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二十五章 缓慢等待

尸妹 夜无声 5187 2021-03-15 20:39

  我一听慕容言如此开口,心中一喜。

如果是这样,那简直太好了。

慕容言让人去查,那可就是鬼。

这些鬼在一定区域,几乎可以说能达到无死角搜查。

而且这效率,可以说非常非常的高。

只要慕容言愿意帮忙,我想找到百花宫,应该不会太久。

很是高兴,便给老风先谢了一句。

慕容言也没在意,只是笑了笑,然后又问道:“前些日子,你们怎么被日月邪教的妖道纠缠在了一起,独道长还好吗?”

听到此处,我心里又是一阵伤感。

长长的叹了口气儿,然后开口道回答道:

“独道长已经过世了,今天正在给独道长做丧葬仪式。

至于之所以和日月邪教的人打在了一起,这得从我们从上苍观回来后开始说起……”

随后,我将之前我们所遭遇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慕容言。

慕容言听完,也不免叹息。

独道长死的悲壮,而这个邪月教,真的是无处不在。

本以为明物流和明科技结束以后,市区内几乎没了日月邪教的妖徒了。

可谁知道人家却跑到了郊区,天知道又在计划什么。

我说完,旁边的莫姥姥突然对着慕容言开口道:“小姐,要不要将那个据点监控起来?”

慕容言听后,微微点头:“可以,但不要打草惊蛇。如果可以,可以将其剿灭!”

慕容言一字一句的说完,我在旁边多少有些兴奋。

然后也附喝道:“要是动手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和老风一声,我们正好过去报仇!”

慕容言看了我一眼,直接点头“嗯”了一声。

随后,我又和慕容言聊了几句。

发现这里的这些绿色植被,都是由我们带出来的碧落石汇聚出的碧落液,培育出的阴草。

这种草能稳固她们身体内的魂格,也是他们脱离鬼眼后,最大的依仗。

但因为慕容言的身体原因,所以她很快的又进入了闭关之中。

这一次,她有了锁魂珠,自身情况应该会好不少。

见慕容言重新盘膝坐下,运转功法后,我和莫姥姥也打算离开。

临走前,我见到慕容言对着那珠子吸了一口气儿。

就见到一缕缕了的白雾出现,最后被她吸收,那画面看上去十分奇异。

本想着留下来多看一会儿慕容言,可留在这里,可能导致她分神。

所以,只能很不舍的离开。

再次回到地面上,之前的同道闭合,眼前再次变成了一湖池水。

莫姥姥这个时候扭头看向我,对着我开口道:“姑爷,天色还早,要不要留下来喝口茶?”

我看看时间,发现这会儿都凌晨了,这也叫时间还早?

没有慕容言,留在这里,我感觉也没太多意义。

所以我并不打算留下来,便对着莫姥姥开口道:“多谢莫姥姥好意,我还是回去了。希望早日突破,早日达到道君境界……”

莫姥姥笑了笑:“好,姑爷老身送送你……”

我点了点头,然后便在莫姥姥的陪伴下,将我送出了慕容府。

随后,我按照原路返回。

等我回到家后,已经凌晨一点。

我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火葬场一趟。

来到火葬场,我直奔独道长的灵堂。

见老风跪在地上,还在烧纸。

我直接走了上去,也拿起香对着独道长拜了拜,然后也烧起纸来。

老风见我烧纸,在旁边问了我一句,说怎么怎么快就回来了。

我也不隐瞒,说慕容言在闭关。

同时将慕容言的话,带给了老风。说慕容言愿意下令,帮助他寻找百花宫。

老风很惊讶,挺感激的。

但因为独道长身死的缘故,所以并没怎么高兴……

我和老风在灵堂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天亮。

等到第二天中午,我们便将独道长的衣冠冢给抬了出去,准备下葬。

墓地就在我师傅坟地的旁边,穴位不算特别好,但还算可以。

来送行的,就只要我、独道长和老秦爷,并没有其余人。

仪式做完,很快的将独道长下葬,烧完纸钱咱们就离开了。

独道长的衣冠冢虽然是下葬了,但目前我们还担心一个事儿。

那就是独道长死后,他的魂有没有被日月邪教的人给抓住,还在不在。

所以这事儿还得等上几天,等独道长头七。

咱们就能使用魂灯,如果魂灯能够点着,那就说明独道长的魂魄还在。

要是点不着,那就证明独道长的死,是彻彻底底的,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

当然,我们还可以使用更为激进的办法,利用魂幡和独道长的生辰八字,直接召魂。

但这样,对死者太过不敬。

所以我们都打算在头七的时候,点魂灯看看。

死者为大,咱们虽然担心,但也不想打扰独道长死后的清净。

阴阳两隔,这是有界限和底线的。

因此,在下葬往独道长后,我和老风各自回到了家里。

休息、修炼。

老风开始研习那本百花宫秘典残篇,我则在第二天,养足精神之后,拿出了百花丹。

我准备吃下这颗丹药,去寻找突破的契机和可能。

深吸了口气儿,拿出了百花丹,直接给吞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百花丹下肚之后,还真有一丝暖洋洋的。

而且一股气息,在体内乱窜。

我感觉到,这就是百花丹的药力。

要是能整合这股药力,或许就能够突破了。

想到这里,运转丹田真气,开始引导和控制这股气息,最后加以利用。

修行这个漫长的过程,就算有百花丹辅助,也不是瞬间就可以突破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那股药力一直存在我体内。

那强大的药力,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已经无限迫近突破了。

现在就差临门一脚,至于时间现在还不好说。

或许一周或许一个月,但我能确定的是,最迟不过三个月,我肯定能够突破。

而今天,正是独道长的头七。

一般来说,头七家里是不留人的。

但我们身份特殊,而且独道长的情况特殊。

这天,我和老风坐在百草堂里,哪儿也没去。

而在门口,更是竖着一盏魂灯。

魂灯若是亮起,代表着独道长魂魄尚在。

不管独道长的魂魄能否回来,在我们特殊的仪式下,这魂灯都能亮起。

若是过了今晚十二点,这灯都不成亮起。

那就代表独道长的魂魄,已经遭遇毒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