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单打独斗

尸妹 夜无声 4720 2021-03-15 20:39

  破字诀刚一出口,那贴在张子涛脑门上的天罡破煞符,刹那之间爆发出一道白光。

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爆响,符咒当场炸开。

一阵阵强烈的符咒之力在这个时候席卷开来,而张子涛,更是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就往后翻倒了出去。

见到这儿,我紧绷的脸随之放松了不少。

成功了吗?心中暗自念道。

可这个念头刚出现不久,那翻倒在地的张子涛,竟在这个时候突然爬了起来。

他这会儿显得有些吃力,但还是一点点的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见张子涛起身,本来放松的表情,这个时候又一次变得凝重起来。

没想到中了我的破煞符,竟然还能站起身,实在是让我惊讶。

只见张子涛额头被我符咒炸出了一道口子,鲜血不断往外冒,这会儿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滴露。

而张子涛,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

然后看了一眼,当他看到自己满手鲜血的刹那,双眼瞳孔瞬间放大。

顿时之间露出一脸的惊恐之色,嘴里更是颤抖惊慌的开口道:“血、血,是我的血!啊、啊……”

张子涛突然咆哮起来,显得很惊恐。

又好似很愤怒,两种情绪交织在了一起,表情显得古怪诡异。

而我一时间没有妄动,只是再次拿出了一道随身携带的符咒,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

一旦对方放松,还是出现破绽,我会毫不犹豫的再次出手。

可张子涛在一阵咆哮之后,却突然瞪着我。

露出一脸的凶恶,最低地城愤怒多的开口道:“你、你竟敢伤我的身体,让我流了这么多的鲜血,我要,我要吃了你!”

话音刚落,张子涛身体爆出的阴煞之气,竟在这个时候更加的强烈起来。

我表情更加凝重,我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真的兑付张子涛,但我绝对不会退缩。

对着张子涛不过冷冷的说了一句:“正邪不两立,来吧!”

张子涛猛的一张嘴,发出“啊”有一声。

如同野兽一般,四肢朝地,对着我就扑了上来。

“去死!”张子涛再次咆哮,此刻高高跃起。

双手前伸,张大了血盆大口。我不敢大意,迅速后退闪躲。

见旁边有一根适中的枯树枝,便一把拧起,当做武器。

张子涛这会儿变得异常的狂躁,不要命的往我身上扑。

这家伙的体力就好似用不完,不知道累一般,非常狂暴。

但好在这家伙的速度不是很快,而且刚才中了我一道破煞符,多少给他造成了一些影响。

所以我现在,勉强还能抵挡应付。

如果他之前就这般,毫不留手的对我出手,恐怕我那道符咒还伤不了他。

就这样,我拿着一根木棍,拧着一道符咒在林子里和张子涛打斗起来。

这一打就是二十分钟,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而张子涛却是越战越勇。

他四肢朝地,趴在地上,仰着头,露出獠牙:“在你之前,我还从没有吃过驱魔人的心。等我杀了你,正好尝尝鲜!”

虽然有些体力不支了,但气势上却不能输。

“哼!我的心不是你想吃就能吃的,一会儿赔了性命,那也是你罪有应得!”说完,我再次举起木棍,往张子涛扑了过去。

而且我不打算和张子涛拖了,决定和他速战速决。

要不然一会儿没了体力,最后输的人,肯定就是我。

张子涛见我主动往前,狂躁的他自然没有退缩,当场就迎了上来。

刹那之间,我二人直接就碰撞在了一起。

张子涛突然凌空跃起,抢先对我一爪袭来,想依靠自己的速度,一击将我毙命。

我根本没想后退,而是死死的注视着对方,

有棍子在手,我攻击范围更广。

身子微微偏移,闪躲了一下。

同时嘴里冷哼一声,抬手就是一棍子,划出一道弧线,不偏不倚,直接就打在了张子涛的下颚。

张子涛当场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啊”的就是一声,直接就翻到在了地上。

此时距离他近,我没有任何犹豫,握紧了木棍疾步而上。

不等张子涛起身,抡起棍子就往张子涛的脑袋上砸去。

只听“砰”的一声,这一棍结结实实的砸在对方脑袋上,当场给他开了瓢。

可意外的是,他脑袋却和石头一样硬。

这么一下,我手中的木棍直接断成了两节。

张子涛再次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脑袋在地上打滚。

嘴里不断发出“啊!啊!”这样的惨叫之声。

我见棍子断了,便拧起符咒,准备一符咒拍死这家伙。

就算昔日是同学,今晚我依旧要除了这孽障。

所以我在张子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抢先动手,抡起符咒就拍向了张子涛。

这一下结结实实,直接就排在了对方的前胸之上。

“张子涛,对不起了!”说完,我就要结印。

可张子涛这个时候却慌了,见自己被符咒贴中胸口,便想用手去撕扯。

但这道家符咒,至阳至圣,岂是这些阴煞妖物可以随便触碰的?

张子涛的手刚接触到符咒,就好似触电一般,直接被符咒之力弹开。

我的脸已经冷了下来,见到这里,我没有丝毫犹豫,迅速结出一道剑指印,准备念咒。

张子涛见无法撕下符咒,我又要念咒,一时间惊恐无比。

他左右望了一眼,然后突然往一旁跑了过去。

我见他跑,根本不在意,嘴里直接念道:“急急如……”

可我刚念到一半,张子涛却突然在一处灌木丛前蹲下身子,同时开口道:“别动,要不然我立刻杀了她!”

随即,见到张子涛一把从灌木丛里提出一个人,然后猛的往一颗树上一按。

那人直接就被按在了一颗树上,那爪子直接就掐着那人的脖子,锋利的指甲都少许的扎入了那人的脖颈之中。

难怪之前见到张子涛的时候,他蹲在那灌木丛前诡笑,原来那儿有一个他的猎物。

不过这还不是我最意外的,最意外的是当我看清那人之后,整个人又是一惊。

因为那人,正是我们一个星期前,在市区小公园里遇到的那个女演员吴惠惠。

此时的她好似处于昏迷状态,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的。

没想到山不转水转,当初匆匆一别。现在又在这里皇朝大酒店后山的林子里,以这种方式相遇。

张子涛见我发愣,不由的冷冷一笑:“丁凡,都说驱魔人身怀正义之心,难道你就忍心见我杀了这女人?”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