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八十二章 照顾

尸妹 夜无声 5499 2021-03-15 20:39

  回去的时候,我把老秦爷从殡仪馆里开出来的灵车也一并给开了回去。

虽然路上很是疲乏,昏昏欲睡。

但一想到鬼三元的事儿,便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又精神了不少。

在车上,我和老风也讨论了一下关于鬼三元的事儿,以及我们为何能活下来的原因。

这个妖道之所以在最后关头没有杀死我们,主要是因为一只大鸟送来了一封信。

现在想想,他对信里的人,称什么“圣姑”,不知道是我们听错了,还是真有其人。

不过看鬼三元的态度,这个人的地位应该很高,属于他非常关注的人,而且信的内容也应该非常紧急。

因为事情紧急,导致鬼三元都不愿意多耽搁一分钟来杀我们。

这也是为何,我们能逃过一劫的主要原因。

当然,也可能有其它因数。

比如鬼三元认定独道长必死,毕竟那一刺下去,又是深山老林里,独道长能活下来真的是幸运。

还有就是我们,鬼三元说我和老风这身体皮囊不错,想要我二人的肉身做新身体。

他当时不杀我们,也可能是因为在杀死我们后,没时间处理我们的尸体。

留我们性命,也可能是为了日后来取。

毕竟以鬼三元的道行,他的确有这样的自行和实力。

如果下次真的再次遇见,要么逃跑,要么直接唤出慕容言,要不然真的没希望取胜。

而且初十就到了,到时候我也得把昨晚得到的消息,一并告诉慕容言。

聊着聊着,我们便到了青石镇。

我先送老风回了铺子,然后我才开车去了殡仪馆。

还了车,这才一个人回家。

和往常一样,回家的第一件事儿便是给尸妹上香。

免得得罪了这娘们,后果极其严重。

上完香后,洗了个澡,这才回到床上去睡觉。

这几天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几乎都到了极限,刚躺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是奇怪的是,等我睡着之后,我又做了那个怪梦。

在梦中,我又见到了那个白衣女子。

她坐在桥上,下方是无尽恶鬼,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她跳下去的那一幕……

虽然已经接连梦见过两次了,这是第三次。

但等我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发现身体依旧湿透了,心有余悸的感觉。

我看了看窗外,发现幽暗异常,漆黑一片。

“妈的,怎么老是做这个梦。”我自言自语道。

同时拿起了床头的香烟,点燃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

可是脑子里却一直闪过梦境里的各种画面,心乱如麻。

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一而再,那有再而三的梦?

一次两次是偶然,可这都出现第三次了,还能是偶然?

难道我惹上了什么东西?这才让我做这个怪梦?

师傅不在,我也找不着人问。

因为那个梦的关系,我一时间也睡不着。

看看时间,凌晨四点,估摸着在睡会。

结果一点睡意都没有,便拿起手机玩儿了起来。

打开微信,发现有人加我。

点开一看,见头像是个大美女,而且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吴惠惠。

想来是通过我的电话添加的我,我也没迟疑,直接就通过了。

我这边刚通过没多久,吴惠惠竟然给我发了条信息过来,是几个笑脸的符号。

我迟疑了一下,这吴惠惠不睡觉的么,凌晨四点还在玩儿手机?

便回了一句;这么早就起床了?

结果吴惠惠却告诉我,说她们这会儿正在拍戏,今天是第一场。

还给我发了几张拍摄现场的图片,还有她护士装的模样,妈的看上老诱惑了。

但看了几眼,我急忙给删。在这屋里,看这种图片,一旦让慕容言发现,她非整死我不可。

在看看其它图片,都是一些场景。

拍摄地应该是附近的山区里,周围看上去阴森森的,还有老旧别墅啥的,看上去的确有些气氛。

我也就随便的和她聊了几句,发现她们演员这个行业也挺辛苦的,起早贪黑。

像吴惠惠这种十九线小演员,不仅工资低,还没人身安全保障。

这一次她演女三号,有一些戏份,还说很期待啥的。

因为吴惠惠要拍戏,就没多聊。

退出微信,便打算玩儿了几把游戏,这不玩儿还好,越玩儿越上火。

一群坑货,0-9-0说别人坑他,一辅助开口就要中路,不给就送,结果怒送三血,骂打野得不给力。

还有最操蛋的,一口气儿买六双鞋,问他这是干嘛?他说阿迪王跑得快。

“……”

连跪五场,气得没法玩儿了,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这会儿天也亮了,给风雪寒打了个电话。

因为独道长还在医院,师傅和老秦爷已经守了一天了,所以今天得我和老风却接班。

收拾了一下,又给慕容言上了炷香,然后便离开了铺子。

和风雪寒在外面吃了个早饭,然后便径直往市医院去了。

在车上,我想起了昨晚的梦,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就问风雪寒会不会解梦。

风雪寒看了我一眼,说不会,问我是不是梦见啥了!

我也没隐瞒,就说最近老梦见个女的跳桥,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风雪寒沉默了一下随即道:“我师傅对周易梦经有些研究,只是他在医院,等他好些了,你去问问!”

听独道长会解梦,心中一喜。

微微点了点头,打算等独道长出院之后,去问问。

没多久,我们到了医院。

见到了师傅和老秦爷,以及还在昏睡的独道长。

师傅和老秦爷一夜没睡,都挂着黑眼圈。

这会儿见我们来了,给我俩叮嘱了几句后,便离开了,说明天早上他们再过来接班。

我和老风也没意义,直接点头答应了。

随即便守在病房门口,静等独道长转醒。

独道长身子虚,直到中午时分,他才醒了一小会儿。

老风见独道长醒了,很是兴奋。

我们也在医生的同意下,进去和独道长聊了一小会儿。

独道长为自己能捡回一条命,感觉很是幸运。

同时也很自责,说没搞清楚鬼三元的实力,便擅自出带着我和风雪寒手,差点让我们也丢了性命,他有些愧疚。

对于这点,我和风雪寒那能放在心上?

在说,我们驱魔人,干的就刀口舔血的生活,踏入这个行当,就得有这个觉悟,那能有不危险的?

生死有命,这个谁都说不准。

我让独道长好好休息,等他养好身体后,咱们在去找那家伙报仇。

独道长对我轻轻一笑,“嗯”了一声。

因为独道长身体很虚,医生也没让我们多聊。

不到五分钟,就把我们给轰了出来。

然后又让风雪寒去缴纳了五千块钱,说是接下来几天的治疗费用……

就这般,我和风雪寒隔天便会来医院一次。

几天之后,独道长病情也有所好转,这让大家都放心了不少。

同时,初十也到了。

因为初十是慕容言的三百岁寿辰,所以今晚,我得得按照约定去鬼马岭一趟……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