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五十六章 他是谁

尸妹 夜无声 5131 2021-03-15 20:39

  这一刻,我和慕容言可以说非常的危险。

对方只要再往前一步,只要轻轻的拉开箱子,我和慕容言就会暴露。

一旦被发现,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

如果没惊动其余鬼差还好,若是惊动了,咱们可能就很难离开这里。

不过刚想到此处,对着我们走过来的那只鬼差却突然开口道:

“哎!不查了。大哥,我们去下一辆列车吧!这就一个破箱子,那能有什么偷渡的啊?”

说完,对方直接转身过去。

见到这儿,我和慕容言猛然松了口气儿。

而车厢另外一头的中年鬼听了,也是摇了摇头:“不查就不查吧!其实我也感觉很无聊。”

说完,对面车厢的中年男鬼,也没在巡查。

这两只鬼差,就这么一转身,直接走向了门口。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火车门被关闭。

紧接着,便是两只鬼差渐行渐远的谈话声。

此时,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回去。

“尸妹,我们安全了!”我开口道。

慕容言点了点头:“嗯!希望这一路,都安全的度过!”

“放心吧尸妹,我们一定能安全的抵达酆都,最后成功的回来的。”我继续鼓励道。

这一路多凶险,就现在,我们已经看出了一二。

这还没到阴间呢!这还不过是半步多,现在咱们就遇到了好几次危机。

这要是到了黄泉路,过阴间四关的时候,天知道会有多难……

我心里想着,而慕容言却突然盯着旁边的木箱子,眼睛一眨不眨的。

我见慕容言盯着木箱子在看,也顺着她的眼神望了过去。

结果这一看,我也愣住了,脑子里更是“嗡”的一声闷响。

之前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

原来在我们旁边的一个木箱子上,竟然有一个特殊的图案。

但在这个特殊的团之中,有一个我们熟悉的标记。

一个三眼鬼脸的标记,而这个标记,正是鬼眼的特殊标。

我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如果出现鬼眼标记,那么就说明这地界有鬼眼势力存在。

我皱着眉,有些惊愕的对着慕容言开口道:“尸妹,这、这是鬼眼?”

慕容言在鬼眼组织里做了一百多年的战傀,自然是认识。

她也有些忧郁的样子,直接点了点头:“没错,鬼眼。”

“这里,怎么可能有这种标志?难道鬼眼势力,都渗透到了这里了吗?”我一脸诧异。

慕容言没开口,而是站了起来,直接用手去打开这个木箱子。

想看看这个木箱子内,到底有什么。

见慕容言动手,我也上手帮忙。

木箱子很容易的就被打开了,可等打开之后,里面却只存放着一个小盒子。

这小盒子被包裹得很掩饰,还缠着黑线。

我和慕容言见到这儿,相互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其打开。

可就在这盒子被我们打开的瞬间,我俩发现。

这木盒子之内,只是一本小册子。

小册子是黄色的,正面就一个三眼鬼头的标记。

我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便对着慕容言开口道:“尸妹,快打开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慕容言“嗯”了一声,直接打开了小册子。

小册子内,有一行红色的字。

字都是繁体字,而且是用毛笔写的。

铁画银勾,字体大气磅礴,笔锋锐利,可见书写人的术法造诣。

但内容,却令人摸不着头脑。

原话是这样的:“他是谁?”

三个字,就这么简短。

可短短三个字,却让我们从他的字中,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急切。

这个“他”是谁?

如果确定这是鬼眼势力的迷信,这是要送给谁?

书写着,又是什么身份?

瞬间,我脑海中出现了三个问题。

我皱着眉,不断的分析现有的线索。

首先,这书信是在列车车厢发现的,车厢内的东西,都是贡品。

说白了,这些东西,都是阳间烧下来的东西。

换而言之,这些东西,是阳间“邮寄”下来的。

现在上了列车,是要被拉往鬼门关,最后会被运送到酆都。

这书信,应该是送给酆都的某个人。

而这个人,就是鬼眼势力线人。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这书信并非是阳间烧下来的,而是半步多的某个鬼,通过这种方式,将书信送到酆都去。

但不管结果是那种,都只有一个结果,那他们都是鬼眼教众。

而鬼眼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阴间甚至是阴间的酆都。

如此,鬼眼已经不在局限阳间那一亩三分地。

他们的庞大的势力,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至于信中的“他”是谁,这可们就有无限可能了,怎么猜也猜不到。

因此,我便对慕容言开口道:“好家伙,没想到鬼眼的势力竟然这般滔天。

酆都都有他们的势力人马。但他们寻找的他,会是谁?”

慕容言盯着小册子上的字迹,皱着眉:“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字迹。应该、应该是教主写的。”

此言一出,我只感觉身体猛然一震。

“教主?鬼眼邪教的教主?”我惊愕的问道。

以前和鬼眼势力接触到的,不过就是一方堂主,还是势力很弱的那种,鬼三元和美人姨。

在高一些的鬼眼高层,我们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

至于那幕后操控者的鬼眼教主,更是只听其人,不见其身。

如果这字迹是他的,那么这算是第一次交集吧!

慕容言听我惊讶的开口,又点了点头:

“应该是,虽然过去了一百多年,但这字,应该就是教主写的。”

好家伙,鬼眼教主,书信给地府的某个人。

那这个人是谁?他问的人又是谁?

让鬼眼教主提笔亲问,可见书信中的“谁”分量是多么的重。

想到这里,我急忙翻看整个箱子:

“咱们看看有没有地址,或许能找到这个的鬼眼接头人。

搞清楚鬼眼教主都想知道的谁,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鬼眼教主,来地府问话。

隐隐约约,我感觉这个“谁”的分量,肯定极重,一定涉及到了鬼眼内部的高层讯息。

要不然教主会亲至写信询问?而且还来地府询问?

在我的翻找之下,果然我看到了收信人和地址……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