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十三章 看病

尸妹 夜无声 4796 2021-03-15 20:39

  中年妇女说完,便拽着李大山直接往铺子里面走。

李大山是个年轻小伙儿,可不知道怎么的,一个月瘦得皮包骨头似的,虽然在挣扎反抗。

但根本就没有,三下两下,便被拽了进来。

这李大山火气很弱,而且面容憔悴枯黄。

更加重要的是,就算是我都看出,这李大山身上有鬼气。

换而言之,这家伙之所以暴瘦,很有可能是沾染上了脏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站在旁边看着。

此时,李大山已经被他妈按坐在位置上。

独道长看了看李大山,随即开口道:“小伙子,最近出现了些什么症状啊?”

李大山可能因为为和的风雪寒在,有些不自在,第一时间也没开口。

但沉默一会儿后,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医生,这、这一个月,我、我突然就没什么胃口,吃点东西就想吐,而且睡眠也不好……”

李大山简单的说了几句,独道长却微微点头:“嗯!老夫先给你诊个脉!”

说着,独道长便开始给这小子把脉。

不一会儿,独道长收回了手:“你这身体没问题!”

独道长话音刚落,李大山便直接扭头对着他妈开口道:“看吧!我就说我没问题吧!而且大医院都检查不出,这小铺子能有啥办法?妈,我们还是走吧!”

中年妇女露出一丝忧郁,但也无话可说。

而且李大山也在此时起身,显然想离开。

可独道长却再次开口道:“你的身体虽然没问题,但你最近遇到的事儿,可能有问题!”

独道长淡淡的开口,云淡风轻的样子。

中年妇女到没太大反应,可是李大山听完后,身体却是一僵,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好似刺激到了他。

不等他们开口,师傅也忽然走了上去。

“小伙子,导致你身体暴瘦,食欲不振。或许并非你身体上的因素,而是外来原因吧?”师傅也淡淡开口。

随着这话出现,李大山再次一懵。

直接望向了我师傅,一脸的错愕。

显然,我师傅和独道长点重了要害。

中年妇女也见自己儿子脸色异变,而且发现我师傅也说出这话,感觉这里面有事儿。

因为我师傅是镇上出了名的先生,风水相地,趋吉避凶几乎都找我师傅。

中年妇女虽然不迷信,可是听到我师傅开口后,也迅速联想到那方面的事儿。

心中惊骇,感觉自己儿子这段时间是有些反常。

心中揣摩,是不是真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焦急的她,直接威胁道:“你这臭小子到底遇到了啥,愣着干嘛?说啊?在这么下去,你都皮包骨头了!”

李大山挑了挑眉,额头忽然冒出虚汗。

咽了口唾沫,望着师傅和独道长便开口道:“我、我,我不知道你们信不信……”

他好似有些说不出口,独道长却笑了笑:“不妨事,老夫虽然是个医生,但老夫也是个驱魔道士!”

“是啊儿子,你是不是遇上啥了啊?丁道长也在这里,有什么你就说啊!”

中年妇女一脸焦急,之前她根本就没有联想到这方面。

只是带着自己儿子去市里医院做检查,可是医院根本就检查不出来一个所以然。

所有数据,一切正常。

医生也就开了一些健胃消食,安神助睡的药。

可都毫无作用,李大山的身体还是一天天的消瘦。

这不见独道长重要铺子开业,想着西医不行,就来看看中医。

结果就撞上了我们这群有真本事的驱魔人,看出了李大山身体上的门头。

李大山听到此处,胸口不由的起伏,呼吸加重。

显然,这事儿压在他心里太久了。

而我看他这样子,几乎已经可以确认,李大山是被脏东西给缠上了。

李大山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才对着独道长和我师傅开口道:“我、我最近老是做梦,做、做春梦。”

我们也都没不好意思,全都面色凝重的盯着他。

静等李大山将前因后果,完整的说了一遍。

这小子说,一个多月前,他和几个朋友去野外露营后,回来就开始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

而且这些梦接连出现了一个多月,每个都不相同,但没一个都香艳无比,每一个都是各种场景。

开始他还没感觉什么,还感觉特别爽,天天都想睡觉做梦。

可后来,他发现体重暴减,食欲不振。

医院检查不出所以然后,他也怀疑是不是遇上脏东西,或者与他做的梦有关?

但他不相信这些东西,也怕被人叫做神经病,所以就一直瞒着家人没有对外说起。

如今他每到晚上,就不像之前一般,不敢睡。

害怕睡着之后,就做那种梦。

但每晚都无法熬过凌晨两点,每每到了这个时间。

他便压制不住睡意,然后睡着。

听完这小子的遭遇后,我们已经可以十分确定。

李大山绝对是被脏东西给缠身了,他之所以每天晚上都多艳梦,那是因为有女鬼在吸他精元。

随着精元的不断减少和大量消耗,这人不瘦才怪。

中年妇女看着自己的暴瘦的儿子,又扭头望向我们:“二位道长,你们、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他还年轻,不能这么被那脏东西给勾了去啊……”

说到这里,李大山的母亲直接就哭了出来。

李大山虽然是个出了名的混子,但对自己的母亲,到也孝顺。

见自己母亲哭了,到还挤出一丝微笑安慰,用手擦着他妈脸上的泪水。

独道长见到这儿,随即开口道:“二位不用担心,小事一桩,不妨事!你们留个地址,以及你第一次野营的地方。”

“然后回去后,先用柚子叶泡个澡。晚上我们过来一趟就是!若是那东西敢来,我等除了她便是!”

李大山和中年妇女听到这话,就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一时间激动无比。

李大山更是高兴连连,很是配合,在没之前那种抗拒。

而且留下地址后,还给我和风雪寒递烟。

之前被我们揍的事儿,显然和命相比,已经不值一提了。

做完这些,中年妇女拿出一千块钱,想给独道长和我师傅。

独道长和我师傅却拒绝了,说事情没处理完之前,不收钱。

独道长和师傅这么做,更是让这二人非常信任我们。

随后,这二人便离开铺子。

这二人刚走,师傅和独道长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随即,便听到师傅便对着我开口道:“小凡,那小子恐怕是被野鬼给缠上了,你随为师先出去走一趟……”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