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六十七章 学会忍受

尸妹 夜无声 4335 2021-03-15 20:39

  当师傅抓着我的胳膊,让我离开的时候,心里真的非常难受。

这是我成为驱魔人以来,最为难受的一次。

最开始的时候,我内心也会有矛盾。

但那种矛盾是可以被理解的,可眼前这种,就有些说不通了。

或者说,我们好似还成为了坏人。

从最开始周女士找我们,在到我们顺腾摸瓜,发现了黄先生,再到黄先生以及他母亲的死。

这一切都是我们在参与进去之后,所造成。

换而言之,我们如果没有来管这种“闲事”,那么黄先生可能就不会死。

他会继续做他的日月神教弟子,周女士这个家,也不会支离破碎。

可是,作为驱魔人,既然知道了黄先生是邪教妖徒,而且黄先生不仅没有悔改,反而认为这是生活所迫,是时势所逼,他就应该这么选择。

那么作为驱魔人的我们,就只能是终结他的性命,这样就伤害到了周女士一家。

此时被师傅抓着胳膊离开,我满脑子都在想这个事情。

而师傅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直接对我开口道:“小凡,咱们这行就这样。既然你选择了这行,就的忍受别人的误解。”

“就比如现在这样,明明我们在恪守本分,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儿,到最后却被认定成为坏人,认定成为无能的道士,你说我们找谁说理去?”

师傅说得云淡风轻,一副没事儿人一般。

我见师傅如此,便扭头对师傅开口道:“师傅,你心里就不难受吗?难道你就不想给周女士解释一下?”

“解释?怎么解释?我说徒弟,这事儿解释不了。咱们这行根本不被人认可,而且有些事儿,你根本不可能说,而且说了人家未必相信。你去告诉周女士,说他老公得了癌症,加入了邪教,已经杀过三个人了,而且差点还把我们给杀了,你说周女士会相信?”

师傅说了一大推,这些我虽然都知道。可当从师傅口中说出来的时候,那种感受又有些不同。

师傅说对得很对,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得学会忍耐,忍受别人的误解。

我深吸了几口气儿,平复了自己焦灼的情绪。

想要继续走下去,日后可能要忍受更多的白眼和误解。

师傅却拍了拍我的肩膀:“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们无能为力。咱们只要做好自己,恪守驱魔人的办法便可以了。其它的,想那么多没用的。”

说完,师傅还递给了我一根儿烟。

我吸了两个,感受着尼古丁的味道,虽有一点忧郁,但总的来说心情好了不少,也明白了这个理。

我们没一会儿便来到了陵园门口,我回头望了一眼。

周女士还在山顶,继续给她老公烧纸,灰白色的烟雾不断升起飘散。

我叹了口气儿,最后转身和师傅离开了这里。

这一行,我们不算圆满完成任务。

但却意外收获了不少的消息,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这个日月神教。

这个外表伪装成一家物流公司,实际上是邪教的组织。

而且黄先生的遗言,更是骇人听闻。

这个邪教竟然打算把天下所有人,都变成不人不妖的怪物,这又是为何?

难道首领是个内心扭曲的变态?或者说这就是日月神教的扭曲教义?

但不管如何,这事儿必须得让外面的道统知道。

知道这么一个邪教的存在,让那些大门大派去管。

随后,我和师傅上了车,迅速的回到了青石镇。

到了镇上,我和师傅在外面吃了点东西,随即便回到了家。

我们已经两天一夜没睡觉了,都很困,而且都还挂了彩。

我给师傅上了药,便送他回屋休息。

而我则拿起手机,先给杨雪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的接通了,里面传来甜甜的女孩儿声:“丁凡,干嘛呢?”

“那个杨雪,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个事儿想给你说。”我直接开口。

随即便听到杨雪答道:“嗯!我有空。怎么了?”

听杨雪有空,我没有任何犹豫,便将昨晚我们见到的事儿,全都告诉了杨雪。

杨雪听后,也显得有些惊愕,同时也对什么日月神教,还有苗南阎家没有任何认知。

不过在我这里一再确定消息之后,她说她会立刻转达给她的师傅。

随后,我们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我又给徐澄静打了个电话。

毕竟杨雪是武当派的,徐澄静是茅山派的,两个门派。

但给徐澄静打电话的时候,这家伙压低了声音,好似和做贼差不多,说是在上课。

我听是在上课,便挂断了电话,发了条短信,说明情况。

结果短信刚发过去没一会儿,她就给发了个视频过来。

在视频那头,徐澄静显得特紧张,特激动。

张口便对我说道:“丁凡大叔,你搞什么。那么刺激的事儿你都不叫我去?日月神教,想象都热血沸腾。”

见徐澄静那激动样儿,我直接翻了个白眼。但也认真的把事情始末,和得到情报详细说明。

徐澄静行事虽然有些神经大条,但在这方面,她还是有分寸的。

说一会儿就立刻转给师门,请师门那边定夺。

挂断电话之后,我本打算去睡觉的。

可是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老是在想周女士的事儿。

周女士一家的情况我也基本了解,一家人就他们几口人,其余亲戚几乎不来往。

今天早上发丧,从周女士没有通知亲戚朋友,便能看出他们一家没什么亲友。

如今黄先生死了,家里没了经济来源,还有两个小孩子,一个痴呆的父亲,她怎么办?

虽然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超出了我职业管辖范围,但我始终认为,我是不是应该对人家做点怎么?

不管怎么说,周女士老公,也都是因为我们而死。

思来想起,最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曼的电话,在我的朋友圈里,或许只有小曼能帮上这个忙。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厚则脸皮,请小曼出手帮忙了……

PS: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