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八十一章 仇敌

尸妹 夜无声 4663 2021-03-15 20:39

  突然听到慕容言和周韵说出这话,我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满脸的惊愕之色;不能转世,无法投胎,永世沉沦,为鬼一生?

慕容言和眼前的周韵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投胎转世,不是地府的地老爷说了算吗?难道有人可以控制他人转世投胎的权利?以及这样的能力?

心中疑惑:“有人也可以阻止你们投胎吗?”

“不仅有,而且还好好的活着!”周韵忽然开口。

瞳孔不免放大,满脸惊容:“是谁?他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我继续追问,想到了解其中详情。

因为这事儿太过诡异了,说出来别人都恐怕不相信。

要知道掌管生死的,那可是下面的地老爷,手持生死簿的判官老爷。

谁生谁死,谁可投胎,都是他掌控的。

可试问天下,除地老爷,真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如果有,那这人又是怎么做到的?

可是慕容言和周韵听我说到这里,好似并不想回答我。

周韵叹了口气儿,沉默了。

慕容言却扭头望着我:“告诉你也没用。但你记住,如果再遇到野坟坡那拥有三眼鬼头的家伙,千万不可乱来,更加不能与之抗衡!”

慕容言语气有些重,但明显是在提醒我。

而且她说完这话之后,我心中更是好奇。

三眼鬼头?莫非石板上的标记图案,真的与老坟坡的三眼恶鬼有些瓜葛不成?

而那三眼恶鬼又是鬼道长鬼三元的徒弟,这么说来,慕容言她们口中的妖人,莫非就是鬼三元鬼道长?

联想到此处,我再次开口道:“莫非你们口中说的仇人,是那鬼三元,鬼道长?”

结果话音刚落,周韵却轻笑了一声:“呵呵呵,鬼三元。这种小角色也配?”

见周韵说得回答,不免更加心惊。

鬼三元的一个徒弟就让我们难以应对,最后还是去请了老王头前辈过来帮忙,这才搞定了他。

这要是鬼三元,根本就不知道有多高的道行。

而且听独道长的话,这个家伙明显是行当里公认的妖道,很厉害的那种。

可是在周韵口中,却变成小角色。

心中更是蒙上了一层纱,慕容言等人的敌人,到底是谁?

可是不等我继续开口,慕容言却对我开口道:“死渣男,这事儿你就别瞎参合,更别多问。今夜之事,你不能给任何人提起,包括你的师傅。要不然你们都很危险,甚至没命!”

看着慕容言认真的表情,我心里却不舒服了。

“但是、但是我想帮你们!”我皱着眉,很真诚的开口。

我道行是很低,这不假,就一个刚入门槛的菜鸟。

可并不代表我就怕死,虽然不知道慕容言当时为何会被师傅给召了魂,和我结了阴婚。

但怎么说咱们也算夫妻一场,人家还救过我性命。

即使不待见我,也没害过我。

慕容言有难,我要是问都不问一句,真是瞎做了男人。

慕容言听我如此说道,挑着眉,表情不善,感觉这鬼娘们是不是又有对我发脾气。

可谁知道慕容言却忽然松了松眉,竟然对我,而且还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次的笑了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不知道比生气的时候美多少。

正当我迟疑的瞬间,慕容言忽然对我开口道:“丁凡,谢谢你,但这真不是可和你的师傅们可以帮到的!等我的伤好了,我便会想办法解了这阴婚,还你自由!”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慕容言如此平静,而且不带生气的对我说话。

而且还不是用“死渣男”三个字,而是用了我的名字。

甚至慕容言说,她会想办法结了阴婚,还我自由。

这就让我有些心惊了,没想到慕容言竟是这般性情。

可慕容言越是这般开口,我越是想帮她,哪怕尽一分力:“可是……”

结果话还没说出口,慕容言再次恢复到那种强硬的语气,直接给我打断:“那有那么多的可是?好了,别废话了,在废话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说着,慕容言的表情再次沉了下来。

看到这儿,我的脸都不由的抽搐了两下,这女人翻脸咱比翻书还快啊?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又变脸了。

可站在一旁的周韵却“噗呲”笑了一声:“好了!你要是真想帮我们,那就好好修行。不过我看你现在,不过道童的境界,游魂野鬼都打不过,还帮我们……”

听到周韵这么说了一句,顿时感觉老脸通红。

人家说得一点都没错,在慕容言和周韵眼里,那鬼三元都是小角色,是上不了台面的。

我一个刚入门,道童境界的菜鸡,说去帮人家,这不是吹牛逼说大话么?

一时间语塞,没有开口。

可慕容言却在此时对着周韵道:“周韵,死渣男帮你提前出棺,鬼气入体,你快给他解了!”

周韵微微一笑:“好的慕容姐姐!”

说着,周韵就对着我走了过来。

可站在一旁的中年男鬼见状,却直接拦住了周韵:“小姐,让我来吧!你若出手,可能会伤你元气……”

周韵却是一摆手:“慕容姐姐都亲至开口了,我能不亲至动手?无妨!”

说着,已经来到我的面前。

而我却有些不知所以,除了胸口有团乌青,到没感觉其它的不适应。

周韵见我发愣,对我说了一句:“有些疼,忍一忍!”

说完,还不等我开口回答。

周韵一掌就拍在了我的胸口,刹那之间我只感觉一股冰寒从我的心口钻入我的身体。

不仅如此,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忽然出现。

“啊!”

我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可是那股疼痛还在蔓延,至胸口到全身,好似刀割针扎,撕裂肌肉一般。

凝聚在我心口的乌青色鬼气,正不断的化解消散。

因为太疼,加上之前帮助周韵解封,消耗了太多精力和元气。

此时承受如此剧痛,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结果没坚持了一会儿,便感觉天旋地转,有些接不上气儿。

最后双眼一翻,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躺在昏暗与漆黑之中,之后的发生的事情我没有一点印象。

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慕容言急促的叫了几声“死渣男”,然后就没了意识。

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已经不是在坟窝里,而是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