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五章 起棺

尸妹 夜无声 4175 2021-03-15 20:39

  我和老风本来就在猜测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儿,独道长却在这个时候亲口说出这棺材有问题,还搞得这么神秘,更加加重了我俩的好奇心。

老风更是直接开口道:“师傅,能不能说清楚,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儿?”

独道长听到这里,又左右看了一眼,见齐先生等人并没有靠近,便对着我俩开口道:“这棺材里,恐怕有僵尸!”

此言一出,我和风雪寒都露出了一脸惊恐的表情,根本就不敢相信。

僵尸,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上次文小姐那尸体炸尸,我和老风都差点没了性命。

现在,现在两口棺材都有问题,这要是都有僵尸,那还得了?

“僵、僵尸,师傅、独前辈。这、这二人都死了十年了,肉身恐怕都变成了骨头,而且昨晚我们还见了齐老爷子,他也没有异常,怎么可能、可能出现僵尸?”我有些不相信。

毕竟这僵尸的形成非常的难,并非什么横死的尸体就会出现,而是需要很多方面的因素,才有一定几率炸尸。

要不然天底下那么多的横死的人,岂不是僵尸满街跑了?

我话音刚落,老风也疑惑的补充道:“没错师傅,这里的风水那么好。并非煞地,不应该出现僵尸吧?”

独道长和师傅听我二人有此一问,也不由的露出一脸的苦笑。

师傅更是开口解释道:“别说你们不相信,就算是我自己,都不太相信。虽然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儿,但刚才我和老独测了测,这棺材里的确有炸尸的征兆。不信你们看看那儿!”

说完,师傅指了指不远处还没有起棺的棺材。

我和风雪寒随即望了过去,同时打开手电照了照。

结果这一照,只见那棺材板上,竟然有一颗颗乌漆墨黑的米粒。

我和老风一见这东西,都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那些都是糯米,这东西只有触碰的尸煞之气的时候,才会变成黑色。

换句话说,这棺材里有尸煞之气,只是溢出来的并不强,以我们现在的修为,还无法敏锐的捕捉道。

我和老风都瞪大了眼睛,心跳也不免加速。

尼玛,这迁个坟还能迁出僵尸来,我们这运气也算是极品了。

正当我和老风愣神的时候,独道长也开口道:“你两也别太过担心,这棺内虽然有炸尸的可能性,但也不代表已经炸尸。只要他今晚没睁眼,等迁了穴位,改换了这里的风水,一会儿再用墨斗线绕它几圈,下了坟地,要不了几个月它也就化了。”

听独道长这么一说,我和风雪寒这才松了口气儿。

紧接着,我又附喝了一声:“师傅、独前辈,这里的风水不是很好嘛?为何为变成这样?”

师傅摇了摇头:“这个还真不清楚,但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尽快迁坟要紧。”

心中虽然疑惑,但听师傅这么一说,也表示赞同。

现在也不是想原因的时候,而且该想办法怎么补救。

目前得出的结论,也只能是迁坟,等换了新的风水穴位,想来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等迁完棺椁后,再来探究原因也不迟。

想到此处,师傅示意我把齐先生等人都叫过来,这就准备起棺了。

因为起棺和抬棺都有讲究,所有在齐先生等人来了之后,师傅也给他们讲解了一下一会儿要注意的事项,以及一些禁忌。

比如抬棺的时候,不能倒着走,就算绕路,也不能后退。

再有,前面抬棺材头的,必须是结过婚的,叫龙头。

这些零零总总七八条注意事项,但其中最为重要却有一个,那就是抬棺的时候,这棺材绝对绝对不能落地,只有到了坟穴,方可落棺。

一旦中途落棺,这棺材里的尸体接触了地气,就可能惊了死人,出现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而且这棺材里的尸体有异,如果真中途落棺,炸尸也是极有可能的。

齐先生和三个司机虽然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但也听得很仔细,毕竟谁都想顺顺利利的,不想触了霉头。

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七点半了,众人便找来了绳子,将棺材两头栓好。

于此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准备好,就要起棺。

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有一口棺只能做“三抬轿”,也就是龙头两人,龙尾一人。

用一根比较长的棍子,压在龙头棍上做龙脊,这样三人就能起棺,只是抬龙尾比较费力罢了。

而这个抬龙尾的任务,师傅也就交给了我,起的是齐有才的棺材,而抬龙头的是齐先生和他的一个朱姓司机。

另外一边,抬龙头的是两个司机,抬龙尾的是独道长和老风。

我师傅,着拿起了一个铃铛,在正前方开路引道。

这会儿各就各位,每个人都准备妥当。

只见师傅摇了几下手中的铃铛“叮叮叮”,大声开口道:“良辰吉时以到,齐公有才,齐公德旺,乔迁新居……”

师傅的声音拉得很长,说完之后,又摇动了几下铃铛“叮叮叮”。

随即一把钱纸洒落,高喝一声:“起棺……”

一声话落,师傅抓起一把纸钱,又洒了出去。

而我们已经蓄势待发,一听这话,全都站在坟穴的两边,猛的一用力:“嘿哟!”

棺材极重,大家合力,既然都有些起不了。

我这里最吃力,只感觉腰都被压折了。

即使如此,也只能咬着牙,鼓着劲儿的用力。

“师傅,这棺材好、好重!”我吃力的开口,脸都憋得通红。

师傅却沉着脸:“重也得起,绝对不能泄力气。”

说完,师傅又摇晃了几下铃铛,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双腿都在打颤,但还是咬着牙,硬是将棺材提了起来。

不就就在棺材被提起的瞬间,这棺材板下方的缝隙,竟然在往地上不断漏水,稀里哗啦,落个不停。

心里暗道,这棺材里到底装了多少水?难怪这么重。

反观老风那边,就要比我轻松多了。

那边见我这里一起棺,也跟着节奏直接抬起了起来。

随着棺材被抬起,师傅便拿着铃铛,开始在前面引路,将我们往山下新坟地带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