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十六章 独道长

尸妹 夜无声 5010 2021-03-15 20:39

  忽然出现的一老一少,让我带着一丝紧张。

而这二人在听到老秦爷的话后,也迅速的来到屋子里。

老秦爷也不废话,直接对着我们介绍道:“老丁、小凡,这是我的师弟,独傲。”

同时,老秦爷也指着我和师傅介绍了一下。

大家都是行内人,也是按照行里的规矩,揖了揖手。

我也对着这个独傲道长叫了一声“前辈”,算是打过招呼。

独傲这个名字感觉挺牛逼的,但人很和蔼。而他旁边的男子是他的徒弟,叫做风雪寒,挺冷的一个家伙,也没说上两句话。

简单的认识之后,众人分别坐在了沙发上。

师傅让我去关上门,然后便步入了正题。

但说话的却是老秦爷,将我和李老三收尸,遇上厉鬼索命,以及坟地做煞,昨晚遇见吊死过鬼的事儿,全都说了一遍。

独道长谈话的时候一脸微笑,可是谈到正事时却露出一脸的凝重。

等老秦爷介绍完,便听他对独道长开口道:“师弟,这事儿你怎么看啊?”

这个独道长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了一下我的生辰八字,嘴里好似嘀咕了一句“五字水命”。

随后又望向了我:“小凡是吧,你把左手伸出来我看看!”

我不解,但前辈开口了,我自然没废话。

随后,我直接将左手伸出了出去。

独道长直接掀起了我的衣袖,右手做了一道剑指,嘴里忽然喝道:“敕!”

说完,一指就点在了我的手心。

刹那之间,我只感觉被针扎一般刺疼,钻心的那种。

本能的一咬牙,发出疼痛的低鸣。

然后便见到独道长在我手臂上一撮,下一秒,诡异的事儿出现了。

我的左手臂上,竟然浮现出了一块块灰褐色的小斑。

师傅和老秦爷见这小斑,脸色瞬间就炸了。

嘴里更是异口同声道:“尸斑!”

一听“尸斑”二字,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闷响,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尸斑这可是只有死人身体上才会长的,我这好好的大活人一个,怎么可能长出尸斑?

我脸色惊疑:“尸斑不是只有死人身体上才长吗?我这个是不是起了啥疹子?”

可独道长却是淡淡一笑,在一旁开口道:“小凡,你别紧张。发现得早,你不会有事儿的!”

“师弟,小凡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老秦爷追问。

师傅也扭头望向了独道长,一脸的不解。

独道长却松开了手,然后开口道:“小凡不仅被阴气灌体,而且还中了尸毒。所以会出现这个。但问题不算大,泡点糯米水喝就可以了。”

“只是……”

“独道长但说无妨……”我师傅有些着急,直接开口。

“只是这尸毒有些不普通,恐怕是惹上了厉害狠角色!”独道长都皱着眉,显然问题比较棘手。

老秦爷可就不客气了:“老子让你小子过来,是让你解决问题的。你唧唧歪歪磨叽半天,到底能不能搞定?”

老秦爷脾气火爆异常,可是这个独傲道长却依旧不生气:“师兄别着急,目前我还不敢确定,你们先带我去几处事发地点看看先!”

独道长这般开口了,师傅和老秦爷也不怠慢。

领着独道长先去了火葬场,查看老王头淹死的大水缸。

而我们刚到火葬场,一火葬场员工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秦场长,你要的视频吊出来了!当时来登记的,就是李光荣本人。”

此言一出,我们三人脸色都是“唰”的一声白变了颜色。

怎么可能?李光荣的尸体腐烂程度告诉我们,这家伙死了有五天以上,怎么可能是领取打渔两口子的骨灰的人?

我们最开始的猜测,全都认定是那个幕后黑手。

老秦爷也让火葬场的人查视屏,但昨天电脑出现了问题,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如今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们怎能不惊讶?

独道长和他徒弟并不知道情况,便没有开口。

而老秦爷和师傅,却急急忙忙跟着那员工往监控室走去。

等到了监控室,那员工迅速的播放了那天李光荣来取骨灰盒的那一段视频后,我们所有人都蒙圈了。

有视频为证,而且拍得还很清晰,这如何解释?

独道长不太明白,就问了几句。

我便给他介绍一番:“独前辈,这个人就是昨晚来找我的那吊死鬼,昨天白天我们见到他尸体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很多的腐烂。”

“我们推测,他已经死了五天以上。可是取走骨灰时间,却只二天过后,所以、所以这是很诡异……”

我没说完,独道长便点了点头,但没继续说话。

等出了监控室,我们带着独道长看了李老三淹死的水缸后,便直奔打渔两口子的坟头而去。

结果等我们到坟头之后,发现被钉了钉子的青杠树,竟然死灰复燃。

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又长出了一截小嫩芽,只是颜色带着乌青色,好似被泼过墨。

老爷子见到这儿,脸色骤变,直接就开口骂道:“马勒戈壁,这到底是何人的手段。铜钉都压不住这坟的煞气。”

说完,一脚就踹断了那颗青杠树的嫩芽。

而独道长还是没说话,只是在周围转了一圈,打量了几眼。

然后和他的徒弟风雪寒说了几句之后,让其在周围插上了几块黄牌子,也不知道干啥用的。

独道长也没说多,只是示意我们去李光荣当时吊死的屋子,和当时出事的地点水库。

我们也不知道独道长看没看出什么端倪,还是按照独道长说的做了。

等做完这些,天色已经渐黑了。

此时的独道长看着水库,以及周边的环境,嘴里忽然开口道:“列曲周山锁龙穴,魍魉魑魅抬棺爵。明借黄花归有寿,欲赤五水九亦劫。难怪、难怪!”

独道长一副高声莫测的样子,文绉绉的,结果我们所有人都听不懂,不清楚独道长这话啥意思。

老秦爷直接就沉下了脸:“师弟,你到底看出了?唧唧歪歪,我特么就是看不惯你这样子!”

独道长还是带着微笑,一点都不生气。

“师兄、丁道长,贫道已经看出了一个七八。”

“看出来了?快说说,到底怎么一个情况?”老秦爷直接开口。

师傅和我也是一脸紧张,这都好快一个星期了,我们也没搞清楚。

这独傲道长一来,就这么走了一圈,便看清所有。

要是真是那般,这人的道行和本事,还真够厉害的。

独道长吸了口气儿,指了指这水库:“这里地势形,本是一出老龙穴,风水好地。可这大坝一修,却成了锁龙地。”

“如果贫道没看错,这水下边,有一口水葬棺。”

“此凶八成出至那儿,之所以做出种种手段,他这是想找个替身,借尸还魂,上岸为祸。”

听到这里,我胸口不断起伏,紧张起来,竟还有这种说道,太过邪乎。

但也开口问道:“独前辈,每天来往水库边上的那么多人,为何这家伙死死的盯上了我和三叔?”

可独道长却忽然开口道:“李老三?不对不对。主要的是你,你特殊的生辰八字,五字水命。”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