精这话,真的打动了我,牵动了我的一条神经。

就一句;为了生存,我有什么错?

芭蕉精的话,让我出现了一些思想斗争。

对方的话语虽是求饶,但我听出了她的理由。

对方主动惹的事儿,然后我出现了。

如果我不杀死对方,那么我就得死。

你说我有什么错?这明显是对方找死,现在你们找上门来,破了我的妖身,又要将我斩尽杀绝。

我求饶认错,愿意洗心革面,遵循你们的法则,日后不伤害人类,只食用禽兽,只求绕过一命。

如果这个条件你们都不答应,谁才是恶,谁才是善?

如果我们帮助纨绔着死富二代死,杀死一个只为求生的妖怪,这岂不就成了助纣为虐?

而我们这些,打着替天行道旗号的驱魔人,又是真的在替天行道?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