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二十三章 狐母真容

尸妹 夜无声 4401 2021-03-15 20:39

  听慕容言这么一说,我不由的出了口气儿。

这样最好了,不然三次请狐山圣母的机会,又得浪费一次了。

“这样就好,那咱们开始吧!”我对着慕容言说道。

慕容言也不废话,直接“嗯”了一声,然后便开始摆弄法坛。

对于这个狐山圣母,我其实挺不好奇的。

作为狐族里的老母,这老狐狸应该活了些年头,道行也一定很高。

如果慕容言真把这老狐给请来了,正好看看这老狐的模样,也好开开眼界。

慕容言做法坛并不复杂,很快的就弄好了。

那木盒子就放在法坛之上,慕容言则让我拿出黄鸡,放在法坛前,当做供奉。

我急忙动手,按照慕容言说的做。

做完这些,我便站在一旁,看慕容言作法。

慕容言法力高强,作法的方式方法也与我们这些驱魔人不同,不点香,不烧符。

她手中指印不断变幻,速度极快,我根本就看不清,甚至有些手印,我看都没看过。

除了这些,慕容言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慕容言忽然对我开口道:“丁凡,滴一滴鲜血在木盒之上,我用你的血请狐仙子下山!”

我愣了一下,但也没多问。

很多法事里,都有滴血或者供血这么一回事儿。

慕容言是个鬼,无形物质,自然没有鲜血供奉。

所以我来到法坛前,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那木盒之上。

随即,慕容言手印再次变换,嘴里再次开口道:“请狐仙子下山!”

说完,双手猛的一合:“请!”

慕容言声音清灵,回响在整个鬼宅之内。

随着这个声音回响,我滴落在木盒上的那一滴血,忽然之间蒸发了。

鲜血的蒸发,本来寂静的四周,忽然有了一些动静。

只感觉一股凉风忽然出现,随着凉风的出现,四周的温度好似有冰冷了少许。

而四周的树木,也开始摇摆,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仅如此,本来放在地上的两只大黄鸡,这个时候也忽然躁动了起来,伸张了脖子,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我皱着眉,看着四周。

而慕容言的手印还没放下,嘴里依旧念念有词,应该还在作法。

大约又过了三分钟的样子,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看似破旧普通的木盒,忽然之间变了颜色,本来就是个黑木盒子,这个时候蒸腾出一缕缕的白色雾气。

随着这些白色雾气的出现,祭坛前的大黄鸡,顷刻之间便翻腾了起来。

扑腾这翅膀,发出“咯咯咯”的惶恐之声,显得非常害怕。

而这些白雾出现之后,一缕缕的聚合在一起,渐渐的,一个模糊的人影忽然出现在了我和慕容言面前。

人影很是模糊,根本就看清楚样子。

可是这个人影始一出现,慕容言便露出一脸的惊喜之色,嘴里更是高兴的喊了一声:“言儿恭迎狐仙子!”

见慕容言如此开口,我知道,这是狐山老母现身了。

虽然不是实体真身到场,但也是狐母圣母亲临。

这等山中老妖,不仅修为高深,而且我们还得罪不起。

见慕容言这般开口,我也学着她的样子,对着那模糊的人影开口道:“恭迎狐仙子!”

说完,我也对着那人影揖了揖手,表示敬意。

随后,那模糊的人影渐渐凝实,同时开口道:“不必多礼了,言儿今日唤我,不知有何要事?”

声音动听,宛如少女。

与之前打开木盒,由黑雾里发出来的声音,完全两个人。

而且,那模糊的样子,也开始渐渐的清晰,最后竟化作一名女子的模样。

可是当我看清对方的样貌之后,整个人惊呆了。

在我看来,这狐山圣母,作为这狐族里的狐母,应该有数百年的道行,甚至上千年也不一定。

就算化作人身,也应该是个老妪的样子。

可谁知道,眼前这模样,不仅年轻貌美,甚至火辣性感。

一身狐皮袄,短裙、抹胸,极致诱人。

我不免倒抽一口凉气儿,这和想象中的狐母有些、有些不一样啊?

在我愣神的功夫,旁边的慕容言却高兴异常:“狐仙子,你来了!”

说着,慕容言就迎了上去,看上去很俏皮的样子。

这狐母却是轻轻一笑,很是和蔼可亲,甚至用手去刮了刮慕容言的小鼻子:“你叫我,我能不来吗?说吧!找我干嘛来了!”

慕容言拉着狐母的手,然后望向了我:“丁凡快过来!”

“哦!哦!”我急忙回答,然后走了过去。

慕容言见我过来,又对着狐母道:“狐仙子,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我夫君!丁凡。”

听慕容言介绍,我慌忙的站直了甚至,然后很恭敬的对着狐母揖了揖手:“丁凡,拜见狐仙子!”

说着,还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上次还是狐母救了我们,这一躬,也是应该的,她也受得起。

狐母扭头看了我几眼,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我就说上次怎么是他打开了盒子,原来你已成亲!”

“是啊狐仙子,这半年多来,也没去看你。这不叫你看看我的郎君嘛,对了狐仙子,这给你准备了一些贡品,请狐仙子享用!”慕容言接着开口,指着地上的大黄鸡。

狐母一看地上扑腾的大黄鸡,忍不住的倒抽一口凉气,双眼放光,喉咙更是不断吞咽,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

当然了,狐母不管修为多高,始终是一种狐狸。

这狐狸见了大黄鸡,那能忍得住天性。

但她还是克制了一下,随即对着慕容言笑了笑:“还是言儿懂我,每次见我,都给我准备好吃的!既然我来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狐母把头一转,本来是一颗美貌的人脸,刹那之间竟变成了一颗白色的狐头。

她没有任何犹豫,一个闪身,便来到两只大黄鸡面前,一手掐住一只。

随即猛的一张嘴,一口就咬在了一只大黄鸡的脖子上,咕咚咕咚的就喝起了鲜血。

那大黄鸡被咬住脖子,扑腾了几下,发出“咕咕”的几声叫声,随后便断了气儿……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