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窍

尸妹 夜无声 4538 2021-03-15 20:39

  野仙下山,出马收徒,其中有一个环节比较重要,那便是“开窍”。

所谓的开窍,在这里是指,开启弟子和仙家们的联系,建立二者之间的沟通。

这样一来,出马弟子若是遇到麻烦,或许需要仙家帮助的时候,就能很快的联系到仙家,同时请仙家“滚窍”,也就是请仙家上身的意思。

但在南洋,这方法就叫做“打神”了。

不过万法一家,殊途同归,其实都差不多。

此时我开口请狐母开窍,并郑重的对着狐母磕了一个头。

狐母微微点头:“本座亲至出马,便当着众仙家的面,为你开窍!”

说话的同时,狐母全身一阵,一股慑人的气息忽然爆发而出。

那感觉浓郁无比,威慑人心,并且抬手之间,便有一股滚滚妖力涌现。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师傅和独道长等人见狐母散发出如此强力的气息,也都不免瞪大了双眼,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狐母所展现出的气息,则代表了她强大无比的妖力。

这份妖力们也不知道比他们高出了多少倍不止,仿佛抬手之间就能镇压他们一般,可见其实力。

在狐母散发出这等强大的妖力之后,她忽然一张口,一颗光华璀璨的宝珠,突然从狐母的嘴里吐了出来。

这颗宝珠悬浮在空,散发着光芒,众人见到这里,也都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这是,这是狐母的内丹。狐母在山中修炼数百年,其力量本源,都在这颗内丹之中。

此刻吐出,只感觉整个屋子都被妖力席卷,滚滚妖气激荡四方,慑人之气让人心生畏惧。

不仅如此,随着这狐丹宝珠的出现,狐母更是看准了我的额头,一指出。

刹那之间,我只感觉如同触电,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随之,那悬浮在半空中的狐丹闪耀,我便感觉一股奇异的力量流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从我的额头开始,然后行走四肢百骸,感觉麻麻的,好似电流。

身体也显得有些不自在,但我却努力的克制,让自己尽量的不动。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我忽然发现自己胸口很疼,而且这种疼痛正在不断加剧。

我皱着眉,用手捂了捂。

狐母见我这个样子,又对我开口道:“忍一忍,本座神源之力强大,需要尽量扩展心窍。不然日后你难以唤来本座亲临!”

原来如此,看来越是强大的存在,这开窍就会越疼苦。

但为了开窍成功,出马顺利,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尽力忍耐。

师傅等人都在旁边看着,见我难受的模样,也都很是紧张,但也清楚出马就这样,必须得忍。

要是这都忍不住,那就别出马了。

我咬着牙,忍耐着那一阵阵刺痛,仿佛自己的心腔都被扩展了一般,正在一点一点的不断变大,不断变大,好似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似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疼得冷汗直冒,这前后不过才二十分钟不到,我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身体都在颤抖,嘴里竟是咬牙发出的“吱吱”声,但我嘴里,却没哀嚎一句。

就算是旁边的好些狐族长老,也都不免微微点头。

可是这出马开窍,也不是几分钟就能完成的,要是遇到一些意志不够坚定的,断断续续,开窍三五天的都有。

想要建立狐仙和出马弟子的联系,除了毅力过人,忍得住疼痛,最快也得两三个小时。

所以我就在这种状态下,不断煎熬忍受着,长痛不如短痛,尽量忍住,争取最快时间开窍成功。

城隍庙内寂静一片,只有我咬牙的“咯咯”声偶尔响起。

狐母不断催动自己的内丹,不断施展法力给我开窍。

从开始的胸口,在到其余四脏,也逐渐出现这种刺痛和扩张的感觉。

这是因为五脏属五行,金木水火土,心属火。

以火开始,轮回一个周天,经历完金木水火土五行,方能开窍完成。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已经精疲力尽,几乎都跪不住了,感觉自己都要奔溃了一般,不断的喘着粗气。

这时,只听狐母突然对我开口道:“小丁,坚持住了,五窍已经开窍完毕,现在要进行最后一步,五窍合一,形成金木水火土五行!有些疼,一定要忍住了!”

我朦胧的听到狐母开口,我浑身湿透,半眯着眼睛,疲惫不堪且气喘道:“狐、狐母,弟子、弟子挺得住!”

说完,我晃动了身子,再次跪直了。

旁边的师傅等人,也都是为我捏紧了拳头。

狐母微微点头:“本座来了!”

说完,狐母手中开始结印,最后往那狐丹一点。

刹那之间,狐丹光华大盛,道道光芒射出,好似一颗灯泡。

不仅如此,强大的妖力更是回荡整个城隍庙内。

随着狐丹的爆发,狐母猛的一张口,对着那狐丹就是一吸。

道道淡白色的妖力被吸入嘴中,最后狐母又转头对着我,一口喷出。

刚才那些被吸入的力量,直接就对着我袭来。

而且这些淡白色的妖力,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就钻入了我的鼻孔之内,进入了我的身体。

可是那一刻我感觉到的,却好似是一颗颗利刃刺入我的身体,刺痛感觉异常。

我实在是忍不住,嘴里不由的大叫一声:“啊!”

身体险些倒下,但我最后还是用手撑住。

可这还没完,随着这些白色的妖力进入我的身体,我的五脏同时传来刺痛感,好似被人生生抠出,然后搅拌在了一起,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非常的疼苦。

“啊!”我嘴里哀嚎着。

旁边的杨雪见我这般,怕我咬到舌头,急忙在捡起一根木棍跑了过来:“丁凡,把这个咬住就没那么难受了!”

说着,已经将木棍放在我嘴里。

我猛的一咬牙,好似找到了发泄点一般,疼苦虽然还在,但又好似缓解了不少。

我咬着木棍,跪在地上,摇摇晃晃,忍耐着那种非人类的刺痛。

旁边好些狐族长老都在旁边提醒:“金童,撑住了!”

“在过一会儿,开窍就完成了!”

“出马,忍住、忍住……”

“小凡坚持住了!”

“……”

听着这一声声的鼓励和安慰,我颤抖着身体,不断告诉自己,忍住忍住……

在这种情况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虽然很是疼苦,但我最后还是咬牙,不负众望的从疼苦之中挺了过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