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三十五章 尊卑

尸妹 夜无声 4468 2021-03-15 20:39

  看出现这么个狐女,我当时又是一愣。

因为这女的,正是上次和我们打斗的三只狐之一。

之前她没有显化人形,混在这狐群这中,我也没认出来。

直到现在变化成人,这才知道是她。

上次这女狐出现的时候,龇牙咧嘴,对我恨之入骨。

可现在,这女狐却是一脸平静。

那女狐见我看着她,到没迟疑,对着我和古人一般施了一礼,显得很是恭敬:“小狐胡美,之前多有得罪,公子莫要见怪!”

听女狐如此开口,我回过神来。

这会儿看她,到也文文静静,彬彬有礼的样子。

只是我感觉,她那双眼睛里,好似还是有着一丝排斥,或者说是怨恨。

当然了,我可能看错了。

如今已经出马,之前的事儿自然随风而去,再去多想就没意思了。

我也露出一个和善的表情,微微的对着这女子笑了笑:“没事儿,那个时候大家都有误会。对了,你也别叫我公子了,叫丁凡就成!”

女狐却是嫣然一笑,很是执着的开口道:“我胡家尊卑有序,公子亲受圣母出马,地位地非凡,小狐不敢造次!”

“公子”,对于我一个现代人来说,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可不等我再次开口,胡六爷却搭话道:“出马,你受圣母开窍,地位尊崇无比。而我胡家尊卑等级严格,小美叫你一声公子,也是应该的。你就别为难她了。”

听胡六爷这么一说,我又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最后只能对着胡美点点头:“小美,那我们走吧!”

“是公子!”胡美显得非常的谦恭,搞得像丫鬟。

但我这会儿困得不行,不想逗留,也就没有过多理会此事。

对着胡六爷拱了拱手,说了一声告辞,便直接出了城隍庙。

城隍庙外,师傅和独道长等正和一群人形狐仙喝酒,相处得也比较愉快。

我走过去给他们打了声招呼,说要离开。

师傅和独道长喝得兴起,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到是老风和杨雪不太喜欢这种场面,便起身和我一同离开。

同时,老风和杨雪也注意到了我身后的胡美。

不等他们开口,我便给二人介绍了一番,算有了一个认识。

二人听是胡六爷安排护送我回去的,到也没在意。

毕竟我成为了胡家出马,有狐仙左右守护,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一路之上我也没多少话,昏昏欲睡,气喘乏力。

最后还是老风见我双腿发软,走路都打颤,才上前扶着我往前走。

等到了铺子,胡美便对我开口道:“公子,你已经到家,小美这就告退了!”

说完,这胡美又对着我施了一礼,也不等我搭话,便是一转身,化作一只狐狸,然后往城隍庙方向跑去。

看着离开的胡美,我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

一个月前我们还生死相向,今天却成为了胡家出马,成为了这个胡美口中的“公子”。

造化弄人,让人难以琢磨。

胡美走后,杨雪却对我调侃了一句:“丁凡,不错啊!以后有了这么一个美丫头伺候,日子可就安逸了!”

听到这话,我直接就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可消受不起!”

杨雪却是“嘻嘻嘻”的笑了几声。

老风却忽然嘣出一句:“老丁,这女狐表面上虽然对你恭敬,但我见她眼神里,还是对你有一丝怨念显露,你还是注意一下!”

我勾起一丝微笑:“这个我注意到了,不过没事儿。我都出马了,还能有什么!不然狐母非得扒了她们的皮!”

“好了,我也到了,你们也早点会去休息吧!杨雪,你要是在晚点不走,可就不好搭车了。”我直接开口。

风雪寒也没说个话,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杨雪则打了个哈切:“那好吧!我们走了!”

说着,二人也转身离去。

见老风和杨雪离开,我则回到家里,迅速的洗漱了一番,然后躺床上睡去。

今天开窍真是一种折磨,感觉比跑了一万米还难受。

此时躺在床上,只感觉全身的舒畅了一般,非常的享受和舒服。

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分了。

伸了个懒腰,感觉精神劲儿十足。

见床头上摆放在狐母昨晚给我的小药瓶,我此时好奇了起来。

狐母说这是用什么“地龙涎”研制的丹药,可以保命。

什么地龙涎,我也没听过。昨晚困得要死,也没心情去研究。

但看师傅和独道长昨晚那表情和惊讶的语气,这玩意儿应该是和好东西,肯定比得上什么灵芝人参啥的。

这会儿拿在手中,左右看了一眼,便打算揭开瓶盖看一看。

可是我刚一打开瓶盖,一股刺鼻的臭气忽然袭来,那味道浓烈无比,好似掉大粪坑里一般。

“卧槽,这什么东西,这么臭。不会过期了吧!”我喃喃自语,实在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臭,比臭豆腐的味道还要酸爽。

急忙盖上瓶子,将其扔到一旁。这那是什么宝药,感觉就是大便丸儿。

也正在此时,我房门忽然被打开了。

师傅忽然从屋外走了进来,刚一进屋,便嗅了嗅鼻子:“这什么味儿?”

见师傅,我急忙指着那小药瓶道:“还能是什么,狐母给我的宝药,臭得能和大便相比了,真不知道是什么药,是不是没放好,这都过期了!”

师傅一听我这话,脸色一凝:“地龙涎,快给我看看!”

“师傅,这么臭你也想看?”

“臭小子这可是宝贝!”说着已经往前了两步。

我则懒洋洋的将小药瓶丢给了师傅,师傅拿在手中,打开瓶盖,臭气再次袭来,瞬间传遍整间屋子。

师傅刚才还嫌臭,这会儿却用鼻子嗅个没完,还倒出小药丸在手里观看。

灰褐色的,就和一般的泥土没区别,还很臭。简直就是臭气熏天。

可师傅却如获至宝,不断点头:“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如此浓烈的药香气息,难怪被誉为至宝……”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心里想道;师傅啊!师傅,你是不是犯皮炎了?还药香气息,这应该是大便气息才对……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