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四十章 记忆

尸妹 夜无声 4293 2021-03-15 20:39

  当风哥说出这么一段之后,众人心头都是一紧。

虽然已经有了猜测,可是当风哥亲口确定之后,也不免咋舌。

特别是靠在床头的老风,双眼猛的一瞪,露出满是震惊但又精气激动的表情:“那、那这么说,我们是有可能分、分开的?”

话语之中,老风的语气都在颤抖。

因为他从来不认为,他的这个双生哥哥,可以离开他的身体。

如今被确认,无异于是在其脑海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风哥憋了一眼老风:“哼!要不是你们办事不周,现在老子早就可以脱离你身体了。现如今想要我们彻底分开,必须还得找到一颗或者多颗赤红阴丹……”

“为什么还需要多颗?”我有些不解。

这都可以分离了,应该距离完全脱离不远了才对。

可风哥却没好气的开口道:“咱们这种状态,世人无法可解。但我能利用赤红阴丹脱离而出,也不过是使用了我族一秘禁法门。如今法门一开,想要再次开启,则需要更多,而且更庞大的阴源之力。”

风哥语气之中带着惋惜,也带着少许不甘。

可我却从只言片语之中,读到了“一族”二字。

老风来历空白,在遇到独道长之前,前面所有的事儿没人知道。

就算是独道长,也都不知道风哥的来历以及家世。

只是因为老风有着双魂,便推测老风的家世可能与南洋一带有关。

因为南洋盛行养鬼术,老风体内的另外一道魂魄,很有可能是被从小种进身体里的,鬼种。

但老风从来没提起,也不愿意说。

因此,没人知道老风十四岁前的来历和经历,至于家世和双魂由来,更是无从得知。

风哥是不是真的鬼种,而是真正的双生魂,也无法得到百分百的确定。

现在听到风哥提起“一族”二字,我几乎可以十分确定,老风必然是出至一个道统世家。

也可能来至南洋某个养鬼流派,总之在认识独道长之前,他们便与道统术法有些关联了。

心里这般想着,但也没开口。

可坐在床上的老风,也读到了关键字。

突然皱起了双眉,身子直接就坐了起来,对风哥便问了一句:“一族,秘禁法门。难道、难道你记得大海之前的过去?”

大海之前的过去?这又是什么?老风的经历?

不仅是我,就算是独道长也都好奇起来,并且望向了风哥。

风哥却冷哼一声:“我有什么不记得?别说你过船奴的那些日子,甚至从族人杀死我的那一刻起,将我种进你的身体之中,你经历的所有,我都记得。”

好家伙,鬼种,果然是这样。

和独道长最开始猜测的的一样,他们是共同的族人,在出生的时候,将风哥选择成了鬼种。

割破了他的血管,将其放在风哥嘴里吸食,并利用特殊容器盖住,贴上符咒,最后举行某种仪式。

一旦仪式完成,被割开血管婴孩,必然已经生死。

只要另外一名婴孩还活着,那么他的身体之中,便就被下了鬼种。

二人同生同死,共同利用一个身体,体生双魂。

一人主阳,一人主阴。

除了鬼种,这船奴是又是什么鬼?老风十四岁之前,还有什么经历?

心里太多的疑惑,感觉老风和风哥,也有着太多的秘密。

老风听完,脸色再次激动起来:“那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就你那德行?你能接受得了那比做船奴还要残酷十倍的家族?要是没了我,你连船奴的那些日子你都熬不过去!死垃圾,还想知道过去……”风哥满脸不屑,说着只有他们二人可以听懂的往事。

风哥却显得异常激动,呼吸急促,脸色非常难看。

“快告诉我,告诉我们家在哪儿?告诉我,我俩为何被族人如此对待?我们、我们还有父母吗?告诉我,告诉我……”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老风的双眼都充血了,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

可风哥依旧不屑的望着老风:“既然忘了,就永远不要记起。那是一个你无法想象并且残酷的家族,而我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他们的一件工具而已!至于父母,他们的残忍更是超出你的想象。”

说到这里,风哥也显得非常恼火的样子,不想继续谈论,手臂一挥身体迅速虚幻。

随即化作一道阴风,直接没入了风哥的身体之中,消失了。

“寒雪风,你给我出来。快告诉我一切,告诉我那一段遗失的记忆!”老风有些发狂,激动无比,拍打着身体。

可是风哥却传来一个冷哼:“弱得和狗一样,你还没能力承载那段疼苦……”

说完,风哥的声音在没响起,不管老风怎么喊,风哥就好似睡着了一般。

但我们却都知道,风哥已经利用赤红阴丹,与老风形成了短暂的分离。

他此时沉默不语,是根本不想和老风再说一句。

但这一次我们从风哥嘴里得到的讯息量,也非常的大。

船奴、残酷的家族、疼苦的记忆、工具、残忍的父母,这些都是关键字眼,老风和风哥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又来至那里?

在重重谜团前,好似又多了一层迷雾。

风哥开始的时候虽然很激动,可是渐渐的也平息了下来。

同时只听独道长开口道:“小风啊!别那么激动,现在已经是个好的开头了。只要你那哥哥离开你的身体,你不就自由了!想那么多干嘛,师傅不还在吗?”

独道长开口安慰道,让老风平心静气。

老风扭头看着自己的师傅,一脸慈祥,不由的叹了口气儿,然后说道:“师傅,在认识你之前,我其实在南洋做了十年的船奴……”

独道长听到这里,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但下一刻还是缓了过来,露出微微一笑。

他摸了摸老风的脑袋:“你是我独傲的徒弟,船奴又有什么?那都过去了,如今你只需要记住,你是驱魔人。咱们行的是正道,做的是替天行道的正义之事。”

独道长这么说着,可我心里就懵逼了。

船奴是什么?在船上当奴隶?但这显然不是,看老风和独道长的表情,这船奴,应该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所以我直接开口问了一句:“老、老风,独道长,这船奴是、是啥意思?”

独道长听我询问,叹了口气儿,没说话。

老风嘴角却勾起一丝苦涩且又自嘲的苦笑:“被当做畜生养,每天吃着死人骨头的船鬼……”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