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五百四十九章 兽眼

尸妹 夜无声 4592 2021-03-15 20:39

  独道长已经被几只鬼侍女抬进了坟地内,雾气也越来越浓,我们已经渐渐的看不清了。

这会儿听师傅如此开口,也没有再继续留下去的意思。

我对着师傅点了点头,拉了一把老风,便转身往坟地外走去。

按照慕容言所说,三种东西都凑齐了,剩下的就是等独道长痊愈。

至于最后结果会怎样,是不是真的落下后遗症,那已经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没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坟地外围,这里距离坟地有个四五百米的样子。

咱们也没离开,就算回去,恐怕都没有任何睡意。

所以,我们就打算在这里守着,一直等到第二天辰时,到时候在一起进去接独道长回来。

大家的表情都挺凝重的,对独道长也非常的担忧,可这会儿也没其它办法,就只能这样继续干等。

六个小时,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咱们三人在这外面等啊等,只感觉时间过得好慢。

而且我们偶尔还能听到坟地那边传来阵阵嘶吼或者一阵阵奇异的气息震荡,但我们都没有靠前,只能继续等。

终于,总算熬到了天亮。

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充斥着血丝,不停的打量着手机上的时间。

辰时也就是早上七点至九点,现在看看,还有最后几十秒。

最后几十秒,真恨不得它瞬间飞过去一般。

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盯着时间的跳动,希望这几十秒转眼即逝,好似呼吸都忘记了一般。

最后,在时间到的一刹那,老风猛的掐灭手中烟头,对着乱坟坡便低吼了一声:“师傅,我来了!”

说完,也不等我们反应过来,便第一个冲了出去,直奔乱坟地。

我和师傅也不敢怠慢,也想看看独道长情况如何。

所以老风刚动身,我们也迅速跟上。几百米的荒地,也不过一会儿的功夫。

等我们再次来到周韵所在的坟地时,这里的雾气已经消失。

远远的望去,在那坟地中间,周韵墓碑下,这会儿趴着一个只穿着裤衩的人。

刚见到那人,老风心头便是一震,急忙喊了一声:“师傅!”

说完,老风直接就狂奔了过去。

而我和师傅,也一眼锁定了那人。

那人身形的确和独道长无二,虽然没有穿衣服和裤子,却正好可以看出,其外表没有了兽毛和野兽的特征。

换而言之,独道长妖化后的种种表现,已经消失。

至少从外表看,独道长还是一个人的样子。

我们几人速度很快,不一会儿便来到了独道长身前。

老风见独道长全身没有妖变的痕迹,心中狂喜。

一把抱起独道长,然后对他喊道:“师傅、师傅……”

老风喊了几声之后,独道长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可是在独道长睁开双眼刹那,我们在场三人,脸色都不由的为之一变。

因为我们发现,就在独道长睁眼时,那双眼睛明显和普通人眼不同。

独道长的眼睛,非常的红且并非熬夜充满血丝的那种红,而是很自然的红。

并且他眼睛里的瞳孔,也和普通人不一样,竟然是一双野兽的“竖眼”。

见到这儿,我和三人心里都不由的“咯噔”一声,响起了昨晚那男鬼说的“后遗症”。

莫非独道长这双眼睛,就是最后的后遗症吗?

我们刚想到这儿,独道长便看清了我们,然后有些虚脱的开口道:“这、这里是哪儿?”

“师傅,你醒了!这里是水库上游的坟地,我们带你来这里除了体内的妖能!”老风兴奋的开口。

独道长好似还有些懵,毕竟妖化的时候,他几乎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因此,我们简单并迅速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独道长听完,不免有些感动:“真、真是辛苦大家,大家了!”

老风摇着头:“没事儿的师傅,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是啊老独,你感觉怎么样?”师傅也蹲了下去,询问独道长情况。

独道长虽然虚弱,但这会儿还是露出一丝微笑,同时点头道:“嗯!还不错,只是看东西,都变成了红色调的!”

大家微微皱眉,已然看出独道长为何会出现这般情况。

因为独道长的双眼,根本就没有恢复正常。

这不过是一双野兽的眼睛,看东西自然和普通人看到的不同。

可不等我们解释,不远处的墓碑方向,却忽然传来一个轻轻的女人声:“道长身体内的妖能已经侵入奇经八脉,虽然已经拔除。但双眼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结果,所以道长的眼睛,日后只能是如此了。”

这个声音忽然出现,所有人都猛的回头望去。

而我更是第一时间认出,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女鬼周韵的。

昨晚的施术者,应该也可能是周韵。

如今周韵发话了,那么独道长这双眼睛,恐怕再也无法恢复原样了。

刚想到这儿,老风便急忙问了一句:“请问还有其它办法,让我师傅双眼恢复吗?”

“没有!”周韵很简单,很轻柔的回答道。

老风有些失落,可独道长却不以为人,在老风搀扶下站了起来,然后对着石碑的方向,对着周韵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就算双眼以后都这样,贫道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完,独道长还对着周韵的墓碑鞠了鞠躬。

不过周韵却“呵呵呵”的笑了几声:“谢就不用了,要谢就谢丁凡吧!要不是看在他和姐姐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管这等闲事儿!”

独道长一听这话,不免扭头望向了我。

不过我清楚,主要还是看在慕容言的面子上。

我可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面子,能让周韵听我使唤。

但这个时候我还是对着周韵的石碑拱手道:“这次真的谢了,改日一定献上上好供奉!”

周韵听完,却懒洋洋的回应一声:“供奉就免了,大战将至,你还是多多提高自身道行吧!免得到时候你拖了姐姐的后腿!”

周韵口中的大战,应该是关乎鬼眼教血仇的,并非即将打响的狼牙山据点战。

我没有多话,只是一拱手,说了一声好!

周韵打了个哈切,有些困意:“就这样吧!天都凉了,本小姐也困了。都散了吧!”

话音刚落,我们只感觉四周的阴凉好似潮水般,迅速的褪去,而周韵也再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众人都清楚周韵“走了”,便没有继续停留下去的意思。

大家都很是感谢的,对着周韵的墓碑有揖了揖手,然后才扶着独道长转身往来路回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