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八十四章 鬼术忧虑

尸妹 夜无声 4348 2021-03-15 20:39

  在白纸人婢女的带领下,我没过多久便来到了慕容言所在的后院。

刚到门口,便见到慕容言和莫姥姥在对剑。

二人打得十分激烈,罡风阵阵,只感觉道道阴力化作阴风,不断席卷四方。

她们每一击对决,都会出现“呼呼呼”的风声。

看到如此场面,自己也不免有些出神,太厉害了。

只感觉自己和他们,差距还真不是一点半点,而是非常大。

慕容言的剑法超群,手中剑法千般变化,非常犀利。

莫姥姥一手龙头拐杖,每一棍子都虎虎生风,一点都感觉不出莫姥姥的老态。

白纸人婢女刚把我领到这里,便对着正在对剑的慕容言开口道:“小姐,姑爷来了!”

慕容言并没有停下,一边和莫姥姥对决,一边开口说道:“去把我屋里的东西取出来!”

“是小姐!”白纸人婢女很机械的回答,然后施了一礼,弯着腰便退了出去。

白纸人婢女刚离开,便见到莫姥姥手中的龙头拐杖和慕容言手中的长剑相击在了一起。

发出“砰”的一声,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罡风激荡,莫姥姥瞬间被震退。

莫姥姥站稳身体,便收回了功力,然后对着慕容言笑着开口道:“可喜可贺,小姐终于突破瓶颈,功力再进一步!”

一听这话,心里不免“咯噔”一声,瞳孔不由放大。

好家伙,慕容言功力又提升了。

之前还说冲关失败,真么短的时间又突破了?

心中很是震撼,更多的是高兴。

慕容言越强,我的底气也更足,以后谁敢惹我?

惹我,我就把我强力的女鬼媳妇儿给唤出来,打死他丫的。

还没回过神来,慕容言已经露出一脸微笑:“真是没有想到,狼牙山一战,却间接的找到了突破点!”

莫姥姥听到这里,发出“呵呵呵”的笑声,随之望向了我:“姑爷,有礼了!”

而我也回过神来,高兴的走了过去:“莫姥姥有礼。尸妹,恭喜了!”

我一边开口,一边对着莫姥姥揖了揖手。

慕容言的心情明显很好,见我过来,笑吟吟的说道:“死渣男,来得挺早嘛!”

“呵呵呵,这、这不想你了吗?”我厚着脸皮开口。

慕容言听到这里,却撅了撅嘴,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这一次,却不同以往般,对我露出凶恶之色,更加没有反驳。

而旁边的莫姥姥,却是眯着双眼,发出沙哑的笑声。

等我来到慕容言跟前,慕容言才对我开口道:“死渣男,最近没修理你。胆子越来越大,都敢轻薄我了是吧?”

说道此处,慕容言佯装出一副比较凶的样子。

我却是挠了挠头:“我、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有多真?”慕容言继续问道,语气之中竟有了一丝俏皮。

“天地可鉴,日月可照!”我继续开口,虽然脸上在笑。

表面有些皮,但我说的话的,确是真心话,我是真想慕容言了。

慕容言却不以为然:“得了吧!别以为我闭关的这段时间不知道你在干嘛!你身边围绕的美女可不少,等什么时候我找到了解除阴婚鬼术的办法,给了你自由,你爱想谁谁谁都行!”

慕容言环抱手臂,说出这话。

可听在我的耳朵里,竟有一种或多或少的失落感。

这种感觉我无法形容,甚至潜意识里在想,不要解除我二人的阴婚关系或者永远不解除……

当然了,阴婚鬼术被列为禁忌鬼术,自然有道理。

若是永远不解除,那么受害者只会是我。

师傅说过,当初给我结阴婚,只是权宜之计,只是想保住我的性命。

但是,阴婚有好处,也有坏处。

而坏处,就是会折寿。

人鬼殊途,我作为活人的一方,在结了阴婚之后,自身阳元以常人数倍的速度逐渐流逝。

比如我有六十岁的寿命,就算不和冥配亲近,从始至终与慕容言保持一定的距离,绝对不发生肌肤之亲的情况下。

我也可能只能活到四十岁,甚至更少。

当初水鬼索命,师傅也是没有办法。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保我性命。

慕容言因为重伤,甚至有可能魂飞魄散。

机缘巧合,也就顺势和我结了阴婚。

因为阴婚鬼术的特性,所以慕容言不仅保住她的性命,甚至还利用阴婚鬼术,借助了我的命元,疗养了己身。

但这阴婚鬼术结容易,但想解,恐怕没那么容易,至少我师傅没有办法。

一时之间,我陷入了一种纠结之中。

脑子里不免出现了这些不想去想,但又必须去面对的事情。

慕容言和莫姥姥忽然见我陷入了沉思,甚至脸色都沉了下来,不免变换了脸色。

一直都没有答话的莫姥姥,更是在这个时候开口道:“姑爷不比忧虑,天下之术,没有什么术是不能解开的。阴婚鬼术虽是禁忌鬼法,但也有破解之处。”

“且姑爷年轻气壮,寿元少还得有三五十年,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寻到破解之术。”

莫姥姥忽然开口,以为我在担心阴婚会流逝寿元,我会没命的事儿。

却不成想,我其实想得更多的,是和慕容言保持这种关系,不想失去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

因为我真的发现,我喜欢上了慕容言。

有时候不自觉的都会想到她,虽然她很凶,很暴龙……

往深吸了口气儿,随即对着莫姥姥笑了笑:“莫姥姥,我并没有忧虑。要不是尸妹,早在一年前,我就死在了水鬼的手里。”

“我活到了现在,都是赚到的。就算最后没解,死在了鬼术之下,魂飞魄散,我也无惧。”

我说得很自然,这其实是我的真心话。

慕容言却白了我一眼:“瞎说什么,你想死,我还不想呢!根据我们的了解,你我在一定程度上,是同命同源,一方生死,另外一方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相对而言,我的打击要小一点,但你若死在了阴婚鬼术期内,我受到的重创也是致命的。所以这鬼术必须得解,不管是对你还是对我,都有好处……”

慕容言一字一句的说着,可是我在她眼睛里,分明看到的对对我的关切之意……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