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九章 鬼打墙

尸妹 夜无声 4871 2021-03-15 20:39

  今晚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这恶鬼而来,怎么可能让其逃掉?

师傅刚一动身,众人齐刷刷的就追了出去。

这恶鬼的速度非常的快,等我追出门的时候,发现那恶鬼已经快钻入不远处的灌木丛里。

师傅和独道长以及老秦人,虽然都六十来岁了,可这会儿追起恶鬼来,那真叫一个迅速。

我真的怀疑这三个老家伙以前是不是短跑冠军,直接将我和风雪寒这两大小伙子给甩在身后。

“嗖嗖嗖”几声,直接追入杂草丛中。

等我和风雪寒追进杂草丛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恶鬼和师傅等人的身影了。

只能通过声音判断方向,然后往前追。

开始还好,我们勉强可以跟上。

可到了后来,我发现跟丢了。

我和风雪寒一连在杂草丛都绕了快四十分钟了,连师傅等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因为不知道师傅等人去了哪儿,我和风雪寒还试着喊了两声以及拨打电话。

结果根本没人回应,寂静得连半点声音都没有。

就算是电话,这地儿也没信号。

我看了看四周,然后对着旁边的风雪寒道:“老风,咱们好似迷路了!”

风雪寒皱着眉:“不打紧,这老坟坡就那么大!咱们往上走,等到了山顶,应该就能找到师傅他们!”

听风雪寒这么说,感觉有道理。

麻烦是麻烦了一点,但应该比在这里瞎找要强很多。

于是我们开始往老坟坡顶走去,为了节省时间,我二人还特意加快了些许速度。

但奇怪的是,这老坟坡并不大。我们距离山顶也就不到十分钟的距离,何况我们还加快了速度。

但是,这会儿我和风雪寒都往前走了近二十分钟了,竟然还没有抵达山顶。

不仅如此,抬头看向山顶的时候,发现我们与山顶的距离,好似并没有缩短多少。

见到这儿,我不由的露出一丝疑虑。

这都快二十分钟了,怎么还有这么远?

正当我感觉不对劲的时候,旁边的风雪寒然后开口道;“丁凡,咱们还是别走了。”

听到风雪寒这般开口,懵了一下,便问了一句;为什么。

结果风雪寒扫视了一眼四周,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颗树道:“你看看那棵树,咱们已经从它面前经过了三次了,而这是第四次……”

风雪寒语气凝重,双眸带着忧郁。

我刚察觉到不对劲,而风雪寒就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此时一听,心里当场便是“咯噔”一声,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我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左右仔细的看了一眼,特别是那棵树。

结果果然发现,这地方我们来过。

就在刚才不久,我们明明经过了这里,可是现在却有不知道怎么的折了回来。

刹那之间,脑子里出现三个字“鬼打墙”。

这事儿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早在偏远的农村,甚至现在都市的郊区,都会有人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就是有脏东西作祟。

迷了眼睛,导致自我迷糊,本以为是在按照自己想法前行,其实是在原地兜圈子。

而我们现在,很明显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都已经在这里饶了好几圈了,而且神智清醒,这TM不是鬼打墙是什么?

心中惊骇,随即开口道:“鬼、鬼打墙?”

风雪寒扫视四周:“没错,咱俩被人家迷了!要是不破了这个局,咱们就算在这里跑一夜,也都走出这鬼打墙的圈子!”

这个我自然明白,而且以前听闻。

如果半夜遇到鬼打墙,就反穿鞋子倒着走,这样就可以走出鬼打墙了。

想到这儿,我急忙对着风雪寒道:“老风,我有个土方儿,反穿鞋倒着走!”

说着,我就要脱鞋。

可是风雪寒直接就拦住了我:“没用的!如果是一般的脏东西,这办法或许管用。但你想想,今晚咱们对付的是什么鬼?”

此言一出,我只感觉一阵发凉。

风雪寒这话没错,今晚我们对付的可是杀人恶鬼,吊死厉鬼。

不管是谁,都是狠角色。

这用来对付游魂野鬼的土方儿,怎么可能破的了这种厉鬼的局?

“老风,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听说如果不能即使逃出鬼打墙,咱们会被活活熬死在鬼打墙里!”我带着一丝忧虑。

因为这不是说着玩儿的,以前听师傅说。

很多经历过鬼打墙的活人,在这种情况下,对时间的观念会出现偏差。

就算只经历了一个小时,都会感觉经历了五六个小时一般,惶惶不已。

不仅对精力和精神都是一种煎熬,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就算半个小时也能击溃一个人的精神意志。

甚至,还保不住施术者会突然对你下手。

可我这话刚说完,我们身后却是“轰”的一声,直接就起了一场大火。

“快走,起火了!”我惊讶开口,说完就要往前跑。

可是刚和风雪寒没跑出几步,我们身前也爆发出了火星。

杂草和灌木迅速被引燃,一道火墙直接就挡在了我们面前。

火势迅猛,眨眼之间便引燃了我们四周左右。

这一切发生太快,我和风雪寒都没来得及反应。

火焰腾空,将我们的脸照得通红,炙热的感觉让我们很是难受,如同针扎一般。

我沉着脸,已然看出这火势来得不寻常。

这大火就和长了眼睛似的,我们往哪儿跑,它就烧到哪儿。

没错了,这肯定是那东西要对我们下手了,目的是想击溃我们心里的防线,最后对我们下手。

想到这儿,我急忙开口道:“老风,这肯定是那东西的障眼法!得快想个办法破了这局,要不然咱们可真玩儿完了。”

说话的同时,火焰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以及那炙热的感觉,令人感觉无比的真实,根本就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风雪寒微微皱眉,好似犹豫不决,在做什么决定。

大约过了两秒,风雪寒一咬牙,随即开口道:“办法我到是有一个……”

“有就使呗!还卖什么关子?”我急忙开口,提防四周。

而风雪寒好似想要再说什么,可是刚一张嘴,又欲言又止,随即从兜儿里掏出一黑瓶子。

见到那黑瓶子,我一眼便认出。

这玩意儿是风雪寒的药,一黑一白两瓶。

白天这小子“犯病”的时候,还吃了一颗白瓶子里的药丸。

我这会儿见他拿出黑瓶,不由的露出疑惑:“老风,这个节骨眼上,你不会又要犯病了吧?”

结果风雪寒无奈的笑了笑,缓缓扭开瓶盖,然后从里面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我没病,这是我的秘密,本不想示人。既然这厉鬼找死,今晚便让他知道厉害……”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