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一十二章 烧衣服

尸妹 夜无声 4692 2021-03-15 20:39

  慕容言用我的画像去镇棺材,怎么想怎么晦气。

但慕容言根本就没有给我过的解释,而是问起了她的衣服。

看着慕容言一脸正经的样子,我显得很是无奈。

这事儿也只能就此打住,反正这地儿也没外人。

我不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知道。

心里这般想着,长出了口气儿,然后对着慕容言开口道:“衣服都在,你过来看看吧!”

说完,我往旁边的一个袋子走了过去。

这个袋子里,都是慕容言在网上淘买的衣物。

慕容言显得开心的模样,见到打开袋子,一件一件的翻看着,很是兴奋和高兴,还不断在胸前比划,问我好不好看。

看着慕容言那高兴劲儿,很快的便把画像的事儿给望了。

等慕容言检查完所有的衣物之后,便再次对我开口道:“好了,东西都齐了,你快烧给我吧!”

慕容不言是只女鬼,现在的这些衣服,她还穿不了。

“嗯”了一声,让她在旁边等着。

然后我便从包裹里取出了一根短香,点燃插在地上。

同时将找就准备好的黄符,也拿了出来,上面写有慕容言的名字。

我先在原地点燃了符咒,符咒化作一团火焰,迅速的燃烧了起来。

而我用这团火焰,点燃一件轻纱内的衣物,然后通过这件衣服,陆续点燃了所有衣物。

火光冲天,将四周照得亮堂堂的。衣服燃烧后,留下一堆的灰烬,空气中更是有一股焦臭味。

这点衣服也不算多,很快的就烧了一个干净。

旁边的慕容言和莫姥姥都看着,特别是慕容言,一脸的迫不及待。

因为事先起了符咒,等火焰消失之后,慕容言就能实际的收到。

当最后一缕火焰消失后,慕容言一把伸入灰烬之中,然后拉了一件件衣服。

慕容言拿着这些衣服,高兴得要死。

但这次她并不拿在胸前比划,而是拿着一件件衣物,一个转身,便将那些新买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她看着已经穿在身上的新衣,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高兴。

“死渣男,你看看我这件衣服怎么样?”说着,慕容言负手而立,一脸微笑的看着我,一脸期待我的评价。

不得不说,慕容言长得好看,身材也很好。

虽然现在已经很冷的,可现在的她,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碎花长裙。

这条裙子很漂亮,穿在慕容言的身上,更是显得出尘绝艳,美不胜收。

我连连点头:“很好看,非常漂亮!”

“呵呵呵,是吗?那这件呢?”说完,慕容言又是一个转身,一套牛仔体恤搭配出现在了身上。

这次出现的慕容言,更是有了另外的一种美丽。

就好似邻家女孩一般,看一眼就好似难以忘记。

接下来,慕容言换过了所有的衣服。慕容言的气质很好,穿什么都好看。

等她试穿完后,天已经很晚了。

便对着慕容言和莫姥姥开口道:“尸妹、莫姥姥,现在已经没啥事儿了,那我就回去了!”

可慕容言却突然对我开口道:“这次你给我送衣服和棺材过来,也别是辛苦了!我拿件东西给你,说不准有时候能用上。”

“东西?什么东西?”我带着一丝狐疑。

慕容言却是一摊手掌,光华一闪,她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铃铛。

这铃铛看似很古旧的样子,铃铛上还刻有字符。

“铃铛。”

“嗯,铃铛。但这不是普通的铃铛,是一只摄魂铃,对阴煞有着很强的克制能力。你长期跑在外面,把这个东西带着身上,有时候或许还能帮到你!”

慕容言一字一句的说着,同时将这只摄魂铃给递了过来。

摄魂铃,听这名字便有些了不得。

可摄魂魄,显然并非一般的道门法器可比。

慕容言是只鬼,她显然也用不上。既然慕把这东西给我,我也不和她客气。

“那好,我就收下了!”

说着,我已经把这摄魂铃拿在了手中。

不过到手后才发现,这摄魂铃很沉,不知什么材质做的,外部还封了一层蜜蜡。

慕容言见到打量这个铃铛,便再次开口说道:“这东西我使不得,所以封了蜡。等回去之后,你在化了它就是!”

这就难怪了,正是外面有着一层蜡的保护,慕容言才敢单手托住这种道家法宝。

要不然慕容言以灵魂之体,根本接触不得这东西。

就算能,也会伤害到她,消耗不少的魂力。

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便把这东西收好。道了别,独自一人离开了慕容府。

画像和棺材的事儿,我也没再问。

很明显,慕容言也没打算和我说明与解释。

至于用我的画像去贴那口棺材,我感觉这事儿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师傅说过,慕容言取来这口铁棺有大用处。

既然是大用处,能随随便便往上贴东西?

可是讯息量太少,也难以揣测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

走出鬼马岭,四周浓浓的阴气也就此消失。

我拿着封了蜡的铜铃,直接往家的方向大步走去。

期间也没啥意外事儿,等我到了屋子里后,已经是凌晨了。

来不及给摄魂铃解封,便洗漱了一翻,躺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融了摄魂铃外面的蜡,又仔细打量了一番。

发现铜铃之上,不仅有个“摄”字,内部还有一些撰文。

整个铜铃看上去,非常的精致。

试着摇晃了几下,“叮叮叮”作响,铃声清脆,是个好铃。

就是不知道这铜铃,在对付鬼煞的时候,效果会达到怎样。

随后,我还给师傅看了看。

师傅仔细端详后,也微微点头,说是个不错的法器。

但实战如何,也拿捏不准。

但也让我把这东西带在身上,铜铃不大,容易随身携带。

若是遇到什么麻烦,这铃铛说不准就能救我一命。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很清净,也没麻烦上门。

按理说大家应该很高兴才对,可是老风和我们,却越来越着急。

因为距离独道长和风哥打赌的日子越来越近,别说赤红阴丹,就算是红衣女鬼,都没有任何着落……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