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七十四章 村长的理由

尸妹 夜无声 4035 2021-03-15 20:39

  我和风雪寒听到独道长这话,没有任何迟疑,迅速的从各自的百宝袋里拿出了朱砂。

量不多,这东西带在身上,也是为了不时之需,用来画符用。

独道长控制着妖人,这会儿见我们拿出朱砂,又开口道:“找点水把朱砂化开!一会儿我让这家伙吃吃苦头。”

说完,独道长还转动了一下手中的桃木剑。

妖人的手本就被刺穿,钉在地上,这会儿这么一转,更是一股撕裂般的刺痛。

“啊……”

独道长却没有丝毫怜悯之色,不过冷冷的盯着他。

一旦发生异动,独道长可以顷刻之间下杀手。

之所以这会让还留他一条性命,应该是要问一些问题。

毕竟我们这地方,距离苗疆何止千里,而且这村子有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突然就冒出一个苗疆毒士?

而且对方为何要害人,杀害冯家娘俩这两个普通得在普通的人?

还有就是,这家伙有没有同谋啥的。

作为一个驱魔人,在自己的地界遇见这事儿,自然要好好的搞清楚。

不一会儿,我和风雪寒便在周围找了一个塑料瓶子口袋,在田边装了水,将朱砂放了进去。

朱砂融在了水里之后,我将其直接拿到了独道长面前。

“前辈……”

我喊了一声,独道长见朱砂水拿了过来,微微点头:“小凡,你过来按住剑柄!”

说着,便接过了我手中的瓶子。

而我也迅速的按住剑柄,疼痛,让这家伙动弹不得,更加无法结印。

加上虫化的效果迅速消失,这会他哪还有之前勇猛?

肌肉强度不仅大幅度虚弱,更是出现了一些副作用,显得精疲力尽,就好似五天五夜没睡觉一般。

但那些虫子,还是爬在那家伙的身体之上,并没有散开。

因为对方已经无法结印,所以也没能力再次操控毒虫对我们进行攻击。

我们也就不用担忧那些虫子对我们吐毒液,但为了以防万一,大家都小心提防着。

此时独道长拿着朱砂水,然后对着那妖人开口道:“你这身虫子真是够恶心的,让贫道给你消消毒!”

说完,独道长直接就将朱砂水淋在了这妖人的身体之上。

朱砂水刚接触到妖人的身体上,便溅开。

那妖人到没什么,只是那妖人身体上的毒虫,却在这个时候炸锅一般,不断翻滚蠕动,躁动不安。

凡是低落朱砂水的地方,这些毒虫都会迅速的爬开。

而那些被朱砂水淋中的虫子,则在摆动几下之后,便直接死在了原地。

朱砂水很快的淋遍了妖人的身体,他身体上的虫子,也尽数往四周爬去。

因为数量很多,旁边的风雪寒还点燃了一堆干柴,用火在旁边烧。

那妖人见自己的虫子被烧死大半,显得很是激动,颤抖着身体,嘴里虚弱的不断喊道:“不、不要,不要杀我的虫子,不要……”

独道长听到这话,不由的冷哼一声:“都四道临头,还担心你的虫子?”

结果话音刚落,那妖人却缓缓的抬起了头,露出一丝怨恨的目光盯着独道长:“没有、没有了虫子,我、我也,也得死……”

突然听到这么一句,我们都是一愣。

虫子不都是你养的吗?虫子死了,就不是你本人死了。

随即只听独道长再次开口问道:“什么意思?你们这些毒士,不是最擅长的就是养虫子吗?”

那妖人听到这话,忽然哭了起来,但嘴里却发出“哈哈哈”苦笑,显得干涩无比。

“我得病了,我需要这些虫子。没了虫子,我很快就得死。而且对于一个虫母被杀的毒士来说,圣门也是不会放过我的……”那妖人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一句都在流泪,感觉他才是一个受害者一般。

可是我们听到这么一段话后,又是一脸迷糊。

得病了?需要这些虫子?圣门?这都是什么梗?

莫非这家伙和我那加入了鬼眼组织的同学张子涛一般?

因为得了不治之症,加入了某个邪教组织,通过一些非人类的手段,或者邪门秘术为自己续命?

刚想到此处,不等独道长再次开口,我便提前追问道:“你得了绝症?虫子就是你的药?你为了活命?就加入了那个圣门养了这些虫子?”

我自己推断的问道,也不知道对不对。

可那妖人听到这话之后,双眼却是猛的放光。

他望向了我,竟有些激动道:“没、没错,我、我是一个好村长,好村长你知道吗?我活着、活着就是为了村民们。”

“但是我得了绝症,也没钱治疗。我需要母虫给我治病,只要我活着,我就能带领咱们冯家沟的村民们,走向致富,走出贫穷。”

“而且我已经和一家榨菜厂有了接触,以后咱们村全都种榨菜。咱们村子地多,只要多种,收入可以翻两倍,甚至三倍四倍。所以、所以我不能死,我不能死,你知道吗?你们知道吗?”

说到最后一句,对方几乎是吼出来的,而且撕裂的样子。

好似他受了莫大的委屈,我们破坏了他们村子致富一般。

风雪寒一挑眉头:“生老病死,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而且你养虫就罢了,为何要害冯家母子?”

“母虫、母虫越来越大,它们、它们需要人血。而且那对母子,完全拖累了我们村子,无权无势,死了也没人管。我不杀他们杀谁?”

这妖人说得还振振有词,理所应当,好似自己做的都是对的。

结果话音刚落,独道长一脚就踹在了那家伙的脸上:“狗屁!竟是胡说八道!害人性命,还给自己编造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难道你就没听过吗?还种榨菜,有你这种人在,就算种金子都没用。说,圣门是什么样的存在,在哪儿可以找到他们?还有,谁传你的养蛊毒术,又有什么条件……”

独道长冷冷开口,对这妖人的理由,完全当做胡说八道。

结果那妖人却是猛的瞪住独道长:“我虽入圣门不久,但深知教规!而且母虫一死,我也不想活了。我是不会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