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百七十九章 煞气侵染

尸妹 夜无声 4908 2021-03-15 20:39

  牛老听我这么一说,连连点头道:“好好好,丁道长、风道长,快里边请……”

说着,这老头便领着我们往里走。

身后的那些牛家人,迅速的让开两条路,让我们进屋。

不过走到门口,我和老风便察觉到了异样。

在这屋子里,的确有一股淡淡的阴煞气息。

很弱,不太明显,但的确存在。

换而言之,这牛先生说的,都是真的。

在这屋里,的确是有脏东西。

我和老风左右扫视了一眼,然后便听到牛先生在我们旁边开口道:

“二位道长,这一路上也辛苦了。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一会儿吃饭。”

听牛先生这般开口,我直接抬手制止了。

“我们没问题,你先带我们去看看下葬你爷爷的位置。”

牛先生一听我这话,迟疑了少许,看了一眼自己的长辈。

显然,在这三个老家伙面前。牛先生还没有决定权。

他的大伯、二伯等都点了点头,然后便见牛先生对我开口道:“好的丁道长,请跟我来!”

说完,牛先生便带我们往其中一间屋里走。

等到屋子之后,牛先生打开了一个暗门。

暗门下有一条往下的通道,应该是地下室。

牛先生带头,我和老风跟在身后。

在我们身后,还有牛先生的几个兄弟。

我们一路来到了地下室,等来到这里后,那感觉和上面可就不同了。

在这地下室里,阴煞之气可就浓郁了很多。

而且我们一眼就瞧见了地下室的异常。

因为我们发现地面,已经出现了裂纹,上面还有一些暗红色的污迹。

牛先生直接来到龟裂的位置,然后对着我和老风开口道:“二位道长,就是这个位置了。

这里是我们老宅的正中间,也是穴位。前些年,我们在基础上扩建了新宅,但这个位置一直都没动。”

牛先生开口道,我和老风也没说话,而是直接来到了龟裂的位置。

我蹲下身子,用手去摸了摸。

有些湿润,同时用手蹭了一些暗红色的污迹,闻了闻。

牛先生的哥哥,牛老大直接开口道:“丁道长,那些都是地下冒出来的血,现在干枯了,我们人都不敢动。”

“是啊是啊!那场景可吓人了,我是第一个赶回来的。当时鲜血流了一地!”牛老二也开口道。

“丁道长,我们爷爷是不是要出土了?”牛老四也开口道。

我擦干净手指上的土,然后起身对着他们开口道:“这不是什么血,这是水汽!”

“水汽?不可能吧?我看见了,肯定是鲜血!”

“对对,水汽那能是红色的!”

我却笑了笑:“这里是一口宝穴,风水极佳。这种位置,藏风纳气。

但是,在这个穴位里,却埋葬了你们爷爷,你们爷爷什么情况我就不多说了。

当初我师傅道行不够,只能将其镇在这阳穴之内。现在它要出土,煞气先溢了出来,并震开了地面。

下面的风水气,也就被放了出来。但是因为煞气夹杂的缘故,所以这风水气被染成了红色……”

“煞、煞气……”众人惊讶道。

我点了点头:“没错,煞气。而且老爷子,恐怕最近三日,便要出来!”

“什么?三日?”

“这个如何是好?”

“爷爷要是出来,我们、我们可就都危险了。”

“是啊!我听说爷爷变成的那东西,一旦出土要杀的就是自己的亲人。”

在场众人,一时间慌乱了起来。

见他们这般,我再次开口道:“你们别慌。既然我们是为这事儿来的,我们自然会把这事儿给你们摆平了。

你们出去弄点生糯米来!越多越好!”

“生糯米?丁道长,用生糯米干嘛?”牛先生开口。

“除尸气,先给你家爷爷降降火。”老风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降降火?风道长,这是怎么个意思?”

牛老大、牛老二几兄弟,一脸懵逼,没有搞清楚状况。

本来这种事儿,根本没太多必要给他们解释。

因为解释了,他们也未必明白。

但为了消除他们的疑虑,我还是开口道:“糯米可以吸收尸气,也就是煞气。

你们爷爷在下面埋了这么久,尸煞之气应该很浓了。

在重新让他安生前,得先吸收掉他多余的尸煞之气,如此我们好做后续的工作……”

我简单明了的说明了一下,让他们有一个底。

几人听完,这才“哦”了一声。

随后,我和老风有勘察了一会儿。

老风在正中间挂了一铃铛,一道下面有动静,铃铛就会响。

我们也能警觉,同时在这四周,都贴上了符咒。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这东西提前出土了,也好能先把它镇在这里。

等做完这些,我们才回到退出了地下室。

因为是牛家人请我们来,重新让老爷子入土为安的。

并非单纯的打僵尸那么简单,人家主要目的,还是想让自己老祖宗土为为安。

所以这法事,还得照做。

一是让牛老太爷在下面先消停消停。

二是让牛老太爷的子孙,也消停消停。

让他们在心里上,更容易接受一些。

当然了,法事做了,肯定得将这些人驱散。

几十号人在这栋楼里,一旦下面的老僵尸出土。

到时候我和老风能不能,第一时间将其困住,这还真的不好说。

万一咬死咬伤了其他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在多种考量下,我和老风决定在做完法事后掘土开棺。

晚上吃了饭,我和老风便开始布置法坛。

牛先生的行动能力也很厉害,直接给我们提了两麻袋的糯米来。

我和老风当晚便把这些糯米洒在地下室,将整个地下室铺盖上了一层糯米粒。

等做完这些,我和老风在退了出来,做了一场法坛仪式。

持续到了晚上十二点,这才让大家散去。

我和老风,也退到被安排的房间休息。

等到第二天一早,我们养足了精神,又做了半天法事。

等到了下午,我便让牛先生先疏散家人。

因为我和老风决定,今天晚上就动土,届时开棺……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