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十六章 斗女鬼

尸妹 夜无声 5242 2021-03-15 20:39

  风雪寒反应到很快,我这边刚一出手,这小子便甩手是一道符咒。

可那女鬼虽被打了一拳,但无关紧要,此刻见符,面色也是为之一惊。

本能的往后飞退,那双脚根本就没沾地,直接就往后平移而去。

速度还很快,这一道符咒拍空,但至少我俩和女鬼保留出了一个安全距离。

“风雪寒,你盯着她!我这就联系我师傅和独道长过来!”

说着,我气势汹汹的拿出了手机,就准备联系这两个老家伙过来帮忙。

风雪寒这会儿已经从旁边捡起了桃木剑,他瞪着女鬼:“尘归尘土归土,适可而止!”

但那女鬼却忽然沉下了脸,露出狰狞之色:“想都别想,要不是他们让我管理公司,我怎么会死?还有你们,亵渎了我高贵的身体,也得陪葬!”

说完,那女鬼嘴里忽然发出一声撕裂的嚎叫“啊”!

然后整个人对着我们就扑了上来,速度极快。

我看着眼前这一切,脸部都不由的抽搐了几下。

这尼玛什么理由?管理公司这也有错?我特么还想让人让我管理公司里。

而且我们可是正经的白事儿人,驱魔先生,啥时亵渎过她的身体?

看来文小姐的鬼魂被人控制,煞气很重,早已经迷失了心智,已经没理由可讲了。

转眼之间,女鬼已经扑了上来,这会儿已经和风雪寒打成了一团。

电话在“嘟嘟”叫了两声之后,电话接通了:“师傅,快回来。她来灵堂了!”

电话那头的师傅听到这话,语气大变:“小凡你和小风小心,我和独道长这就过去……”

说完,电话便急忙挂断了。

师傅和独道长随后就到,我和风雪寒必须支撑一阵子。

昨晚多余的桃木剑和铜钱剑全毁了,此时我只能从工具包拿出一面八卦镜和黑铁尺当做武器。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准了女鬼就冲了上去。

那女鬼非常凶横,和昨晚的僵尸比起来,那敏捷程度也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但力气相对而言小了很多。

一双爪子不断往我二人身上抓,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战斗。

一时间没适应过来,胸口处还没抓了一下。

体恤衫直接被抓出了三道口子,胸前也出现了三条血痕。

好在伤口不深,此时也顾不上太多,拧着黑铁尺继续劈。

而那女鬼却显得非常暴怒:“该死的,现在就要杀了你们!”

那女鬼话音刚落,身体之中竟然爆发出一阵更强的阴煞气息。

那种气息很是压抑,感觉很难呼吸一般。

“孽障!”风雪寒低吼一声,一剑劈了上去。

可是那女鬼竟然不躲不闪,一把就抓住了风雪寒手中的桃木剑。

刹那间,只听“滋滋滋”的灼烫之声出现,一缕缕黑烟至女鬼手中冒出。

要知道桃木剑可是至阳宝剑,阴煞之物根本就不敢触碰。

结果到好,这女鬼不仅触碰,还一把抓住不放。

她都好似根本就不在乎手掌被桃木剑的阳气灼烫,双眸一瞪:“死!”

说着,手上一用力,一把就将风雪寒手中的桃木剑给拽飞了出去。

而且这还没完,因为惯性,风雪寒身体失去平衡,直接就扑向了女鬼。

女鬼见到这儿,猛的一张嘴,对准了风雪寒脖子就咬了上去。

风雪寒此时站都站不稳,怎么可能躲避?

“小心!”我一声脸色惊变,当时也没多想,直接就伸手去挡。

咬我的手和咬脖子,孰重孰轻,这再明显不过。

刹那间,我只感觉左手掌一阵刺痛传来。

女鬼的两颗獠牙,直接就刺破了我的皮肤,扎进了我的肉里。

“啊!”

我忍不住的惨叫了一声,鲜血顺着女鬼的嘴角就流了出来。

“丁凡!”风雪寒一脸惊讶,他没想到我竟然这么仗义,为他挡刀。

话语之间,风雪寒已经站稳了身体,而且一脚就踹在女鬼的肚子上。

这一脚力道极大,女鬼直接就被踹开。

我的也从对方的嘴里拿了出来,只见左手掌背出现两颗压印,鲜血不断往外冒,而且被咬的周围,还出现了乌青色,还有阵阵微麻的感觉。

我看着伤口,骂了一句该死!

风雪寒也是拿起我的手,心中很是感动,一脸的愧疚。

我见风雪寒如此,淡然一笑:“这点小伤没什么,想办法先把这家伙给办了再说!”

说完,再次望向女鬼。

发出女鬼正舔舐着嘴唇的血迹:“好美味的鲜血,真是期待你被我咬死的那一刻!”

说完,那女鬼一点得意的诡笑起来。

可就在此刻,身后却忽然传来师傅的声音:“孽障,休要放肆!”

话音刚落,便见到师傅和独道长双双冲入灵堂。

根本没多废话,对准了女鬼就冲了上去。

女鬼见师傅和独道长对着她冲了过去,嘴里直接发出“嗷”的一声咆哮,也迎了上去。

转眼之间,三人便打在了一起。

可独道长和师傅并非我和风雪寒可比,我和风雪寒二人加起来,也难以战胜女鬼。

可是独道长和师傅一起对付这女鬼,那女鬼可就得叫苦了。

这才一个照面,师傅一巴掌就扇在了女鬼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女鬼当场便被扇翻在地。

不仅如此,女鬼的脸上更是出现一道符咒文,让女鬼惨叫连连,显得极其疼苦。

我看不出太多门不道,可是风雪寒却露出一脸惊愕:“掌心符,没想到丁前辈会掌心符!”

看风雪寒的表情,师傅这招好似挺屌的。

但这会儿也没闲情去问,风雪寒用纱布帮我缠好了伤口,就准备去帮忙。

可这会儿,那还需要我俩的事儿?

只听独道长一指手印:“急急如律令,敕!”

“砰”一声闷响,那女鬼随即倒飞了出去,嘴里更是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但独道长和师傅并没有上前碾杀,而是留了一线空档。

女鬼迅速从地上爬起,然后对着师傅和独道长露出一脸的憎恨:“我会回来的……”

说完,女鬼转身就逃窜出了灵堂,随即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而师傅和独道长也不着急,赶过来看我的伤势。

“没事儿师傅!”我开口道,我感觉就两颗小洞,流点血就没事儿了。

可师傅却沉着脸道:“你懂个屁,被鬼咬便会阴气袭体。若不及时拔出,你小命不保!”

说完,师傅直接从供桌上的香炉你抓起了一把香灰。

二话不说,一把就拍在了我的伤口之上。

结果就是这一拍,疼得我差点眼泪都掉出来了。

可说也奇怪,被香灰抹过的伤口,竟没了阴凉麻木的感觉。

面露欣喜,但也忧虑大家为了我的伤势耽搁了这么久。

现在女鬼都没影儿了,上哪儿去追?

“师傅,都是我不好,要不然也不会让女鬼逃掉了。”我有些自责。

可师傅却是一声冷哼:“逃?她今晚能逃吗?”

话音刚落,师傅大手一摆,直接掏出一面黑色罗盘……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