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三十章 阴尸门

尸妹 夜无声 4598 2021-03-15 20:39

  一时之间,我的表情有些古怪,因为我想到了关于慕容言之前对我说过的话。

尸门,慕容言生前学道的地方,后来她死了成为鬼眼邪教的傀儡,这以待就是一百多年。

可现在杨雪告诉我,那个所谓的尸门,其实是个邪教,原名叫做阴尸门。

凡是这个教派中的弟子,行内同道,得而诛之。

杨雪说到一般,我心跳有些加快。

杨雪却看着我的表情变化:“丁凡,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真是这个阴尸门的弟子?”

急忙挥手摇头:“怎么可能,我、我怎么会是那邪教弟子呢!对了,你继续说,这个尸门到底有什么邪恶之处?为何天下同道得而诛之!”

杨雪微微点头,然后继续往下开口道:“嗯好!之所以尸门被认定为邪教,听我爷爷说,他们这个教派的弟子,修行法门需要用活人修炼,每个尸门弟子,都需要一个或者很多个活人为炉鼎!凡是道行越高的尸门弟子,炉鼎也就越多,达到长老或者掌门之中级别的妖道,最少都可能杀死了百人,可谓极度歹毒……”

杨雪随后,将她知道的告诉了我。

听完这些,我不免也倒抽一口凉气。这种以活人为炉鼎的修炼方法,的确够歹毒的。

作为驱魔人,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教派延续,也就成为了白派宗门之中得而诛之的邪教。

除了这个邪教用活人修炼外,更有一个特点,就是这个邪教与那些鬼修参合在了一起。

各方鬼首,比如鬼山爷、铁龙头、棺教头。这些存在,其实是有禁制的。

人鬼殊途,阴阳两别。他们虽然留在阳间,成为鬼修,但是并不能和活人有所瓜葛,更加不能掺和到道门教派,以及活人的争斗之中。

如果越界,他们就可能被削夺“阳寿”被遣返到阴间,重者更可能受到刑罚。

但是,这其中就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阴尸门。

这个门派的弟子,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活人,因为修炼的方法,虽然能迅速提高修为和道行。

但是,也将他们修炼不人不尸,心跳依旧在跳动,但血液却会渐渐失去温度。

道行越高,身体越凉,三道阳火,无限接近熄灭。

这也是为何,阴尸门的弟子被看做不人不尸,不阴不阳的存在,被认定为半生半死。

但也正是这种存在,阴尸门的弟子与这些鬼修发生交集,也不算违例,算是钻了个空子。

这就导致了一些存在贪恋的鬼修,受不了阴尸门的诱惑,与其纠缠在一起,相互做一些想做又做不到的事儿。

因为这种现象,所以当世白派便认定,凡是活人与各方鬼修有瓜葛的,便会被极大的怀疑成为阴尸门弟子。

这也是为何,杨雪会怀疑我和我师傅会是阴尸门的弟子。

说完这些,杨雪还再次问了我一遍,还说她与我的交情,就算我承认她也不会说出去。

我却是一脸的苦笑,我一介散修,那是什么阴尸门。

只是我心里已经开始无限揣测,我那鬼媳妇儿生前,是否就是杨雪口中的那个邪教。

聊到这里,便听到小曼在前面喊,说老风的治疗做完了。

我对着杨雪微微一笑:“放心好了,我和我师傅,肯定不是什么阴尸门,要是我和我师傅是什么邪教弟子,早就成为一方富豪了,还会一天吃饱了没事儿干,去帮人看事儿相地?”

“嗯!这到也是,只是见你和那鬼首有交集。我突然想起爷爷说的话而已。”杨雪微微点头到。

“好了,咱们去看看老风吧!”

杨雪“嗯”了一声,我们便一同往治疗室的方向走去。

等我们来到了治疗室,发现医生们正将老风推出来,因为被洗了肺,这会让不断流着鼻涕,摸着鼻子。

“老风,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开口问道。

老风去打了一个喷嚏:“你被一根管子插鼻子试试!”

说完,这小子又打了一个喷嚏。

他语气虽然不好,但看着小子的状态,应该是好了很多。

紧接着,老风被推到病房休息。

小曼则来到我面前,然后对我和杨雪开口道:“丁凡,这害苦你们。真对不起!”

“我俩啥关系,你还说这个,没事儿。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照着!”我笑着开口。

小曼到很是感动的样子:“对了,你们收费是怎样的,明早我便让人把钱赚你们卡上!”

小曼找我办事儿,我好意思问她要钱?我反正是做不出来。

只是对她笑道:“我俩这关系,我好意思找你拿钱?再说,我就是干这个的,这是我们的责任。这事儿就算了。”

小曼听我这么说,有些过意不去,甚至为难的样子。

结果旁边的方长江见了,双眼一转,随即开口道:“丁道长,这可不行。你和副总经理的关系是私交,但工地上的事儿却是公司的事儿。你来了,是给咱们副总经理面子,过的人情。但帮公司办事儿,那就得公事,公事公办,公司自然得给钱,不然也坏了你们规矩不是?”

“丁道长,你们不仅帮我们搞定了这事儿,还受伤了。除了你们办事儿的费用,这医疗费、营养费一样都不能少。你说对吧副总经理?”

不得不说,这个方长江脑子转得很快,而且也很会揣摩她人的心思。

小曼被方长江这么一问,顿时来了精神:“就是,丁凡我们是私交。但你是帮公司做事儿,这样吧!除了医疗费用全报销外,我们公司在给五万块为报酬。”

五万,这可不是小数目。虽不比上一次芭蕉精的报酬,但那是土大款找我们就命,而且他儿子也是个纨绔,收钱的时候也就多了一些。

小曼给五万,不过半个晚上,报酬已经非常丰厚。

换做以前,或者是穷人,我们不收费的时间都有。

而且有时候外出做十场白事儿,而且每场都是三天三夜的那种,也都凑不足五万。

小曼一口价给五万,也的确出手阔绰。

我和杨雪也看了明白,这明显是小曼找的说辞,我们不收肯定是不行的。

因此,我们也就不在扭捏,点头答应收下了这笔钱。

小曼也松了口气儿,和我们一起守在医院,聊了一阵子,因为工作的缘故,直到天亮才跟着方长江离开。

小曼虽然离开医院,但也马不停蹄的往公司赶,可以说是个工作狂。

同时我也给师傅和独道长去了个电话,说明今夜情况。

俩老家伙听说我们遇到了红衣厉鬼,当场就在电话里被吓得炸开了锅。

但随后听说我们不仅还活着,还搞定红衣女鬼,并且取到鬼阴丹后,又是惊讶连连,甚至楞在电话那头半天没声音。

不过电话里我也没说明白,让他们现在来医院一趟,现在老风在住院。

随后我和杨雪靠在椅子上眯了一会儿,大约在上午十点左右,师傅和独道长以及老秦爷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当见到我和杨雪的刹那,便听到我师傅她们一脸慌张。

同时听老秦爷用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开口问道:“小凡、小雪姑娘,你们、你们真,真除了一只红衣、红衣鬼?”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