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五十一章 探查

尸妹 夜无声 4369 2021-03-15 20:39

  周女士一脸期待的望着我们,想听到我们的答案。

我深吸口气儿,然后对着师傅开口道:“师傅,这是不是妖魂作祟?”

师傅皱着眉,没有回答我,对我直接抬了抬手。

然后对着周女士再次开口道:“周女士,你说你老公是从有了新工作开始,才有的变化。那你有没有去过你老公工作的地方?”

周女士听我师傅开口,直接的摇了摇头:“没、没去过,每天家里都忙不过来,我根本没时间去。我老公说,他工作的地方是市郊出货仓库,他是仓库主管。因为出货时间不固定,所以他上班的时间也不太固定。”

“怎么了丁道长,难道这和我老公的工作地点有关系吗?”周女士狐疑的开口。

师傅却是摇了摇头:“那到不是,我随口一问罢了!但周女士,你这个事儿有些棘手,贫道需要亲至去你家看看情况再说。”

“好的丁道长,要是你愿意帮帮我们,那就太好了。现在我们全家,都指望着我老公,我真的不希望他出一点意外和受到丝毫伤害……”

说到这里,周女士再次哭了。

可以看出,周女士对她老公绝对是真爱。

家里两个需要照顾的老人,两个孩子,没房没车没存款。

每天都过着精打细算,甚至在这之前,每个月都吃不了一次肉的生活。

周女士依旧熬了过了,依旧陪伴在她老公身边,用行动守护着她这个家。

周女士不是很漂亮的那种,但绝对不丑,身材甚至还很婀娜,并且年轻才三十岁。

就她这种,征婚网挂个讯息,找个家庭一般的老公,绝对不是问题。

我拿起纸巾,递给了周女士:“周女士,别哭了。既然你找到了我们师徒,这事儿肯定给你办好。如果你老公真被脏东西给缠上了,我们肯定帮你解决了。”

周女士拿过纸巾,擦了擦眼泪:“谢,谢谢你们。但、但不知道道长的怎么收取费用的!”

师傅笑了笑,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贫道一生卫道,不为钱财,不贪享乐。三五二百都可以,但这都是后话,咱们还是先去你家看看情况再说吧!”

周女士听我师傅如此开口,又见我师傅仙风道骨的样子,感觉真是遇到了高人。

以前她找地摊算命的,还没出手,就要收她二百。

可我师傅,却对金钱置若罔闻,让她感觉到了安全感。

周女士连连点头:“好好!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师傅微微一笑,便示意我去准备家伙,一会儿就动身去周女士的家。

我也没耽搁,救人如救火,迅速的将各种家伙准备。

随后,咱们关了铺子,一行人直接上了我的车。

在周女士的指引下,开始往她家的方向驶去。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周女士住的小区。

这里位于市郊,周围都是厂子,不管是交通还是环境甚至教育医疗啥的,都是最差的。

周女士的家在一栋老楼里,五楼没电梯。

咱们跟着周女士上了楼,没一会儿便来到了她们家门口。

刚一开门,便听到两个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妈妈!”

打眼一看,是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一男一女。

周女士见了这两孩子,满脸慈爱,蹲在地上一把将这两孩子抱在怀中:“妈妈不在,你们两淘气鬼听话没有啊?”

那个男童一脸正经道:“听话,隔壁刘奶奶接我们回家后,我和妹妹就在家里照顾奶奶和外公。”

说着,我便看着一个坐沙发上,一脸呆滞的老人。

这应该就是得脑年痴呆的父亲了,随即屋子内有传出一个声音:“是小周回来了吗?”

“诶!是我妈?”周女士回应道,放开两个孩子。

对着他们说道:“这是丁叔叔和丁爷爷,我们家的客人。”

两个小孩很可爱,很听话。

望着我和师傅,瞪大了眼睛,乖乖了喊了一声“叔叔和爷爷”。

我摸了摸他们脑袋,然后和师傅一起进了房间。

而周女士则让我们先坐,她随即去了里面的房间。

我们也简单的知道周女士家里的基本情况,两个幼儿,一个痴呆的老父,一个瘫痪的母亲。

所以,我们到也没有去打扰周女士,而是在屋子里打量起来。

两室一厅,屋子里很多杂物,采光也不怎么好。

但除了这些的,我们更加在意的是,还是这屋子里是否存在阴煞妖气等。

因为这些气息,可以更加直观的判断,这屋子里是不是存在过那些脏东西。

不过我和师傅在屋子里转悠了两圈,没有丝毫察觉,屋子内并不存在这些非人类的气息。

但是,我在厕所的一把剃须刀上,偶然找到了一团黄色软毛。

我拿在手中,打量了几眼,感觉这毛发和周女士形容的差不多。

于是我把这东西拿给师傅看了看:“师傅,你看这个。是不是和周女士说的很像!”

师傅皱着眉,拿在手中左右打量了几眼。

过了一会儿,只听师傅开口道:“咦,这毛发,怎么、怎么那么像老鼠的?”

“老鼠?”我吃惊的开口。

“应该没错,师傅那些年在山里做剃头和尚。虽然这头剃了,但还是没守住清规戒律,偶尔会抓一些老鼠打打牙祭。这老鼠毛,应该是不会认错。”师傅一脸凝重的开口。

听到这里,我却是倒抽一口凉气:“这、这团毛发是我从厕所里的剃须刀上找到的。想来就是黄先生的。”

师傅点了点头:“小凡,这可能和你之前的猜测差不多。这很可能是妖魂作祟,黄先生的身体里,或许就附着了一只成了气候但最后死掉的鼠魂。”

听到师傅这样的判断,我不免露出一丝紧张。

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类东西,所以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和应对,便对师傅开口道:“师傅,那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这个为师也没遇到过,但现在继续看看,确定了在说。如果真是,一会儿我给老独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什么良策。”师傅开口。

听到这里,我也微微点头,独道长行走江湖一生,见多识广。

即使是师傅,也不及独道长的见识广博。

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搞清楚状况,确定结果。

唯有如此,才能进一步的做出对策。

可是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忽然从里屋传了出来:“啊!妖、妖怪……”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