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九字双龙穴

尸妹 夜无声 3947 2021-03-15 20:39

  在这山岗子上转悠了一圈,对这里的地形地貌,也算有了一个掌握。

在师傅和独道长的分析下,也了解了这里的风水格局。

同时也见识了什么叫做“双刃拜寿山”的风水地,只是很可惜,这样的风水局已经破了。

死人埋在这里,也就断了气运,反而对他们以及活人不利。

所以我对着师傅和独道长开口道:“师傅、独前辈,这么说来,这坟是必须迁了?”

独道长微微点头:“是必须迁,如果不迁,这坟就会变成煞地,等日子久了,那情况就可能会发生恶化!变成养尸地都有可能。”

独道长话音刚落,师傅又附喝道:“不过这坟,不太好迁!刚才来的时候我就注意了那坟头,很有讲究,迁坟的时候但凡出了差错,恐怕会惹祸上身!”

“师傅,那坟到底有什么不同,迁坟还能惹祸上身?”我不解道。

风雪寒也好奇的望向了师傅,师傅也不怠慢,立即解释道:“这风水地叫做拜寿山,这坟地叫做九字弓碑双龙位。这所谓的双龙,即是要同出同入,一指一字,相聚九字。所以在迁坟的时候,不管是起棺还是落棺,都同时进行,双坟相聚在十四寸至十五寸之间,一旦出现差错,就可能惹祸!惊动死人,惹上祸事。这可能也是之前有同道不敢迁坟的主要原因。”

听到此处,我不免深吸口气儿。

这风水之事博大精深,我也不过知道一些皮毛而已。

对于师傅说的,我之前更是没听说过。

但也清楚,这里面,存在很多的禁忌和学文。

而且这些禁忌根本就触碰不得,一旦出现任何差错,就可能惹来死人不满。

这要是死人不满了,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轻则小鬼缠身,损阳患病。重则厉鬼索命,甚至炸尸化僵。

我愣了愣,看了看不远处的双坟头。

风雪寒却在这个时候补充道:“丁前辈、师傅,如果这坟非迁不可。那咱们这里人手不太够了,文先生说死者都没有火花,完全土葬入殓。”

“咱们就四个人,法事需要操办,同时还得抬两棺,并要做到双龙同出,那么下葬的时候,是不是也需要找一处双龙穴同入?”

风雪寒问出了他心中的不解,师傅听完微微点头,随即道:“事到如今,也没别的招了,如果实在没人,就只能让文先生和他三个司机一起帮忙了!至于穴位,的确和你说的一般,需要找一处双龙穴同时下葬。”

“小风,这个你不用担心,双龙穴只是可以葬二人的合葬地,有好有坏,只要找一处能葬人的地就成,并不需要什么宝地,所以不难找。”独道长也说道。

听到这些,老风这才微微点头,站在到了一边。

而就在我们议论之时,文先生已经烧完纸钱,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丁道长、独道长,不知道看得怎么样?我爸爸和爷爷的坟,能不能迁啊?”

师傅捋了捋他的小胡子:“文先生,令尊堂的穴位能迁,只是禁忌颇多,你要准备一些东西!”

文先生一听这话,惊喜异常。

他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只要能迁坟,让他爸爸和爷爷安生,就算不能继续延续他如虹的运势,但只要保他平安无忧,不走霉运,他就满足了。

因此,文先生根本想都没想,直接开口道:“丁道长您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对了,只要能成功,加多少钱都可以!”

文先生一副暴发户的样儿,认为什么事儿都是钱能解决的。

师傅却是摆了摆手:“文先生,我要你准备的东西不是钱。而是三牲做三祭,然后再准备一些白布,最好能弄到一条黑狗来!”

文先生听到这里,连连点头,但也露出一丝疑惑:“丁道长,三牲是啥啊?”

对于文先生忽然问这个,到也不奇怪,现在的人很多都不清楚三牲是什么。

我则在旁边搭话道:“猪牛羊,三颗头就行。但实在找不到,用小三牲鸡、鸭、鱼代替。”

文先生听是这些,根本没二话:“行行行,这些都是小意思。下面村子里东西都有,我一会儿就去准备,就是、就是不知道我爸爸和爷爷的新坟选好了没?”

“穴位之事儿,贫道一会儿便去查勘。你先行把这些东西准备好,不过看天色,今天肯定是动不了土了,最快也得明日了!”师傅继续开口。

文先生听完,到也连连答应,毕竟这方面还是得我们说了算。

接下来,文先生先带着家人去了下面的村子,而我们则留在了山中勘察风水,选穴做墓。

在这方面,我们做的也比较仔细,并没有马虎了事。

沿着这村子走上了一圈,最后选了一处略微不错的坟址。

距离老坟也就下个山坡,不算太远。

而这里,自然没了山顶百寿山的风水格局,也就是一处普通坟穴,用作双龙穴到也可以。

只要顺利迁坟,这事就算这么结了。

但有师傅和独道长在,我认为这什么九字双龙穴,那应该都是手到擒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会儿太阳已经夕下,在这里看夕阳,到也别有一番美景。

抽了根烟,然后便和师傅等人下了山,回了村子。

文先生早就在村口等着我们,这会儿见我们回来,很是兴奋的迎了上来。

说师傅让他准备的东西,他都准备好了,问我们还有没有什么需要。

独道长告诉他,我们这边人手有些空缺,到时候抬棺时,让他司机帮忙。

文先生拍着胸膛保证,说没问题,要是还不够,他愿意亲至上。

说话的同时,我们已经到了落脚点。

这是文先生的祖屋,后来他发迹了,还修缮了一下。

但因为长时间没人住,看上去还是很破旧。

等进了屋,发现桌上依旧准备好了酒菜,屋子里还有几个陌生的老头。

厨房里还有好几个大妈在忙碌,想来是文先生的亲戚,或者请过来帮忙的邻居。

文先生见酒菜几乎上齐,直接就让我们上了桌,还主动给我们斟酒,很客气的招待我们。

这本来没什么,只是这酒菜吃到一半,出事儿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