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零五章 办妥

尸妹 夜无声 5093 2021-03-15 20:39

  跟着师傅做了十多年的丧葬白事儿,这方面的工作,我可以说是熟门熟路,信手拈来毫无压力。

当然了,别看是挖坟,但这挖坟填墓,其中的规矩和禁忌也是非常的多。

比如坟开多少,多深、多宽,怎么入殓,如何填土等等等等。

别看这些都是小事儿,但若是入殓一些横死的尸体,或者不愿意入土的尸体时,一旦有所差错,后人甚至入殓者,都可能受到牵连,被死者给缠上。

其中的门门道道,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

我一边掘土,一边用墨斗线和尺子测量。

这里的土不算硬,约一个小时后,我便挖出了两口坟穴。

此时已经接近六点,天也快亮了。

这会儿挖好穴位,我也不耽搁,和杨雪一起,迅速的入殓了他们的尸体。

等做完这些,我还掰了一根枯木棍,用刀在上面刻上死者的名字,算是做了一个简易的墓碑。

接下来,我和杨雪将工具包里剩余的纸钱全都烧给了她们。

同时,我点燃了一盏小油灯,并只听我对着旁边的杨月开口道:“杨月,所有的事儿都办妥了,我一会儿起一道符,你看着这油灯,便能去到下边儿!”

杨月听我说完,面带伤感之色,她看着杨阳的墓,一时没忍住,直接就扶在了墓碑之上,嘴里哭腔的喊着“哥哥。”

这二鬼做了不少恶,但兄妹之情却是浓厚,比很得过很多活人。

可这会儿时间不早了,远处已经有些蒙蒙亮。

杨月再不走,可就晚了。

所以我催促了一声:“杨月天就快亮了,该走了。”

女鬼听完,这才有些不舍的放开坟碑,平静了少许。

她望向了我:“道长,咱们、咱们开始吧!”

见女鬼已经准备好,我也不停留。

说了一声“好”字,迅速抽出一道很普通很常见的开路符咒。

把符咒往天上一抛,双手迅速结印,最终化作剑指,嘴里随即道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敕!”

咒令一出,那还未落地的开路符,忽然“轰”的一声爆响,一道绿色火焰顷刻包裹整道符咒。

随着绿色火焰的出现,符咒转眼之间便化作飞灰。

不过这些飞灰并没有就此落地,而是飘散向了女鬼杨月,最后直接穿透其身,消散不见。

同时,一阵微风忽然袭来,油灯灯火大盛,发出“呼呼呼”的声响。

而女鬼,仰天长吸了一口气儿,而身子也在此刻变得模糊起来。

我们知道,开路符已经起了作用,女鬼即将离开阳世,去下边报道。

女鬼深吸一口气儿后,望向了我和杨雪,并听她对我二人开口道:“很抱歉,开始的时候还想杀了你们。对不起,你们都是好人,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女鬼的声音轻柔回荡,很是真切。

我和杨雪听了,却是淡淡一笑。

这就是我们驱魔人的职责,那奢求这些鬼魂的报答?

我盯着女鬼杨月,然后开口道:“报答就不用了,下去之后好好的给地老爷坦白,好好改造。这个世界上虽有阴暗,但是存在公理和正义的。”

杨月听完,微微的露出一笑,也不在说话。

只见她那模糊的身影一转身,刹那之间便消失在了我们眼前。

那阵阵微风,也在女鬼消失的一瞬间,骤然停止,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我和杨雪清楚,女鬼继承了她哥哥的遗志,去了死人因该去的阴间。

她下去之后,会有轮回的机会。

只是这个机会,得她赎罪完,除了身上的孽债之后,才有可能得到……

我和杨雪站在原地良久,而我并没有因为解决了一桩恶鬼案而感觉到高兴,反正是有些失落的感觉。

因为在他们作恶的背后,有着令人心酸的往事,以及不可磨灭的疼苦。

如果那些坏人还在,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么还可能还会出现第二对甚至第三对杨氏兄妹。

我和杨雪今日的做法,其实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旁边的杨雪见我目光深邃,好似看出我在想什么一般。

她打破沉默,随即开口道:“我们驱魔人啊!行分内事儿就行了,至于其它的,我们我没能力管,也管不了。想那多干嘛!天亮了,我们回去吧!”

说完,杨雪也不理会我,直接往山下而去。

见杨雪离开,仔细想想杨雪说的话。

虽然她的语气轻浮,但她说得一点都没错。

咱们只是驱魔人,咱们能做的,也就是捉鬼降妖。

其它的?我们没能力管,而且想管也管不了。

与其自寻烦恼,不如顺势而为,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

本来带着一丝忧郁的情绪,顿时瓦解,心境也忽然变得明朗了许多。

深吸口气儿,提着工具包就追了上去:“杨雪,等等!”

就此,杨氏兄妹的事儿算是告一段落。

等我们回到别墅,已经快七点了,这会儿天也微微亮了。

回来的路上,我给吴惠惠的发了条短信,让她们放心,麻烦已经解决了。

我和杨雪忙碌了一晚上,这会儿又累又饿。

吃了盒泡面,便靠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

感觉没睡一会儿,便听到有人在叫我。

“丁凡、丁凡!”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叫我的是吴惠惠。

见吴惠惠,我缓缓的坐了起来:“吴惠惠,你们来了!”

我懒洋洋的开口,揉了揉眼睛,感觉困得要命。

话音刚落,张导便笑嘻嘻的开口道:“嘿嘿嘿,丁道长,我听惠儿说,这里清净,是这样吧?”

我点了点头:“嗯!没错,这里以后不会出事儿了,你们安心拍戏吧!”

话音刚落,张导和吴惠惠以及旁边几个剧组成员,都显得有些兴奋。

随后,我和杨雪和他们聊了几句,说了说这屋子里的事情。

当然,说多了也没用,也就简单的说了几句经过。

即使如此,在场众人也是听得双眸圆睁,面容惊变。

在让他们放心之后,我和杨雪也打算就此离开。

伸了个懒腰,便对着张导和吴惠惠道:“事儿也做完了,我们也该走了!”

“丁凡,杨小姐。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啊?”

杨雪淡淡一笑,没说话。

我却摇了摇头:“饭就不吃了,太困了,还得回去睡觉呢!你们安心工作吧!”

说完,我和杨雪便往前走。

可刚走两步,我却忽然想起了魂魄了事儿。

所以再次转身道,对着张导道:“张导,我这里有点东西,你拿着!”

说完,我便从衣服里拿出了两颗小香囊,然后扔给了张导。

张导见小香囊,一脸的懵圈,不知何物:“丁、丁道长,这是?”

不等我回答,旁边的杨雪忽然开口道:“你们同事的鬼魂!”

“啥?鬼、鬼魄?”张导一声惊呼,脸色惊变,一把扔掉手中香囊,差点就给活活吓晕过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