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一十七章 送鸡

尸妹 夜无声 4534 2021-03-15 20:39

  白天也无所事事,除了看会儿电视,就是守着铺子。

但在这期间,老秦爷传来消息。

刘叔已经醒了,并且身体已经好转,情况也恢复稳定。

不仅如此,我们还从老秦爷的口中得知了当晚的详细情况。

说当晚刘叔一个人留在殡仪馆里守夜,半夜准备回宿舍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一只狐狸从窗外窜了进来。

不等刘叔反应,那狐狸便已经站起了身体,口吐人言,让刘叔还它儿子。

语气上,老狐并不凶恶,甚至有些和善。

刘叔虽然在殡仪馆做了很多年,形形*见过一些脏东西。

可是这会说话的狐狸,还是第一次见。

刘叔当场就被吓坏了,也没理会对方态度,拿起屋子里的凳子,让老狐滚。

这才激怒老狐,那老狐跃起,将刘叔扑倒在地,但都没下杀手。

依旧开口问刘叔,问他把他儿子藏哪儿了。

因为老秦爷烧尸后,并没有告诉刘叔尸体变成了狐狸骨头的事儿,所以刘叔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那男尸体是一只狐狸。

刘叔当场就懵了,一时间没说清楚。

老狐狸一再审问下,也发怒了,说刘叔在不交代,它就要吃了刘叔。

刘叔听到这里,也是慌了。

顾不上那么多,趁老狐不注意,起身就想和老狐拼命。

可刘叔那点本事,那能是老狐的对手?

老狐见刘叔动手,这才一口咬住了刘叔的脖子,但都没咬他的血管,而是在刘叔挣扎的时候,无意间撕下了一块肉。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们赶到了殡仪馆,听到了那一声尖叫。

后面的事儿,也就是我们亲眼见到的了。

听到这里,我们才发现,从始至终那老狐对刘叔,其实并没有杀心的,只是单纯的想找到他的狐狸儿子。

也就是在言语上,对刘叔进行了威胁,并没有真的动手。

只是后来刘叔感觉到了危险,想要拼命逃跑,这才被老狐给咬伤了。

由此看来,那老狐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恶狐”。

他也不是为了索命而来,老狐狸也没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凶恶。

就是一只成了气候,准备下山出马,中途不知道怎么死了儿子,想找回儿子尸体的狐狸父亲而已。

这事儿虽然是过去了,但这前因后果,我们这才弄了一个明白。

不过此事我也没太上心,毕竟这事儿已经完了。

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和这群狐狸渊源,才刚刚拉开帷幕……

守了一天的铺子,吃了晚饭。见天色渐黑,我也准备出门了。

但出门之前,师傅却拿了一黄口袋给我,让我在过鬼马岭的时候,用这黄口袋把两只鸡给罩在里面,还不能露出缝隙。

我问师傅为啥?我一手提一只,也很好拿的。

要是把鸡给罩上,还不点缝隙出来,万一把这两大黄鸡给憋死了,那我怎么给慕容言?

可师傅却用烟锅子敲了我一下:“你小子懂个屁,鬼马岭是什么地方?那是出了名的乱葬岗,那里的鬼的不知道多少年没吃到过供奉香火,你这大黑天的,提着两只大黄鸡过去。你这不是招摇过市,引那些游魂野鬼不满吗?万一惹上个不好对付的主,有你好看的。”

师傅没好气的说道,同时也说明原因。

听完这些,我心头一片骇然,我真没想到这点。

如此说来,我还真得低调一些。

我再没问题,带上了那条黄口袋,然后便和师傅打了招呼,便离开了铺子。

去鬼马岭,我已经熟门熟路。这会儿沿着山中小道,不断往鬼马岭赶。

除了夜路不好走外,也没啥特别的。

只是到了鬼马岭外,我照师傅说的,将两只大黄鸡装进了黄布口袋里,然后用红绳将口袋口系好,这才提着黄鸡上了鬼马岭。

这地方真的是鬼地方,阴气极重,温度比外围冰冷好多。

这刚进入鬼马岭,便生了雾。越往里走,温度越低。

周围的烂坟头是一个接着一个,有时候下了大雨,甚至还能冲出一两具棺材板甚至枯骨来。

一般的人,别说晚上来这里了,就算是大白天的也没人愿意上这鬼马岭。

即使我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走夜路了,但看着四周的景物,那白森森的魂幡,一个个白色的破灯笼,也感觉浑身发麻,后背凉飕飕的。

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往鬼马岭深处的老林子走去。

等到了林子口,我停了下来,关掉了手电,然后开了眼。

刚一开眼,四周黑嗡嗡的景物便清晰了起来。

我没停留,加快速度往前走。

没过一会儿,我听到了溪水的声音。一座巨大的府宅,逐渐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没错了,慕容府到了。

门口依旧,两只高大的石狮子,栩栩如生,威猛霸气。

门前一条石板路,周围种满了白紫红三色的小花。

沿着石板路往前,没一会儿便来到了门口。

深吸口气儿,用门环敲了敲门“咚咚咚”,随着一声声闷响,我对着里面喊道:“尸妹我来了……”

话音刚落,里面便传来一个苍老的老妪声:“姑爷,来了来了。”

很明显,说话的是莫姥姥。

“有劳莫姥姥了!”我站在门口开口。

随即,只听“咔嚓”一声,门开了。

莫姥姥和往常一般,慈眉善目,手里拿着一龙头黑拐。

“姑爷,小姐你可算来了,小姐正在里面发脾气呢!你快去劝劝她!”莫姥姥沙哑的开口。

可我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变。

啥?慕容言在发脾气?你让我去劝她?

这不是开玩笑吗?慕容言那女暴龙,我能劝得了?

我一脸尴尬:“尸妹、尸妹真在发脾气啊?”

莫姥姥点头:“嗯,还很大!都摔坏了好些东西了!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不好说,你是姑爷你去劝劝她。”

我瞪大了眼睛,嘴里不由的咽了口唾沫:“莫姥姥,我看、我看还是算了吧!对了,这里是黄鸡,还有、还有这盒子,你帮我转交给尸妹啊!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妈的,慕容言那臭脾气,根本就是头母暴龙,让我去劝这不没事儿找事儿吗?

我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可我刚拿出木盒子,还没等我交给莫姥姥手中,慕容言那灵动但却带着一丝冰冷的声音却忽然传了出来:“死渣男,快给我滚进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