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八十五章 尸门秘宝

尸妹 夜无声 4474 2021-03-15 20:39

  听完慕容言的话,我对着她点了点头。

我虽然想维持现在这种状态,但不代表我就是个无知的傻子。

若是可以,真能解除阴婚鬼术,那对我和慕容言,真的都是好事儿。

我对着慕容言重重点头,同时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而就在此时,之前离开的白纸人婢女,拿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小姐,东西拿来了!”白纸人婢女恭敬的说着,甚至还跪在了地上。

慕容言见东西拿来了,面色一喜,对着我再次开口道:“死渣来,来看看我要送你什么!”

慕容言搞得神秘兮兮的样子,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哦?这么神秘!”

慕容言绝美一笑,没说话,而是直接走向了那位婢女。

我跟在身后,也走了过去。

莫姥姥永远都是那个样子,站在一旁,笑眯眯的也不说话。

慕容言一把拿过盒子,对着那婢女说道:“传令下去,各个岗位必须严格提防,特别是阴草培植地。一有风吹草动,必须禀报。”

“是,小姐!”白纸人婢女继续开口。

慕容言微微点头:“下去吧!”

白纸人婢女随即领命离开,而慕容言拿着盒子对我开口道:“死渣男,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生前所物。也是我生前,唯一保留下来的东西。我想在把它给你,喜欢你好好保存利用。”

看着慕容言一脸凝重的样子,我不免郑重起来。

慕容言生前唯一保留下来的东西,现在就要送给我。

这、这份情谊,可就大了。

我显得有些惊讶:“这、这有些不好吧!这、这毕竟是你生前,仅存唯一的东西!”

慕容言看着木盒子,笑了笑:“的确。但我现在用不了了,尸门也没了。这东西不仅是我生前唯一的东西,也是我们尸门存在过的证据!”

听到“尸门”二字,心里不免紧了一下。

杨雪以前对我说过,尸门原名叫做阴尸门。

门中弟子不人不尸,不阴不阳,而且喜好用活人做成炉鼎修炼。

道法越高,炉鼎越多。

后来被天下诸多门派,一举灭掉了。

我深吸了口气儿,然后对着慕容言开口道:“阴尸门?”

慕容言忽然听我说出这三个字,不免愣了一下,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随即,她又重重的点头:“没错,阴尸门、尸门,都是我们的门派的称呼。不过它传在我的手里,便算是彻底失去了传承……”

说到这里,慕容言显得有些失落、伤感,好似回忆起很多不开心的往事。

我没有追问,在我看来,慕容言并非那种取人性命,作为炉鼎,修炼妖法的妖人。

她死后都不这样,生前更加不可能是杨雪口中的那种妖人。

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慕容言。

而慕容言迟疑了片刻,又继续说道:“我们尸门昔日纵横阳间正道,却因为三百年前门派之中的正统之争,导致门派走向了没落。”

“走向邪道前的一老祖为求长生,修炼功法不择手段,即使用活人也在所不惜。”

“从那个时候起,我尸门被认定成了邪教。喜好活人修炼,作为炉鼎。从而招来杀身之祸,经历数百年风雨,我教只能苟延残喘,直到传到我和周韵手里。我俩本想正兴我教,为我尸门从新正名。奈何……”

说到这里,慕容言和活人一般,叹了口气儿,露出无奈。

“奈何我和周韵接连身死,成为鬼眼摄去魂魄,夺取魂格,成为手中战傀,一百多年……”

听到这里,我心中不免有些震撼。

原来视为邪教的阴尸门,竟然有着这样的一段故事。

难怪慕容言当初让我叫她尸妹,原来在这个“尸”字的背后,她还肩负着振兴门派的己任。

如果是以前,慕容言肯定不会告诉我这些,可现在慕容言却对我说出了她的故事。

我相信她,我认为慕容言说的就是真的。

我表情也很凝重,此刻再次看向那木盒子道:“那这盒子内装的是?”

慕容言看着盒子,用手打开扣锁。

“是我门派的传承至宝,灵刀……”

慕容言刚说到“灵刀”二字,慕容言已经打开了盒子。

就在这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我的瞳孔随之放大。

紧接着,我便发现这盒子之内,竟然有一把小小的匕首。

那匕首不过巴掌长短,有些小,外面套着一个剑鞘。

剑鞘并不精致,有些古朴,干脆说有些丑。

可是在慕容言的眼睛里,这就好似是至宝一般的东西。

慕容言缓缓的将匕首拿了出来:“死渣男,这便是灵刀。它在我们门派传承千年,剑身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而且它有一个特殊的能力……”

“特殊能力?”我惊疑的问道,并看着慕容言一点点的拔出那匕首。

慕容言没有回答,一点点的抽出匕首。

我瞪大双眼,削铁如泥,那肯定是宝刀。

外表看似朴素,这里面剑身,恐怕寒光四溅,杀气逼人。

心头这么想着,可是就在慕容言抽搐匕首的一瞬间,我尼玛傻眼了。

只见那匕首剑身,通体呈现灰褐色,锈迹斑斑,一副要断掉的样子。

我瞬间愣住了,说好的寒光四溅,说好的杀气逼人呢?

怎么、怎么是一柄破铜烂铁的样子?慕容言不会随便捡了把烂匕首,来忽悠我吧?

我一脸尴尬:“这、这就是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的宝贝?”

慕容言见我这个样子,嘴角却是勾起一丝不屑的微笑,手上一抖,举起匕首就往旁边的石桌挥了出去。

紧接着,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那石桌当场被劈出一道缝隙,一道匕首的缝隙。

而慕容言手中匕首,却是完好无损,依旧那破破烂烂的样子。

见到这里,我震惊了。

那石桌最少有十五厘米厚,这么厚的石桌,别说将其劈断,就算砍上去不卷刃的,都是好刀。

可这匕首,竟然一刀子将其劈穿,而自己本身,毫发无损。

宝贝,这果然是宝贝。

慕容言见我震惊的模样,依旧带着那个微笑:“这并非灵刀最厉害的地方,它厉害之处,是可以吸灵……”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