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零三章 五场连胜

尸妹 夜无声 5277 2021-03-15 20:39

  下方众人惊愕异常,本来都看着我要败了。

结果我一接剑,形势立刻就逆转了。

而且我那剑法,看上去并不怎么厉害的样子,可就是压制着法空没有招架的能力。

很多年轻一辈,都没看出端倪。

但一些前辈名宿们,这个时候却皱起了眉头。

“剑法看似毫无章法,每一剑却都凶辣无比。”一个前辈开口。

又一个前辈捋了捋胡子:“没错,这剑法并不花俏,看上去甚至满是破绽。但非常实用,剑剑杀机。”

“这到底是何等剑法宗师,才能侵淫出这等剑术来?”一个龙虎山的长老开口,非常欣赏。

“……”

法空非常厉害,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这会儿比兵器,就真的不是对手了。

三十招之后,法空禅杖被我一剑挑飞。

我随之就是一脚踹了上去,本以为这一脚下去,我就胜了。

结果法空双手一合,嘴里低吼一声:“嗡嘛呢呗咪吽!”

此言一出,对方身体忽然闪耀金光。

道气突然实质化,身体表面竟然出现了一个金钟的虚影。

很是虚幻,看不清楚。

但的确有那么一个影子存在,我这一脚就踹在了金钟之上。

只听“嗡”的一声,好似听到了敲钟的声音。

我只感觉踹在了铁板之上,整个人直接往身后倒飞,连续后退,差点就掉下擂台。

下面更是一阵欢呼,惊愕异常。

“少林金钟罩!”

“我的天啊!法空竟然能在道师境界施展出少林绝技,金钟罩!”

“……”

听到“金钟罩”三个字,我直接倒抽一口凉气。

难怪上不到法空,自己还被弹飞了。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少林派绝技,金钟罩。

这个名字,在很多电视剧、电影里都看到过。

但从来没有见过,如今亲至遇到,也不免呼吸急促。

随后,法空直接攻了过来。

我站稳身子,再次和对方对抗。

这金钟罩真不是吹的,非常厉害,我拿着桃木剑,硬是破不开对方防御。

“这小子输了!”

“他已经没有办法破开法空防御!”

“没错,他已经没招了!”

“总算看到这个姓丁的要输了,我心情就是高兴……”

“……”

老风这个时候脸色也沉了下来:“除非老丁使用那种功法,不然真要输了!”

结果旁边的杨雪却突然笑了笑:“没那么严重,金钟罩是厉害。但这种咒法消耗的灵力非常恐怖,法空坚持不了多久的!”

“哦?”老风不解。

杨雪则笑着说道:“这是一种将道气外放凝结的一种咒法,几乎可以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防御,是它的优点,即弱点。只要丁凡坚持一会儿,和法空周旋,灵力就的得见底。到时候根本不用战,就能赢!”

老风听到这话,才突然明白微微点头。

而擂台上的我,还在和对方死磕。

因为我还在尝试,对方这个金钟罩弱点在哪儿。

好多前辈都了解金钟罩的弱点,见我强突,都无奈摇头。

人家开启金钟罩,就喜欢这样和人打。

这样对人家来说,就非常的有利。

加上我二人修为相当,所有很多前辈长老们,都开始不看好我了,认为我这一场应该是要输了。

可是,就在这些人连连摇头,开始不看好我的时候。

我却突然往后倒退,收起了攻击态势。

法空不动我就不动,他攻上来,我就躲。

就是不主动攻击,明显耗时间的节奏。

因为在我攻击了半晌后,也发现了这一点。

这金钟罩是厉害,但我能察觉到法空灵力消耗极大。

这种方式就和我运转焚天功的时候,一模一样。

所以我断定,这应该是一种极其消耗道气的少林秘法。

要想胜,我就和对方耗,保存实力。

刚才还连连点头的长老前辈们,突然见我改变战斗方式。

都震惊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

武当派的王道长开口道:“丁凡这小子还真是厉害,战斗嗅觉真是敏锐,这么快就找到了金钟罩的弱点!”

茅山的陈子弈道长也微微点头:“是啊!就这点判断力,不比我两派的第一弟子弱啊!”

“……”

法空连续进攻了五分钟后,发现都进不了我的身。

突然倒退几步,站在广场中央。

双手合十,嘴里喊道:“南无阿弥陀佛!”

随后,便看到法空收回了自身气息,那淡淡的虚影也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法空继续开口道:“丁施主计胜一筹,小僧认输了!”

对方说话有些缓,说完之后,还对我微微点头。

我也不托大,对着对方抱拳:“法空师傅,是我耍赖了!承认。”

法空也不和我废话,微微一笑,随即转身下台。

“妈的,你也知道自己耍赖啊!”

“你这种就是拖延时间,不敢和法空死磕!”

“这是比赛,吃饱了人家才会死磕,这叫战术。”

“反正就是这小子怂逼,我不喜欢。”

“人家要你喜欢,白痴……”

“……”

下方说什么的都有,但我都习惯了,充耳不闻。

驰风道长又跳了出来:“丁凡胜!”

此时此刻,我已经连胜五场。

先后击败了,茅山、上苍、绿柳庄、天师府以及刚才的少林,可以说风头无两。

这等傲人战绩,同辈之中,也算得上一等一的高手了。

虽然在这些人中,只有法空是唯一传人。

其余几个都代表不了门派第一,但也是一流水平。

很多人都开始打听我的底细,一些更是向刚才借我剑的三人散人搭话。

想打听打听,我到底什么来头。

一个散修游道,这么强悍,让在场很多人都不敢相信。

都想知道,在我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前辈名宿做师傅。

毕竟在这个道门的末法时代,门派就代表了传承,代表了强大和垄断。

散修游道里,能走出强者的事儿,几乎没有了,甚至万中无一。

可今天,他们却见到了一个年轻散修的强势崛起,让他们倍感关注。

至于连胜五场的我,灵力已经消耗了大半。

接下来在来几场和法空这样的战斗,我也不用打了。

因此,后面的时间里,我必须胜,而且胜利得时间还得快。

结果刚想到这儿,一个更强的挑战对手出现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