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一十一章 野仙营堂

尸妹 夜无声 4383 2021-03-15 20:39

  忽然听到慕容言说出这话,我当场便是一愣。

她怎么知道老狐的事儿?而且还特意把我叫到这里,把这个盒子给我?这里面又是什么?

我带着一脸的惊疑,随即开口问道:“尸、尸妹,你、你是怎么知道老狐的事儿的?”

慕容言白了我一眼,然后严肃的对我开口道:“你管我,先拿着!那老狐来历不简单,即使是我,也都不敢随意招惹!”

慕容言此言一出,我忍不住的倒抽一口凉气儿。

那老狐这么厉害?慕容言都惹不起?

“那狐狸真有那么厉害?”我忍不住的开口。

慕容言却露出一丝苦笑:“厉害到不是很厉害,只是他后台不好惹!”

听到这里,眉头不由的挑了挑。

想起一个事儿,这狐狸是一窝一窝的,很多时候一个狐狸洞里,会有三五只狐狸。

以前也听人说,这狐狸成了气候,大都不会只有一两只,很有可能是一窝。

咱们惹上的这只老狐,身后应该还有更多成了气候的老狐。

我深吸口气儿,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再次开口道:“那这盒子里,装了什么?”

慕容言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直接怂了我一句:“问那么多干嘛!这里面的东西,肯定能保你们的命。记得带在身上就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打开。”

和慕容言认识这么久,也知道慕容言脾气就这样。

虽然如此,但对我来说,总的还是好的。

因此,我只能拿好这个盒子,没有多问。

慕容言见我拿好盒子,又对我开口道:“盒子小心收好,不能见了太阳!”

慕容言表情凝重,很是严肃。

我只能“嗯嗯”点头两声,小心收好盒子。

“好了,你回去吧!我也回去了。”说着,慕容言就要离开。

见慕容言要走,我心里竟有一点舍不得。

“那个、那个这么快就回去了啊!”

“不然呢?”慕容言反问到,同时打量了我几眼。

当时我真想直接开口,想让慕容言多留一会儿。

虽然慕容言很强势,但奇怪的是,我并不反感她。

这会儿见对方想走,真想让对方多留一会儿。

可这话我就是说不出口,张了张嘴,结果说成:“那好吧!”

慕容言听我说完,愣了一下,然后便开口道:“那我走了!”

说完,慕容言也没停留,一个转身便往前走了几步。

只是几步迈出,慕容言的身体便虚幻消失,化作了一阵风,直接消失在了山林里。

我看着已经消失的慕容言,又看了看那古旧的木盒子,也不知道装了什么。

长出了口气儿,我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慕容言是通过什么方式知道老狐狸的事儿的。

就算慕容言在厉害,也不可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吧?

可直到我回到铺子后才赫然想起,慕容言的灵位就在屋子里,当时咱们就是在屋子里讨论这事儿的。

和师傅回来后,也谈论了这事儿。

慕容言或许,就是通过灵位听到了咱们的话,最后她才连夜给我送来了这个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木盒子。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慕容言人真的不错,就是嘴巴毒了点。

拿好盒子,再次回到屋里。这次再没有失眠,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等我转醒,已经快中午了。

师傅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妥当,并告知我,根据老秦爷传回来的消息,刘叔情况已经稳定,并没有大问题。

还说,我们下午四点启程。

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闲着也没事儿,便和师傅说起昨晚慕容言忽然半夜找我,拿了一个木盒子给我的事儿。

师傅听到这话,也是一愣,随即让我拿出木盒子给他瞧瞧。

我也不怠慢,直接将盒子拿给了师傅。

师傅左右观察,鼻子不断嗅食,观察得很是仔细。

我看师傅都观察了半天了,便开口问道:“师傅,你能看出这里面是什么吗?”

师傅听我询问,不由的摇了摇头:“不确定,只能感觉出这盒子内的阴气很重。这外面的纹路精美,但内蓄符阵。可以镇住里面的东西,一旦打开,应该会出现什么极阴之物,至于是什么,为师也无法判断!”

师傅一言一句的说着,也是一脸凝重。

我听得也是一愣一愣的,想着是不是关了一只恶鬼?

但不等我回过神来,师傅又对我开口道:“除了这个,你媳妇儿还对你说了什么?”

听师傅开口,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容言的灵位,然后对师傅道:“师傅,她说这老狐来历不一般,身后的势力不好惹,就算是她,都不敢惹!”

师傅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凝,嘴里更是喃喃自语道:“咦!你媳妇儿都不敢惹,莫非、莫非是有堂营的野仙?”

“堂营?这是什么师傅?”我有些不明白。

师傅也不隐瞒,随即给我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正所谓南茅北马,以山海关为界,东北一边因为萨满文化等等,“堂营”一词便出现了。

这是类似门派、道统的存在,是东北出仙家下山出马后,给自己势力的一个称呼。

因为里面都是一些山精野怪,成了气候的“仙家”,所以都以堂营前一般会加一个出马弟子的姓作为字头。

比如李字营,宋字营啥的。

此时听师傅这么一说,我脸色沉了下来:“师傅,你这话的意思是。那老狐是个出马仙?是收了出马弟子,立了堂营保家仙家?”

师傅听我说完,微微点头:“有这个可能。一旦惹上了堂营,那么这一窝子堂营人马都会找上门来。如此看来,咱们遇上的这老狐,恐怕不是什么独仙儿,应该是带了堂口,而且这堂口可能还挺厉害。”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由的“咯噔”一声。

如果是这样,那这老狐就更不好惹了。

可是问题来了,难道就因为对方不好惹,难道对方伤了刘叔的事儿,就这么算了?

“师傅,难道它伤了刘叔的事儿,就这么算了?”我皱着眉,带着一丝不悦。

结果话音刚落,师傅直接沉哼了一声:“算了?把刘师傅伤上那样,这事儿怎么能算?要不给咱们一个交代,就算那老狐带了字号堂营堂,咱们也不会罢休……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