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章 权利之争

尸妹 夜无声 5005 2021-03-15 20:39

  文小姐忽然惊叫到,一时间陷入了无比的惊恐当中。

不仅如此,文小姐在一声尖叫之后,转身就往身后跑,陷入了临死前的极度恐惧之中。

独道长见到这一幕,眉头微微一挑,手臂忽然一招。

刹那之间,一道黄符直接从他的手中弹出。

那黄符速度极快,转眼直接就贴在了女鬼的后背之上。

刚才还惊叫惶恐的女鬼,却在被黄符的贴中的一瞬间。

直接就定在了原地,嘴里一个声音也都没了。

独道长在见到女鬼被定住之后,也不由的开口道:“这其中还真有事儿!”

师傅微微点头,然后便和独道长直接走了上去。

我和风雪寒也迅速跟上,等来到文小姐面前的时候,发现文小姐全身都在抖,一脸恐惧,想哭的样子。

但鬼是没有眼泪的,所以文小姐就那么一脸悲伤,但又无法掉的样子。

独道长看着眼前的文小姐,淡淡的开口道:“文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想一想你是怎么出事的。这前后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或者是谁在害你。”

“在你车祸的前几秒,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何行车记录仪里,你忽然尖叫失声?如果如实相告,我们能帮助你的,尽量帮助你!也可以为你找出是谁在害你!”

独道长一字一句的开口,而文小姐此时不能说完,但脑袋却出现了很是微小的弧度点头。

独道长见到这儿,又开口道:“你确定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

文小姐继续点头,独道长不在开口,“嗯”了一声之后,直接做了一道剑指印:“解!”

话音一落,那贴在文小姐后背上的黄符,直接就脱离了文小姐的身体,然后落在了地面。

而符咒掉落的一瞬间,文小姐就好似被抽空了一般,身体一软,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

嘴里,更是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

我们都没有急着催促,接受死亡并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儿。

特别是文小姐这种,因为被人操控,所以并不自己已经死了。

只能通过回忆,一点点确定自己死亡,让其一下子全盘接受,并非那么容易的事儿。

文小姐哭了大约有几分钟的样子,这才好转了一些。

她抽涕的望着我们,然后便听文小姐开口道:“你们,你们真的可以帮,帮我吗?”

“是的!你有何难处,是谁害了你!你都可以告诉我们!”我直接开口。

文小姐听完,秀眉微微皱在了一起:“是二叔,肯定是二叔害的我……”

“你二叔?”我露出一丝惊疑。

他二叔我到有一丝丝的惊疑,和文小姐的父亲是同胞兄弟。

因为长得比较相像,所以在灵堂里,我也就多看了几眼。

也是一个看似比较成功的中年男子,但话不多,斯斯文文的,来了灵堂上了香烛,也就走了。

可文小姐这个时候却说真凶是他二叔,这事情就有些扑所迷离了。

二叔害侄女,还想弄死自己的大哥大嫂,这是想干嘛?

众人心生疑惑,但也没有开口,而是继续听刘小姐往下说。

等我们听完之后,这才发现。

文小姐的死,竟然是一场家族中的势力争斗。

而这场争斗中的核心,也就是公司里的核心权利。

只是很不幸的是,对方为了获得这场家族争斗的胜利,使用了一些下三滥,甚至阴毒的手段,害死了文小姐……

文小姐说,他们家公司这些年风水水起,在市里都是排得上号的公司。

她父亲手中持股最多,在公司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同时也想将企业传位给文小姐。

可是她的二叔也有心思,并不想文小姐上位,想自己做董事长。

在公司与文小姐也是明争暗斗,也私下找过文小姐父亲,说文小姐太年轻,让他大哥把位置传给他,但都被文先生拒绝了。

同时,文小姐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经历过一阵公司的磨合期后,也得到了股东的认可。

只要在下一次股东大会的时候,赞成票超过一定的百分比,文小姐就会是新一任的集团董事长。

她二叔见局势难以改变,便起了歪心思。

在文小姐出事前的一天晚上,喝了点酒,便在车库里威胁过文小姐。

让文小姐退出这次选举,早些嫁人,将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他。

如若不然,就会让文小姐付出代价,甚至还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而这些也算是最后的一次警告。

在外人眼里,这是二人是血浓于水的叔侄关系。

可私下里,二人却是水火不容,早没了什么亲人的情分。

文小姐自然没给他叔叔老脸色,甚至还当场甩了他一耳瓜子,然后便开车扬长而去。

可这事儿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文小姐便感觉不对劲。

上班的时候,她见自己桌子上出现了一只黄纸人,还写着她的名字。

文小姐感觉晦气,就准备拿去给扔了。

可是她的手刚触碰的黄纸人,那纸人“轰”的一声便烧成了灰烬。

文小姐虽感觉怪异,但工作很忙,她又是个无神论者,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就没太多理会。

可接下来,她上班总是无法安心。

总感觉自己的办公室凉飕飕的,而且感觉有人在盯着她,甚至在摸她。

而且越是到了晚上,这种感觉也就越是明显。

所以文小姐只加班到了天黑,便驱车回家。

可到了半路,她耳边总是出现一些男人的诡笑,偶尔还感觉有人在摸她的手和腿。

但是车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这让文小姐的神经一紧再紧,就算不信邪,这会儿都感觉心里发毛,车速也是越来越快。

直到一处水塘前的时候,在其副驾驶上,凭空之间就出现了一个人。

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竟血淋淋的,满脸蛆虫,身体上多处腐烂,甚至还对着她诡笑,伸出腐烂的手臂去摸她。

文小姐的神经本来都紧到了极致,结果又突然出现这样的一幕。

文小姐当场便被吓得失声尖叫,并且极大的恐惧,让文小姐瞬间奔溃,结果陷入了昏迷。

车辆随之失控,冲出了围栏,落入了湖水之中。

这便导致了文小姐的直接死亡,至于文小姐死后。

她只有模糊的记忆,因为煞气乱了其心智,已然如同行尸走肉,所以记忆都变得模糊和不准确。

可唯一让其印象深刻的是,她从水里走了出来,然后便被那只恶鬼带去过她二叔家,然后便见到她二叔和那男鬼交谈了一阵子,然后才离开……

至于后续,她就和失了魂一般,全都不记得了。

因此,文小姐才肯定说,害她的是她二叔。

如此看来,整件事情都已经显得明了。

文小姐的二叔为夺取公司权势,不惜杀侄弑兄,已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好在遇上了我们,要不然文先生夫妇恐怕已经身首异处。

刚想到这里,便听到旁边的师傅开口道:“文小姐,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等已经清楚。”

“那害你的恶鬼,贫道自会想办法除了他!至于这活人的明争暗斗,权利角逐,已经超出了我们这些驱魔人的能力范围。所以你二叔的因果债,还得文小姐你亲至去讨还……”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