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零九章 老狐狸

尸妹 夜无声 4614 2021-03-15 20:39

  声音撕裂疼苦,回荡整个殡仪馆内,显得非常凄惨。

我和老秦爷忽然听到这个声音,齐刷刷的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了过去,脸色都不由的一变。

老秦爷更是脱口而出:“这是、这是刘师傅的声音!”

刘师傅,也就是白天和老秦爷一起出门收尸的刘叔。

听老秦爷这么一说,我只感觉心头一紧,急忙开口道:“快,咱们去看看,是不是出事儿了!”

说话的同时,我已经急忙的迈出脚步。

老秦爷酒劲也是清醒了不少,不怠慢,也迅速的跟了上来。

不一会儿,我二人便冲入了殡仪馆里面的宿舍楼里。

殡仪馆的宿舍楼,到了晚上几乎没人在这里住,一般就值班的烧尸匠,后半夜才会过来小住。

此时来到宿舍楼前,只见二楼的一间房里亮着灯,那便是刘叔的寝室。

我和老秦爷直奔二楼,等到了门口,发现大门紧锁,屋内有阵阵哀鸣。

老秦爷敲了敲门,“咚咚咚”,嘴里也喊了几声:“刘师傅!刘师傅……”

可是屋内却没有任何回应,反到是传出一声疼苦的惨叫“啊!”

我见情况不妙,急忙对着老秦爷道:“老秦爷,你让一让!”

老秦爷皱着眉,往后旁边退了两步。

我也不客气,猛的就往房门踹了一脚。

“哐当”一声闷响,房门当场被我踹开。

紧接着,我二人迅速的冲了进去。

可是当我们冲入房间之后,脸色一变,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只见老秦爷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他身体微微抽搐,用手捂着不断冒血的脖子,瞪大了双眼,不断张嘴,好似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他根本就发不出声音,只是冒出一些血水。

心头一猛颤,这、这是怎么了?

老秦爷却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急忙冲了上去:“刘师傅,你、你怎么了?”

说着,便开始查看刘叔的伤势。我也回过神来,也上前帮忙。

可是刘叔却鼓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瞪着我和老秦爷的身后,嘴巴不断张合,想要说什么。

我和老秦爷一时间没能明白,只感觉刘叔这会儿很激动。

老秦爷更是连连开口:“刘师傅,你别激动,我立刻给你止血,送你去医院!”

可话音刚落,刘叔却鼓足了劲儿,费力的抬了抬手,嘴里艰难的喊出:“后、后面……”

看着刘叔那颤抖的手抬起,指着我们身后,嘴里还这般开口。

我和老秦爷都是一愣,在看刘叔那表情,却显得极其惊恐异常。

好似、好似我们身后有一些可怕的东西。

在这刹那之间,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身后好似隐约之中,传来了一阵阵臊味气息。

因为那种情况下,我们都关注在刘叔身上,所以并没有那么在意和多想。

和老秦爷都在本能的驱使下,微微的一转头。

可就在我俩转头的一瞬间,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在我二人身后,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只老狐……

那老狐拖着一条大尾巴,直勾勾的瞪着我们,随后竟然缓缓的站起身子。

它不仅不怕我们,甚至昂着脑袋,露出嘴角的尖牙,好似在微笑。

那双狐眼,更是散发出妖异的精光,看上去很是瘆人。

我忽然见到这么一只双脚站立的老狐,还对着我们露出尖牙,顿时被吓了一跳。

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老狐出现得突然,我被吓坐在了地上不假。

但旁边的老秦爷却要比我好得多,虽然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惊讶骇然。

但老秦爷这把年纪了,在这个行当混迹多年,怎么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即使没见过,也听过很多奇闻异事儿。

这会儿见到如此诡异的老狐,也没有失了方寸。

加上了点酒,胆气也大上了很多。

他没有多想,“嗖”的一声便站了起来,直接就挡在了我和刘叔身前。

嘴里更是沉声喝道:“何方妖孽,敢在此行凶!”

老秦爷这一声低吼,让我顿时清醒。

心中虽然紧张,但也清楚,这会儿不是害怕的时候。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可这会儿还是稳住心神,急忙站了起来,另外一只手更是掏出了符咒。

对面那站立的老狐见我掏出符咒,不由的扫了我一眼。

即使一眼,也让我感觉无比的压抑。

随后,它忽然裂开大嘴,然后用着尖锐并且发音不标准的人言忽然对着我和老秦爷开口道:“本尊儿子丢了,本尊是来找儿子的。”

我一脸紧张,没有说话。

老秦爷却反驳道:“你儿子丢了干我们何事?为何要伤我场里匠人?”

那老狐瞄了一眼刘叔,气势逼人,狐臊气息更人令人作呕。

不仅如此,它继续用着发音不标准的人言开口道:“我儿子走丢时,这个家伙在场,并被我孙儿做了标记。可死不开口,本尊就给了他点教训。”

说完,又不由的瞪了刘叔一眼,然后又对着我二人道:“既然有符咒,那就是行里人。你们既然认识这家伙,那本尊就不多说了,限你们在明日午夜之前,把本尊儿子送到阳光岭来。不然,你们这里就别想安宁!”

话音刚落,还没等我和老秦爷反应过来。老狐忽然往前一窜,好似化作一道残影,直接就跳出了窗外。

等我们追到窗口时,那还有什么狐狸?连影子都没一个。

“老秦爷,现在怎么办?”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厉鬼恶鬼啥的到是遇到过了,可这会说话的山中老狐,还出来找儿子,真是生平第一次。

老秦爷皱着眉:“妈的,真让那独傲那王八蛋给说中了。先别管,送刘师傅去医院!”

我“嗯”了一声,也没再多话,背起刘叔,然后便往殡仪馆外跑。

等我们到了镇医院,值班医生及时给刘叔做了紧急处理,及时进行了止血,以免失血过多。

在这期间,我们也打电话叫来了师傅和独道长他们。

师傅和独道长也是没想到,这才刚出去没多久,咱们就遇上事儿了。

等到了医院后,都纷纷开口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哪敢怠慢,急忙将我和老秦爷之间遇到老狐狸的事儿统统说了一遍。

师傅和独道长听后,表情都变得凝重无比。

独道长更是低喝一声:“怕什么来什么,这次可真摊上恶狐报怨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