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三十五章 竹青之恨

尸妹 夜无声 5005 2021-03-15 20:39

  当那女鬼说到竹竹的时候,声音骤然加重了不少,双眼之中带着些许憎恨。

可我听到这里,却显得非常疑惑。

竹竹?姐姐?借命?替她活了二十年?这什么情况?

在这女鬼的身上,果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照这女鬼所说,这女鬼与鬼婴的母亲竹竹,甚至还有关系。

心中有很多疑问,便再次开口问道:“竹竹和你真是姐妹?你口中的借命,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皱着眉,一脸严肃的开口。

女鬼在慕容言的震慑下,再没有反抗的可能。

而且她身体的怨气,也被慕容言死死的压制,迅速的降低减弱,心智和理智也逐渐恢复。

听我说完,不由的看了屋子一眼。

随口道:“没错,我和竹竹本是亲生姐妹。可是、可是我出生不久,姐姐竹竹却借了我的命,用我的命一直活在了这个世上。”

“而我却被压在这枯井之中,忍受着无尽的黑暗,直到昨晚,才破开封印,得以现身……”

女鬼一字一句的讲述着心中的怨恨,以及对竹竹,对家人等等的不满。

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一只鬼婴,竟然引出了竹竹家里二十年前的一桩秘闻往事。

话说二十年前,竹竹的母亲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姐妹,也就是竹竹和眼前的女鬼。

而女鬼的名字叫做竹青,竹青和竹竹虽然是同胞姐妹。

但是竹青生下来便比竹竹体弱,而且天生有残疾。

被诊断为尾椎神经发育不全,导双腿瘫痪。

即使竹青长大,也只能坐轮椅。

可竹竹不同,不仅五官精致,而且天生健康。

因此,家人将所有的宠爱都集中在了竹竹的身上,非常的忽略竹青。

甚至都盼望着竹青夭折,这样家里也就减少负担。

可造化弄人,她们在八个月的时候,竹竹却突发疾病。

家里人视竹竹为掌上明珠,自然带着竹竹四处求医。

但面对高额的医疗费用,他们这个家庭根本就承受不起。

只能开点中药,在家调养。

家人看着日渐消瘦的竹竹,每日以泪洗面,但竹青却长得白白胖胖。

这让家里人非常不舒服,心爱的竹竹重病,本想早夭的竹青,却长得白白胖胖。

可即使如此,竹青也没有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关心。

甚至有一天,竹青的爷爷奶奶不知道去哪儿请了一黄袍道士回来,让那道士给竹竹看病。

道长看后,也摇头晃脑。

竹青的爷爷奶奶不甘心,请的道长一定要给竹竹续命。

道士叹息,说竹竹必死,但要想竹竹继续活下去,必须以命换命。

屋子里的人听到这话都愣了一下,随即竹青的爷爷奶奶当场就望向了坐在椅之上,什么都不懂,正在玩玩具的竹青。

接下来可想而知,竹青的家人竟然请求那道士,要用竹青的命换竹竹的。

说竹青长大了也是个废人,只能做轮椅,还给家里增添负担。

不如现在就用她的命,给姐姐竹竹续命。

这样还能保全竹竹,又可以给家里减轻负担。

我不知道那道士怎么想的,最后的结果是,他同意了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决定。

最终,那道士作法,让竹竹借了竹青的命。

将竹青的尸体埋在了小院里的枯井之中,同时封印好……

至那以后,竹竹神奇般的好转。

只是再也没有了那个瘫痪的妹妹,而她家里也从那以后,从没提起过竹青这个名字,这个人。

逢年过节,甚至都没上过香火,好似竹青,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竹青也就这么一直被压在井底,无法脱身,无法投胎,日积月累,怨气不断加深。

但直到昨晚,我们打伤了鬼婴。

那鬼婴回到井中暴跳如雷,在井底又挖又挠。

却误打误撞的将翻找到了装着竹青尸骸的陶瓷罐子,这鬼婴本就好奇心重,这罐子随后被其打开,破开了封印,放出了里面的女鬼竹青。

竹青虽被借命,但却和竹竹一般,一同成长了二十年,所以会是这般模样。

竹青死时很小,但被压了二十年,怨气自然不低。

可见到同样怨气缠身的鬼婴,竟认了亲。

但是,她随后便出了枯井,想找爷爷奶奶报仇。

当初也正是爷爷奶奶出的主意,带来的道士,让她没了性命。

可是等她出了枯井后,发现屋子内外头贴着符咒,她一时间根本就进不去。

所以,她只能站在窗户口往里看。

结果正好见到了堂屋里昏睡的我们,以及最里面供奉的两排位和爷爷奶奶的遗像。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突然醒了,见到了窗户前的她。

但转眼之间,女鬼又回到了枯井,直到今夜被死孩子再次唤出……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之前我还想一剑捅死这女鬼。

可是当我此时,听完她的故事之后,又感觉这女鬼和那死孩子一般,甚是可怜。

八个月便被亲人“杀害”,自己的命却成了别人的,别人好好的活着,自己却被压在这暗无天日的枯井。

别说她一个鬼,就是随便找个人,被关在这枯井里二十年,恐怕也得发疯,也得心生怨念。

我叹了口气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是那女鬼却哭了起来,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深吸了口气儿,随即对着慕容言开口道:“尸妹,要不放了她吧!她和这鬼婴,都怪可怜的!”

说完,我再次看向了鬼婴。

这死孩子被网在黑网之中,煞气不断被驱散,此时显得虚弱无比,但嘴里还是发出“啊啊”的嘶吼。

慕容言听我开口,回头望了我一眼,嘴角忽然勾起一丝微笑:“若是我放了她,她只能有两条选择。要么做游魂野鬼,在这世间不断飘荡,最后迷失心智,如同行尸走肉,永世飘荡。要么就是去杀了她姐姐,夺回属于她自己的命源,最后重新投胎。”

慕容言说得云淡风轻,而看着我的眼睛。

很显然,是想让我做一个决定。

可是当我听到这里之后,又傻眼了。

这放和不放,好似都关系到竹竹和竹青的生死。

就算竹青日后不杀她姐姐,也将无法投胎,甚至变成孤魂野鬼,永世飘荡,这对竹青来说,十分不公平。

可是杀了竹竹?但竹竹好似也是无辜的,她只是被动的受益者。

而且这一切都是父母长辈的安排,那个时候她不过八个月大的婴童而已。

“那、那怎么办?”我一时间有些迷茫,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可慕容言却对我淡淡一笑,转身对着那女鬼:“竹青,你本可怜,我自当饶你一命。但施术者手法歹毒。你和你姐姐,只能活下一人,只能有一人可以投胎。你生她便死,你死她逢生。”

说到这里,慕容言停顿了一下:“你身有怨气,心有执念。我在自可压,若不在,你便再次化恶。你们若想同存,你便要抛弃心中怨念,化作鬼修追随于我,它日我保你可再次轮回,你可愿意?”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