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五十四章 斩尸

尸妹 夜无声 4543 2021-03-15 20:39

  我们四人合力,这老僵也成为了强弩之末,只能被动挨打的份儿。

师傅和独道长攻势凌厉,老僵难以应对,胡六爷和风哥左右打击,不断消耗这老僵的煞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老僵的煞气不断被削弱。

不管是铜皮铁骨的身体,还是不可抵挡的力量,这个时候都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削弱和下降。

师傅见机会来了,也不在磨叽,抬手就是一道六丁六甲诛邪符。

这符咒威力极大,是师傅最开始传我三道符咒之中,最厉害的一道黄符。

师傅说,这黄符拥有六丁六甲神的符力,不管是厉鬼还是僵尸,只要中了这道符,都会受到极大的创伤。

只是这符咒威力过人,对于施术者的要求也比较高。

以我现在的道行还说,施展六丁六甲符,还有些困难。

师傅的手化作一道闪电,根本没等那僵尸反应过来,便一道符咒拍在了它的脑门之上。

“嗷!”那僵尸愤怒异常,张大了嘴就想去咬师傅。

可是他根本就没那种机会,不等他靠近,独道长、风哥、胡六爷三人齐刷刷的出手,当场将僵尸震开。

师傅更是双手结印,化作一道剑指,目露冰冷之色,嘴里忽然道喝一声:“急急如律令,破!”

白光一闪,六丁六甲诛邪符忽然之间发出一声爆响,巨大的符咒之力震荡四方。

在看那僵尸,更是叫都没叫出来,便被符咒之力炸碎了半颗脑袋。

我们看着眼前的老僵,一时间没动,而老僵身体内最后的煞气,也顺着那破碎的脑袋顶,不断的往外溢出。

随着煞气不断消失,这具老僵和刚才的僵尸一般,身体表面的绒毛没了煞气的滋润,开始脱落枯萎。

风哥扫了一眼,一脚踹出。“砰”的一声闷响,老僵倒在地上,再没了任何动静。

众人见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的松了口气儿。

师傅更是大骂一声:“马勒戈壁,总算除了这两尸煞!”

说完,师傅又是一转身,对着我便是一拱手,然后开口道:“贫道丁凡之师丁友善,不知是哪位仙家前来相助?感恩不尽。”

控制着我身体的胡六爷“哈哈哈”一笑,发出自己的声音:“丁道长,我的声音可认得?”

“哦?胡六爷?”师傅开口。

“没错,正是老狐!如今也算不打不相识,现在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这般客气?”胡六爷继续开口。

师傅也“呵呵呵”笑了几声,而这个时候,我却感觉身体猛的一震。

紧接着,那股奇异的力量好似开始从我的四肢百骸之中流走,汇聚在我的胸口。

最后只感觉胸口一寒,一道模糊的狐狸影子,直接就从我身体之中钻了出来。

在这狐狸影子出现的一瞬间,我身体一软,就要摔倒在地。

好在旁边的师傅和风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我。

这个时候的我,只感觉全身脱力,很疲很累。但五官和感觉以及身体的控制权,却在迅速的恢复。

“小凡,感觉怎么样?没事儿吧?”师傅急忙开口,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请仙儿,他也不清楚我身体受不受得了。

我喘了几口气,然后有些结巴的开口道:“师、师傅,我没、没事儿,只是、只是有些酸软疲乏!”

说话的同时,我已经站了起来。

而在我们身前的那只模糊的狐狸影子,却忽然开口道:“出马,老狐虽能滚窍助你。但所施展的力量,却是在透支你的身体和精神,所以滚窍时间不能太长。并且滚窍者越强,那对你的消耗也就越大,若是圣母亲临,以出马现在的身体,恐怕只能坚持三十秒,三十秒一过,消耗的可能就是寿元了!”

听胡六爷这么一说,我也不免有些心惊。

以前只是简单的认为,滚窍也就上身而已,他们也不会害我,上完身就走了,我也没什么妨害。

可现在才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副作用。

咽了口唾沫,随即对着胡六爷揖了揖手:“多谢胡六爷指点,以及今日相助之恩,等回去之后,定然上贡胡六爷!”

胡六爷“哈哈”一笑:“出马客气了,既然事了,那老狐就收回元神了!”

“胡六爷慢走!”我开口道。

师傅和独道长也对着眼前这狐狸影子揖了揖手,胡六爷扫了众人一眼,那身体便在此刻化作青烟,随即消散。

而远在城隍庙内的胡六爷真身,则在狐狸影子消失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回了元神。

胡六爷走后,独道长对着之前躲在大石后面的齐先生开口道:“齐先生,事儿已经完了,出来吧!”

齐先生听到这话,这才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

他显得有些害怕和恐惧,心有余悸的样子。

见地上两具已经死去的僵尸,竟“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子孙不孝,让您二佬死了还朝罪!”

可这话音刚落,四周忽然起了一阵阴风,一阵阴气随即袭来。

刚送走了僵尸,此时又来阴气,大家心里都不由的“咯噔”一声,同时警惕起来。

风哥更是大喝一声:“哪儿来的游魂野鬼,还不快快现身!”

说完,风哥手中桃木剑一横,霸气十足。

还真别说,风哥这么一吼,还真有些用。

随即便听到两个声音传来:“恩公在上,请受我们一拜!”

寻声望去,发现在不远处的谷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名穿着寿衣的男子。

而这两人之中,赫然有一人就是我们昨晚见过的那男鬼,齐先生的父亲。

而另外一人,想来不是别人,应该就是齐先生的爷爷,齐德旺。

齐先生没开眼,看不到,也听不到。

依旧跪在地上又拜又哭,我们却看着二鬼愣了一下。

然后便听到独道长道:“两位齐公请起,既然二位齐公并未离开冢地,可知这你二人的肉身为何酝酿成了尸煞?”

二鬼起身,听独道长这般开口,也换换的飘了过来。

当来到我们近前的时候,二鬼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便听齐德旺道:“诸位道长,实不相瞒。我们虽然在这里住了十年有余,可我父子,也不知道为何肉身会化尸成煞。刚才肉身尸化,我父子道行浅薄,无法靠近帮忙,请诸位道长赎罪!”

说到这里,这两只鬼又对着我们揖了揖手。

我们也没在意,他们说得没错,他们就是两只普通的鬼而已,别说对付僵尸,不被僵尸吸了魂魄就不错了。

紧接着,那齐德旺又开口道:“我父子虽不知肉身异变,但一年被动了一次土开始,我们便感觉住的很是不舒服,也回不了棺材,加上风水变化,最近更是感觉到难受,这才托梦给孙子。奈何孙子不成器,找些庸道来此折腾,让我和他爸都好不安生,疼苦不堪……”

听齐德旺说完,师傅和独道长却皱起了眉头,沉思起来。

师傅更是喃喃自语道;一年前被动过土吗?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