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三章 鬼天师

尸妹 夜无声 4631 2021-03-15 20:39

  文重刚才还气势凌人,但这会儿被吓懵了。

瘫软的跪坐在地,冷汗直冒,全身抖个不停。

他望着文小姐,嘴里还哆哆嗦嗦的开口道:“燕、燕燕,不关、不关我的事啊!二叔、二叔只是想吓吓你,并、并不想杀你的!是他、对,就是他自作主张杀了你。”

“燕燕,燕燕你一定要原谅二叔这一次。要是二叔死了,你那智障的弟弟、弟弟可就没人照顾了!”

说完,文重便嚎啕大哭起来,一脸的惊恐万分。

我们听到这里,都不由的一皱眉,看样子真是买凶杀人了。

站在前面的独道长更是直接追问了一句:“你口中的他是何人?你指示何人对文小姐下手的?他现在又在哪儿?”

这会儿听到独道长如此开口,文重不敢怠慢,哆哆嗦嗦,但眼神却飘乎的开口道:“他、他是一只鬼,其它的、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众人见文重这眼神,显然是在说假话。

一旁风雪寒脸色随之一沉,一句话也没说,一脚就踹在了文重的脸上。

“啪”的一声,文重直接倒在地上,嘴里都溢出了鲜血。

“要是不说实话,现在就杀了你!”风雪寒冷声威胁。

文重恐惧:“道、道长,不是我的说,而是我说了,说了就得死!”

“哦?那你就不怕死在我们手里?”独道长说完,直接就往边上退了一步。

站在门口的文小姐忽然一抬手,身子一晃,直接就出现在了文重的身前。

“二叔,你还想包庇正凶吗?”声音冷冽,带着寒风。

话音刚落,文小姐的单手,直接就掐住了文重的脖子。

刹那之间,文重便挣扎了起来,满脸通红,显得极为难受。

文重喘不过气儿来,且生命受到危及。

再不敢隐瞒,嘴里支支吾吾的声音开口道:“我、我说,我说……”

独道长听到这里,才示意文小姐松手。

文小姐其实有那么一丝不情愿,但为了追查到直接害死她的真凶,那只奴役她的恶鬼,也忍了这一时。

当文小姐的手松开之后,文重握着脖子,不断咳嗽,大口大口的呼吸。

过了好几秒钟,文重才惊疑不定的开口道:“他、他是鬼天师的弟、弟子,叫什么我不知道,是鬼天师派来的。”

刚说到这儿,文重又急忙补充道:“但是、但是我敢保证,我真的没让他杀燕燕,我、我只是想让他吓唬吓唬燕燕,让其精神错乱,这样、这样我就有理由成功竞选,成为新一届的董事长了……”

鬼天师?听到这三个字,我是一脸蒙圈。

我看了看师傅和独道长,看看他们是否知道。

可是二人表情不一,都没表态,只是示意文重继续往下说。

文重为求活命,此时全盘脱出。

他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和一位商业上的朋友在KTV喝酒。

然后在醉酒朋友那儿,听到了一个“鬼天师”的名号。

说这个天师无所不能,只要有求于他,并且给予一件珍宝,那么这个鬼天师就会想到办法帮其完成心愿。

他那个醉酒的朋友还告诉他,他最近拿下的一块地,就是求了鬼天师。

还说什么,要不是鬼天师的帮忙,以他们公司的资质、财力、规模等等,几乎都无法战胜竞争对手的。

可就在竞标前几天,好几家实力公司,却莫名其妙的宣布退出竞标。

文重听完,心中惊愕。

他朋友公司的规模,他自然是知道,以为拿下那块地,是走了公关费,却没想到是求了“仙儿”。

结果没过几天,文重便发现自己无法成为下一届董事长的时候,便想到了这个鬼天师。

在车库被文小姐扇了一巴掌后,便怀恨在心。

于是,第二天就去找了那个所谓的“鬼天师”。

在那里,文重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并献出了自己的一件珍宝,价值数十万的翡翠貔貅。

对方收下礼物,表示愿意帮助文重,同时拿了一个小纸人给文重。

上面写着文小姐的生辰八字,让其回家后,放在文小姐常常出入的地方,并保证文小姐会用手触碰。

文重回来之后,便悄悄的那写有生辰八字的小纸人,放在了文小姐的办公桌上……

第二天文小姐上班,便发现了纸人,然后触碰,结果瞬间烧尽。

从而,也就触发了鬼天师的咒法。

随之而来的,便是之前文小姐临死前的遭遇,直到最后车祸死亡。

听完这些,我既是惊愕,又是震惊。

没想到这黑手的背后还有黑手,恶鬼的背后还有主谋。

这一层层迷雾拨开,恶鬼没找着,又TM跳出一个什么狗屁鬼天师。

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天知道这家伙做了多少缺德勾当。

我没开口,到是独道长脸色凝重:“鬼天师在哪儿?”

“鬼、鬼天师在,在老坟坡的破庙里!”

“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你们别杀我。燕燕,二叔真的知道错了,二叔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并不想杀你的!”文重哭得声泪俱下,后悔不已。

可是我们都不为所动,身旁的师傅更是呵斥道:“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们。文小姐头顶上的丧魂钉,是她死后你钉进去的吧?”

“而且你若只是单纯的想吓唬文小姐,为何她死后还要钉入丧魂钉?你的目的是要奴其魂魄,控其尸身,害其家人。人面兽心,还敢惺惺作态?”

师傅毫不客气,直接揭穿文重的假面具。

文重听到这里,脸色也是一惊,没想到我们早已看穿一切。

可还在狡辩:“我、我,不是我做的,对不是我!”

“哼!死到临头,还不知悔错!文小姐,你二叔就交给你了。”师傅再次开口。

文重听到这么一句,本来哭得声泪俱下的他,一时间却停了下来,没了任何声音。

不仅如此,正当此时,文重忽然猛抬起头来露出一丝狰狞:“既然不放过我,我也要弄死一个垫背!”

说完,这家伙忽然从兜儿里掏出一张黑色符纸,对准了距离最近的我,直接就扑了过来。

文重的突然爆发,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师傅和独道长也都是一惊,特别是看到那张黑符纸的时候,更是满脸错愕。

符分好坏,咒分善恶。其中恶咒,大都以黑面符纸篆刻。

师傅见状,急忙对我喊了一声:“小心!”

同时,迅速伸手制止文重。

但文重就在我的跟前,距离太近,又是突然爆发。

师傅出手,显然已经来不及。

而且那文重起了杀心,手中黑符毫不犹豫,直接就拍向了我的面门……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