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十五章 学符

尸妹 夜无声 5159 2021-03-15 20:39

  那恶鬼临死之前,竟然还在放狠话,还想着杀我,这可把我激怒了。

“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说完,我就想上前踹这恶鬼。

可却被师傅拦住,而那恶鬼却忽然“咯咯咯”的冷笑起来:“我知道她是谁,他们就快来了,你也快死了!”

这恶鬼最后这一句是对着我说的,而且其中的“她”,指明了就是鬼媳妇慕容言。

可是他说的“他们”又是谁?

正当我露出疑惑的时候,旁边的独道长已经出手。

双手迅速结印,嘴里忽然低喝一声:“急急如律令,破!”

此言一出,那贴在恶鬼脑门上的黄符咒,忽然之间闪耀出一道很是微弱的白光,然后只听“砰”的一声爆响。

符咒瞬间炸开,爆发出一阵阵炙热的阳气。

因为符咒威力巨大,而那恶鬼,更是一个声音都没能发出来,便直接落得一个魂飞魄散,化作点点光华,消失在了原地。

至于他最后的遗言,虽然让我有一丝疑惑,可现在人都死了,我也没地儿问去。

所以,我根本就没多想,当恶鬼临死前胡说八道的屁话。

随着眼前的恶鬼彻底死去,众人都不由的松了口气儿。

连续一周多的时间,我和师傅以及老秦爷,都显得有些心力憔悴。

如今这事儿总算是完了,不免安心了些。

“总算是完了!”老秦爷出了口气儿。

“小凡,现在你可以安心了。明日起,为师便传你一些真本事!”师傅也如释负重的开口。

我的悬着的心总算放了回去,此刻听到师傅终于要传授我真正的本事,也显得极其开心。

此刻已经是深夜,但众人都比较兴奋。

收拾好了家伙,然后便去了镇上的大排档吃夜宵。

我和师傅都很感谢独道长,要不是独道长出手,也不会这么快就搞定这水中恶鬼。

独道长和师傅、老秦爷一般,都好一口酒,三个老家伙聊得也不错。

独道长还说,等过段时间,凑够了钱,就搬到我们镇上定居,不在云游。

只是老秦爷不断怂独道长,独道长也不生气,只是和师傅和老秦爷喝酒。

而风雪寒虽和我同龄,但这个家伙太冷了,几乎不怎么说话。

但也和我互换了联系方式,算是交了一个朋友。

昨晚很晚才睡,本想着多睡一会儿,结果早上不到十点,便被师傅给叫醒了。

我迷迷糊糊的盯着师傅,有些不赖烦的开口道:“师傅,这会儿还早呢!你就让我多睡会儿吧!“

我懒洋洋的样子,可师傅却冷哼一声:“快点穿好衣服,出来拜祖师爷!”

说完,师傅一个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一听拜祖师爷,我这才想起,师傅昨晚说今儿要传我真本事的事儿。

这可不敢怠慢,心里一激灵,整个人直接就翻身坐了起来,穿好衣服脸都没洗便去了前屋。

而此刻的师傅,一脸严肃的站在祖师爷的灵位前。

他见我出来,直接对我低喝一声:“在祖师爷面前跪下!”

不敢有丝毫懈怠,直接就跪了下去。

师傅见我跪下,点燃三炷香,对着祖师爷的灵位便开口道:“弟子丁友善,当祖师面前再收弟子丁凡。往祖师爷成全,以护道心!”

说完,师傅便对着祖师爷的灵位就拜了三拜。

可是我听到师傅的话,却感觉有一丝别扭,什么叫做“再收弟子丁凡”?

难道在我之前,师傅还收过入门弟子?

但这会儿欣喜,这个想法一闪而过,也没多想。

等师傅拜完之后,直接在我手指上割了一刀,说这是要见血起誓,也就什么除魔卫道,斩除妖邪啥的话。

反正就是师傅说一句,我跟着说一句。

等立誓完后,我对着祖师爷拜了几拜,然后才算完。

师傅见我起身,然后对我开口道:“小凡,既然已经在祖师爷面前见血起誓了。为师也就传授你一些真本事!”

说完,师傅便带我去了小屋。

说我们这一脉,最擅长的就是符咒术。

所以师傅传授我第一门驱魔术,便是三道符咒。

其符咒的名字,分别叫做八卦镇煞符,天罡破煞符以及六丁六甲诛邪符。

其中画法和运用,以及手印的结法,以及如何催动,师傅都说得很详细。

等做完这些,师傅就不在管我了。

说修行靠个人,我能领悟多少,就算多少,说完师傅便去外面喝茶去了。

跟随师傅多年,这三道符咒我早就见过,只是从不知道其画法以及结印方式。

至于催动和运气法门,更是无从得知。

如今师傅全部教授,我不仅显得欣喜,更是刻苦研习。

入行也这么多年了,画法不难掌握,一般十张符咒,便可以画成一张。

至于手印结法和施展的配合,这就比较难。

早上开始,一直练习到深夜都没能全部掌握。

好在那恶鬼已除,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啥也没干,只在屋里练习这个。

直到三天过后,总算可面前掌握第一道符咒,八卦镇煞符。

至于后面两道,手印和施法流程太过复杂,一时间无法掌握。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给师傅说,我现在已经可以勉强掌握第一道符咒的时候,师傅当场就懵了。

用着一脸震惊的表情望着我:“啥?你这么快就可以掌握第一道符咒了?”

我见师傅如此惊愕,显得有些惊异:“师傅,我这是快了还是慢了?”

结果师傅却是倒抽一口凉气,然后有些惊讶的开口道:“不、不错。当年,当年为师,可用了整整、整整四天时间……”

其实师傅心中暗道;马勒戈壁,老夫当年可用了四个月。

当然,这和我自小耳听目染有关。

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和师傅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看也看会了一个七七八八,欠缺的只是口诀和手印结法。

吃过了饭,我也没去屋里继续练,而是站到门口透气儿。

可就在此时,一脸豪华轿车却挺到了我家铺子门口。

随即,从上面下来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一脸憔悴,显得有些紧张和忧郁。

刚一下车,便打量了我家铺子几眼,看样子是个客户。

我见生意上门,急忙就凑了过去,对着那中年男子:“先生,买东西还是问事儿啊?”

中年男子听我搭话,礼貌性的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对我开口道:“家里出了白事儿,我找丁友善,丁道长。不知道是不是这家!”

一听是找我师傅,而且还开这么好的车,显然是个大客户。

咱们开铺子吃生意,自然不敢怠慢。

“那是我师傅,你里边儿请,我这就给你叫!”我礼貌开口,但表情带着严肃。

客户家里死了人,还笑脸相迎,八成是给自己找晦气。

男子点了头,然后便和我进了屋。

我本以为,这就是一单普通的白事儿生意。

可我那知道,这一桩买卖的背后,并不同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甚至极其棘手,更是差点要了我的命……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